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色豬官方下載安裝地址

      君子謀心 334萬字 9人讀過 連載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接下來的兩天,王老柱也不知道是還沒轉過彎來,還是羞于見人。

      除了金壺,他誰也不見,就悶在屋里養病。

      大夫來看過,也說要他靜養,畢竟年紀上來了,這次虧損了身體,加上半年多年中風過,得好好調養才行。

      約好了等王老柱體內的毒素清除干凈后,再給他調養身體,讓這幾日盡量少動氣,動怒,平和心態。

      張婆子巴不得不過去,她都伺候這糟老頭子大半輩子了,如今都分家了,誰還樂意管他?

      王永珠也就借著這個由頭避開了,免得互相看到了影響心情。

      每日里,她下午都要去宋重錦定的院子里,將他手下匯總得來的消息,兩人分析一番,判斷局勢,決定下一步的方向,實在沒空去包容王老柱。

      第三日一大早,王永珠就起床了,在院子里等著。

      這是王永安被她逼著服下毒藥的第三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只怕王永安今天就要來求解藥了。

      從早上一直等到了下午,才有小二哥前來,說外面有個訪客,請王永珠出去,說是在前面包了個雅座,正在雅座等待著。

      王永珠多問了一句,訪客長啥樣,小二哥將外表一形容,別的不說,就只右胳膊還打著夾板,就知道是王永安來了。

      以王永珠的估算,王永安應該在上午就忍受不了來的,沒想到他硬是撐到了下午,這份忍耐力,倒是讓王永珠心里對王永安又提高了警惕。

      王永珠等得就是王永安,叮囑了張婆子幾句,才跟在小二哥的后面,進了客棧大堂二樓雅座。

      推開門,里面的人聽到動靜,扭過頭來。

      果不其然,王永安應該是出門前梳洗了一番的,身上穿著一件半舊的棉袍,可腰間那掛著的小小的蝙蝠玉佩,雖然不大,但是瑩白溫潤,絕對不是普通貨色。

      王永安似乎極為喜歡這塊玉佩,不自覺地時不時伸手都要去摸一下那塊玉佩。

      他膚色蒼白,眼眶下有些青黑,看到王永珠瞳孔一縮,不過馬上就恢復了正常。

      雖然看起來人有些虛弱,但是神色間卻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喜色,從眉梢眼角透露出來。

      見王永珠單身一人前來,王永安不著痕跡的松了一口氣。

      “小妹,你來了,先坐吧!”王永安勉強擠出一個笑臉來,又吩咐小二先上茶和點心,然后又點了幾道客棧頗有名氣的菜,才陪著笑坐下。

      王永珠坐在桌子的對面,看著王永安沒說話。

      王永安左看右看四顧無人,頓時站起身來,沖著王永珠做了個大揖:“小妹!我給你賠不是,給你道歉!只求你將那解藥給我——”

      王永珠冷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前兩天還處心積慮要拿自己去換前程,如今知道厲害,兩句話就想讓自己放過他?別做夢了!

      如今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一旦自己給了解藥,只怕就真的走不出齊城了。

      王永安見王永珠不說話,只嘲諷的看著自己,心里也知道,自己這個妹子,可不是老爹那么好糊弄的。

      以前他是看走眼了,不然當初也不會做得那么絕,只要稍微多花點心思,把親娘和王永珠都接走,想來今天自己不至于小命唄別人捏在手里。

      想想這兩日,跟著高進一起去的那溫柔鄉,銷金窟,那般滋味,回味起來還讓人神不守舍。

      這種紙醉金迷,奢侈靡亂的生活,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一貫自認為自己見過大世面了,可昨天,他表現的就跟個鄉巴佬進城一般。

      既丟臉,又用一種隱晦的興奮。

      那種人上人的滋味,那種即使是虛假的,看在他是高進帶來的份上,給予的招待,都讓他沉溺其中了。

      在那里,他高高在上,好幾個穿紅著綠的女子,對他秋波明送,借著各種機會要擠到自己的懷里,跪在他身邊,嬌嬌弱弱的,纖纖十指倒酒,喂水果,真是服侍得無微不至。

      香風陣陣,眼波流轉間,自己的魂都要被勾走了。

      王永安只覺得自己以前幾十年都白活了,竟然到如今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種極樂!

