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hc6ww"></button>
      <progress id="hc6ww"></progress>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新800zy免費資源網

      衣青箬 140萬字 51921人讀過 連載

      八字犯沖****** 夏若飛走進小巷子后,很快身后就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對方顯然并沒有隱瞞行蹤的意思。

      夏若飛嘴角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直接停下了腳步,然后不緊不慢地轉過身來。

      他看到一個足有一米九的光頭大漢也站定了腳步,就這么站在巷口。

      由于逆光的緣故,夏若飛看不清這個光頭大漢臉上的表情,不過那股熟悉的殺氣卻是讓夏若飛眼睛微微一瞇。

      這人手里頭一定有過人命。

      不過……那又怎么樣呢?我手里結束的生命連自己都數不清了!

      夏若飛想到這些日子服用的淬體湯,還有那神奇的鍛體動作,他臉上的笑容更盛了。

      光頭大漢趙赫也在觀察他的對手,同夏若飛不同的是,他發覺站在對面的這個年輕人是那么平淡無奇。

      除了長得還算順眼之外,自己的對手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人,渾身上下沒有絲毫氣勢,也感受不到一丁點兒的危險。

      長得好看有什么用?打成豬頭之后都一樣!趙赫臉上慢慢地泛起了一絲猙獰的笑容。

      他一言不發地邁步,然后加速朝著夏若飛沖了過去。

      夏若飛依然站在原地,面對殺意爆棚的趙赫,他臉上的神色無比平靜。

      直到趙赫已經沖了起來,夏若飛才腳下一用力,整個人電射而出,目標正是趙赫。

      趙赫被夏若飛的速度嚇了一跳。

      趙赫反應過來的時候,夏若飛幾乎已經近在眼前了,這個時候根本沒時間考慮為什么夏若飛會有如此詭異的速度,趙赫一咬牙,握緊缽大的拳頭朝著夏若飛的頭部砸了過去。

      但是他只是覺得眼前一花,前一瞬間明明在他眼前的夏若飛突然就消失無蹤了。

      趙赫覺得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內心生起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他幾乎是下意識地一扭身子,強行將重心穩住。

      就在這時,趙赫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感到腰部受到一股大力的襲擊,然后他一百八十多斤的沉重身軀直接就飛了起來,重重地撞在巷子里的院墻上,發出沉悶的鈍響。

      這速度、這力量……他還是人類嗎?趙赫悶哼一聲,面如死灰地想道。

      這一刻他甚至都忘記了身體劇烈的疼痛——實際上夏若飛這一腳已經對他造成了沉重的打擊,尤其是撞在院墻上那一下,他身上至少斷了五根骨頭。

      對于自己的敵人,夏若飛從來都是不留任何情面的。

      他幾乎毫不猶豫地欺身而上,咔嚓咔嚓兩聲,趙赫的兩條腿被夏若飛生生地踩斷了。

      趙赫疼得渾身發抖,他死死地咬緊了牙關,下嘴唇都咬出血來了,硬是忍著沒有慘叫出聲。

      夏若飛微微皺了皺眉頭——很顯然,這家伙是條硬漢,自己想要從他嘴里問出幕后主使人是誰,估計得費一番工夫了。

      不過也僅僅只是費一番功夫而已,夏若飛受過專業的審訊訓練,對付俘虜的辦法層出不窮。

      人的忍耐力都是有極限的,這是生理特性決定的,不同的就是意志力強悍的人能夠堅持久一點,而受過專業反審訊訓練的人能夠堅持得更久一些而已。

      夏若飛參軍入伍以來,執行過多次任務,還從來沒有他撬不開的嘴。

      趙赫喘著粗氣,眼中綻放出如野獸一般桀驁不馴的光芒,死死地盯著夏若飛。

      夏若飛臉上泛起了一絲冷