      嘗到了甜頭的他,哪里還肯回去過那種守著錢氏一個黃臉婆娘的日子?

      錢氏有人家美嗎?有人家會伺候人嗎?有人家香噴噴的柔弱無辜嗎?

      這么問了自己幾句后,就連王永安自己都覺得自己虧大發了。好端端的一個秀才,居然就娶了錢氏這樣一個媳婦,連兒子都沒給自己生一個。

      心里生氣錢氏,又舍不得身邊的嬌柔,王永安干脆就住在了溫柔鄉,直到今天一早被疼醒了。

      他這兩日跟著高進,手頭可寬裕不少,讓人請來平安堂的大夫來,只把了一下脈,就說王永安體內有毒素,要徹底清除毒素可沒那么簡單。

      見王永安實在疼得不行,還是大夫給施針緩解了一些,只留下止疼的藥方子,就走了。

      王永安這才知道,這毒藥的事還真不是王永珠在欺騙他。

      雖然不知道這王永珠從哪里來的毒藥,可是解藥還得求著王永珠。

      不然就小命不保了,如今世界才向他打開了新世紀的大門,他如何舍得去死?

      咬咬牙,王永安開口:“小妹,咱們如今再談兄妹感情,那就是個笑話,不如干脆打開天窗說亮話,說吧,你要我怎么做,才給我解藥?”

      王永安是被逼的沒辦法了,只要能活命就行。

      王永珠剛要說話,門被敲醒了,一個小二哥端著一個托盤,將菜給放到了桌子上:“兩位客官請慢用,小的就在門口,有事您吆喝一聲就行了?!?br>
      等小二哥一出去,王永安就勸王永珠先吃飯,然后再商量。

      王永珠本來正要拒絕,就聽到外面一陣清脆的鳥叫,她心思一動,順從的坐在了桌子邊。

      難得王永安大出血,點了一桌子好吃的,不吃白不吃。

      看到王永珠拿起來筷子,王永安提著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殷勤的介紹著這幾道名菜。

      還用完好的一只手給王永珠端菜倒水,顯得十分熱情好客。求求你,殺了我****** 魂宗副本早就能去。

      而之所以不去,正是因為顧休有所顧慮。

      子哉死了。

      但是否真的死了,卻是不一定。

      不能別人說什么,他就信什么,尤其是子哉說的話,就更不能信了。

      對方把他坑的這么慘,害的小雅差點死掉,之后還留下了強迫他拯救蘇玉人的手段,他怎么可能還相信對方所說的話。

      所以,子哉死了并不一定是真的死了。

      比如,一念還活著。

      一念是否真的是一念,是否是子哉假裝的,顧休心有疑慮。

      現在知道了善惡一心,心中的疑慮依舊沒有減少。

      這種疑慮與謹慎下,顧休哪怕已經可以提前去魂宗,也不敢輕舉妄動。

      最穩妥的辦法是確定子哉真的死了。

      是連一念和尚都死了,煙消云散。

      不然的話,到時候融魂之時,一念忽然化身子哉又跳出來惡心人怎么辦。

      畢竟。

      子哉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蘇玉人死掉。

      一念和子哉全都死了,才最穩妥。

      不過怎么才能讓一念也死掉呢。

      顧休之前沒辦法,但現在對方主動送上門了。

      召喚凈土之后,一念的魂力徹底用完,就會死掉,煙消云散。

      到時候再去魂宗,融魂。

      事關小雅,所以顧休很慎重,能有多謹慎,就有多謹慎。

      無論是一念還是子哉,都絕不普通。

      對方可是佛祖。

      一個活了五百年還是不愿意死去,妄圖逆天改命的狠人。

      面對這種狠人,他還嫩了點。

      唯一的優勢只是bug狀態。

      魂宗,不能急。

      融魂之事還得再等等。

      所幸那蘇玉人識趣,并未時不時的跳出來膈應人,反而在之前界珠里的關鍵時刻救了小雅。

      能夠降服鳳尾杜鵑,完全是靠了蘇玉人的魅力。

      盡管如此,顧休依舊沒有絲毫心軟。

      將自己的命運強加給別人,這種感覺小雅還小,不懂,但他不喜歡。

      思緒飄散中,紙飛機抵達了小區。

      天臺,顧休一躍而下,穩穩落地。

      天邊,夕陽染紅了云朵。

      難得一個人清靜,顧休沒有急著回去,獨自站在天臺上,看著夕陽,許久無言。

      腳步聲傳來。

      顧休回頭,看到了那在昆湖大橋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

      對方好像叫安若素。

      “咦,又見面了?!?br>
      安妮兒拿著酒水,走上天臺,來到了顧休身邊,微笑道:“不解風情的高手,你好呀?!?br>
      顧休有些意外,若有所思道:“很巧?!?br>
      安妮兒撐著護欄,黑色緊身裙衣下的嬌軀性感魅惑,黑絲美腿筆直修長,道:“是挺巧的,我今天剛搬來這里,住在1501,你呢?”

      說著,手中的酒水遞過來一瓶。

      顧休隨手接過,道:“1302?!?br>
      安妮兒嬌笑道:“嘻嘻,我在你上面哦?!?br>
      話語曖昧。

      顧休喝了口酒水,微微皺眉。

      口感不行,沒有自己轉化的酒水好喝。

      【觸發毒素免疫…】

      酒水有毒。

      不過自身百毒不侵,免疫了。

      安妮兒眼眸中閃過一縷精光,道:“味道如何?”

      顧休隨口道:“一般般?!?br>
      安妮兒別著臉頰,看著顧休,道:“抱歉啊,酒里下毒了,所以味道可能不好?!?br>
      顧休繼續喝著酒,道:“為什么想殺我?!?br>
      安妮兒看向夕陽,神色迷離而又落寞,道:“只是碰巧而已,我們這么有緣,值得在我生命的最后時刻一起喝一杯,哪怕酒里有毒?!?br>
      還真是隨意的理由。

      顧休淡然。

      安妮兒喝了口酒水,道:“我最愛的人死了,我們曾經一起做過很多事情,可他先一步離開了我?!?br>
      “他死了,我忽然覺得人生很沒意思,所以,自殺吧?!?br>
      “本來想死在那個深淵領主手下,結果遇到了你,失敗了?!?br>
      安妮兒再次喝酒,笑容自嘲。

      顧休撇了眼,沒有言語。

      自殺么。

      呵呵。

      當時的情況可看不出來這個女人想自殺。

      但現在的神色看起來有的確是想尋死,至少感情和表情上沒問題。

      女人啊,天生的演員。

      但對方也肯定經歷了什么,不然演不出這種感情。

      晚風拂過。

      “害怕嘛?“

      安妮兒吐了口氣,嫣然而笑,道:“你中毒了,馬上就要死了?!?br>
      顧休微微搖頭。

      安妮兒撲哧一笑,玉手抬起,道:“喏,解藥?!?br>
      顧休隨手拿去。

      能不暴露百毒不侵,那自然最好。

      安妮兒玉手握住解藥,俏皮道:“想要解藥的話,親我一下,我就給你?!?br>
      顧休來了脾氣,道:“不要了?!?br>
      別以為長的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

      安妮兒神色一滯,無奈道:“我就要死了,臨死前的愿望,你就滿足一下我嘛?!?br>
      “還有,這個吻算是我對你的道歉?!?br>
      “反正我都要死了,無所謂了,這幅身體隨你了,你想要更多,我也不介意?!?br>
      “臨死前快樂一回也不錯?!?br>
      顧休刮目相看,道:“你還真是看得開?!?br>
      安妮兒喝著酒水,道:“所以咯,你要做禽獸,還是要做禽獸不如?”

      顧休同樣面不改色的喝著酒水,道:“都不做,我要做我自己,要做人,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br>
      安妮兒擠到顧休面前,背靠著護欄,挨得很近,認真道:“你現在看起來并不開心?!?br>
      顧休也不客氣,隨手攬過女人的纖細柳腰,道:“有點吧?!?br>
      安妮兒攬著顧休的脖子,道:“那么,讓我們開心一會吧,接吻可以讓人感到快樂?!?br>
      顧休吻了下去。

      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渣就渣吧。

      許久,兩人嘴巴分開。

      安妮兒微微喘息,道:“你好用力?!?br>
      顧休笑道:“看得出來,你喜歡我的用力?!?br>
      安妮兒道:“是很喜歡,我還要?!?br>
      顧休沒意見。

      這一次,嘴里多了東西。

      “那是解藥?!?br>
      安妮兒喘息著,眼神俏皮。

      顧休松開女人,道:“我滿足了?!?br>
      安妮兒黑絲美腿勾住了顧休的腰,道:“我還沒有哦?!?br>
      這一次,兩人抱的更近,親的更用力和瘋狂。

      “去我家里?!?br>
      安妮兒聲音顫抖。

      顧休無動于衷,道:“左右都要死了,不如更大點一點,就在這里?!?br>
      安妮兒滿面紅暈,道:“你贏了,我忽然不想死了?!?br>
      顧休微微一笑,道:“做人要講誠信,說好的要自殺就一定要自殺,如果你后悔了,我可以幫你?!?br>
      這什么人呀…

      安妮兒無語了下,道:“好狠心,不過你真的舍得對我動手么?!?br>
      顧休手掌來到了女人的脖子上,緩緩撫摸,道:“對于不誠實,還想殺我的人,我為什么會不舍得呢?“

      “你不會真的以為你長得漂亮,我就舍不得傷害你吧,哪怕你害我,我也舍不得傷害你?!?br>
      安妮兒嘆了口氣,道:“是我太想當然了?!?br>
      顧休不疾不徐,道:“所以呢?”

      安妮兒靠在顧休的胸膛上,道:“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有魅力,沒有女人能夠逃脫你的魔掌,尤其是你的身體,讓人無比迷戀?!?br>
      “為什么會這樣呢?”

      安妮兒疑惑不解,道:“我其實并不喜歡這種事情,因為這種事情無發讓我達到我想要的頂端?!?br>
      “可你不同,只是與你接吻擁抱,我便徹底淪陷了?!?br>
      “這種淪陷王我的瘋狂覺醒,讓我可以真切感受到,與你做那種事情,可以讓我達到前所未有的頂端?!?br>
      “我渴望你的身體,渴望與你融合,想要將我自己融入你的身體?!?br>
      “無比渴望,甚至想要為此發狂?!?br>
      安妮兒語氣激動,聲音顫抖不止,無視了顧休的手掌,抱的無比緊密和用力。

      真是一個瘋女人。

      顧休手中微微用力。

      安妮兒呼吸困難起來,眼神卻很明亮,道:“就是這樣,再用力點,拜托了?!?br>
      顧休如其所愿。

      很快。

      安妮兒臉頰通紅起來,意識開始了游離。

      這種窒息的感覺無比美妙,可是還差一點,到底差了哪一點呢。

      安妮兒迫切的想要那一點。

      見此。

      顧休手掌一松。

      情報還沒有問出來,所以先不急。

      如果可以問出更多的情報,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對自己而言更省心一些。

      未知的才是最麻煩的。

      安妮兒大口喘息,嬌軀劇烈顫抖,渾身肌膚浮現著病態的紅暈,道:“求求你,給我,求求你…”

      顧休笑容玩味,道:“想要就告訴我?!?br>
      安妮兒用力的抱著顧休,道:“安妮兒,我是安妮兒?!?br>
      安妮兒…

      那個在挑戰賽上,想殺自己的女人?

      顧休恍然大悟,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安妮兒急不可耐,道:“我是一名欺詐師,變換身份,樣貌對我來說很簡單?!?br>
      顧休點頭,松開了女人。

      可是安妮兒沒有松手,依舊緊緊的抱著顧休,道:“不要走,我愿你做你發奴隸,愿意為你付出一切,求求你,給我?!?br>
      “滿足我的瘋狂,求求你了?!?br>
      “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br>
      “我已經無法離開你的身體每一秒?!?br>
      “…”

      安妮兒被瘋狂沖毀了理智。

      顧休從未見過如此的瘋狂,微微皺眉,道:“你有???”

      安妮兒瘋狂之下乖乖回答,道:“我天生便是自帶瘋狂特質,我喜歡瘋狂,所求的只有瘋狂?!?br>
      “一切讓我發瘋的事情,我都愿意做?!?br>
      “你的身體讓我瘋狂,我能夠感受到的,你的身體是世間唯一,只要得到你的身體,我會體驗到極致的瘋狂?!?br>
      “…”

      那可真是夠瘋狂的。

      顧休看得出來,身上的女人已經徹底淪陷了。

      那么,殺了吧。

      總不能身上時刻帶著個女人,太麻煩了。

      反正是來尋仇的。

      只是。

      殺一個已經淪陷了的白癡女人…

      有點無趣啊。

      顧休忽然不想殺了,命令道:“安靜下來?!?br>
      安妮兒顫抖惡嬌軀緩緩平復,理智恢復瞬間,而后再次淪陷,陷入瘋狂。

      竟然連命令都沒用了么。

      顧休加大力度進行命令,但很遺憾,效果有限。

      “不用白費力氣了?!?br>
      安妮兒趁著恢復理智的時間,聲音顫抖道:“我的瘋狂如果被壓制,下一次爆發只會讓我更瘋狂?!?br>
      顧休將女人從身上拉下來,隨手扔在地上,道:“那就避免下一次的瘋狂?!?br>
      安妮兒蜷縮在地上,抱緊著自己,道:“不殺我嘛?!?br>
      顧休意興闌珊,轉身道:“沒意思,殺你的話,很沒意思?!?br>
      安妮兒閉眼道:“殺了我吧,我不想成為一個瘋狂的白癡,心里,腦子里,眼里只有你?!?br>
      “如果無法滿足我,那么,殺了我吧?!?br>
      “…”

      安妮兒聲音痛苦起來,嬌軀顫抖不止。

      顧休身形頓了頓,而后不再言語,離開了天臺。

      一時間。

      天臺上只剩下安妮兒一個人蜷縮著身體抱緊著自己,不斷顫抖。

      回到家。

      穿著清涼的小丫頭迎面撲來。

      金魚和鳳尾杜鵑一個游走而來,一個飛了過來。

      “大叔?!?br>
      顧小雅撒嬌道:“家里好無聊呀,我們出去玩好不好嘛?!?br>
      顧休笑了笑,道:“好?!?br>
      顧小雅歡呼雀躍。

      顧休抱著小丫頭來到臥室。

      床上,金妍兒緩緩睜眼,打著哈欠,道:“幾點了?“

      顧休隨口道:“快六點了?!?br>
      顧小雅撲倒床上,道:“媽,我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嘛?!?br>
      金妍兒笑容溫柔,道:“好呀?!?br>
      盡管很想繼續睡,但女兒想出去玩,她也只能起床陪同。

      衣帽間。

      金妍兒挑選著衣服,想了想,道:“忽然發現總是睡覺會錯過很多時間,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比如你的成長過程?!?br>
      一旁。

      顧休靠著衣柜,道:“的確會錯過很多?!?br>
      金妍兒回頭嫣然而笑,道:“這可不行,那些記憶傳承還是封印了吧,只需要留下一些能力相關的必要記憶就好了,不然我那無盡歲月的記憶恢復起來需要太久的時間了?!?br>
      顧休點頭,道:“好啊?!?br>
      金妍兒閉眼片刻,而后睜眼,道:“好啦?!?br>
      顧休怔了怔,道:“這就好了?”

      金妍兒白了眼,道:“你以為會有多難?”

      顧休撓了撓頭。

      金妍兒穿著睡衣,拿著一件黑色裙子,道:“這件怎么樣?”

      顧休坦白道:“你穿什么都好看?!?br>
      金妍兒輕哼道:“敷衍?!?br>
      顧休苦笑道:“這件很好看?!?br>
      金妍兒隨手一收,道:“太敷衍了?!?br>
      顧休嘆了口氣,看了眼衣柜里滿滿的衣服,目光最后落在了一件裙子上,道:“我喜歡這件?!?br>
      金妍兒滿意了,道:“那就這件?!?br>
      陪女人挑衣服,真難…

      顧休感嘆,繼續為金妍兒挑起絲襪鞋子等其他衣物…



      最新章節:第349章 三人合力

      更新時間:2022-07-02 17:02:14

      色豬官方下載安裝地址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搏宇神帝
      第679章 盛寵農門小辣妃
      第678章 黑客
      第677章 天競物擇
      第676章 你曾是我唯一
      第675章 記憶迷蹤
      第674章 我叫史帝夫
      第673章 傲世大狂徒
      第672章 異能重生:學霸女神
      第671章 傲嬌總裁別太壞
      第670章 超級犯賤系統
      第669章 太古奪天訣
      第668章 網游之劍俠傲世錄
      第667章 仙武召喚師
      第666章 重生之逐鹿三國
      色豬官方下載安裝地址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神仙”遺物
      第2章 跳到床上?
      第3章 大戰國時代
      第4章 未來動物城
      第5章 妖孽仙宮艷傳
      第6章 父子俾睨當世
      第7章 廢天驕(一)
      第8章 虎門十三切
      第9章 圣賢道
      第10章 刑堂長老
      第11章 南宮勝利6
      第12章 穿梭我大清
      第13章 老算命的之威
      第14章 把下賤當榮耀
      第15章 諸天時空神王
      第16章 掌靈人
      第17章 鐲子(二)
      第18章 我覺得我能行
      第19章 最大的錯事
      第20章 讓你賤笑了
      第21章 位面直播中
      第22章 字畫很貴吧
      第23章 鏖戰罡風
      第24章 一瞬便一生
      第25章 出來受死!
      第26章 西楚雙璧(上)
      第27章 生根發芽的種子
      第28章 鬼界大善人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694章節
      第649章 不能失敗的賭局
      第650章 逃出去
      第651章 拉壯丁
      第652章 許你余生的愛
      第653章 怒斬凌老怪
      第654章 電弧蟲
      第655章 天地大道
      第656章 壞事的孩子
      第657章 更可怕
      第658章 龍鳳大劫難
      第659章 盛朝原始劍
      第660章 白影她回來了?
      第661章 太上樓主
      第662章 毒蟲
      第663章 又成了窮光蛋
      第664章 18路公交車
      第665章 破天逆行者
      第666章 是不是要反天了?
      第667章 重生之符修
      第668章 陳六合的殺心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More+

      石榴視頻在線觀看不卡

      白玉果兒

      免費特黃一級歐美大片久久網

      淺藍之星

      琳瑯導航秘趣導航自動收錄全面檢查反鏈600u

      風隱劍歌

      香蕉在線視頻5pp香蕉視頻

      我是死肥宅6

      天天直播特色頻道免費視頻

      季笙簫

      香蕉頻蕉app官網一對一

      風采哥哥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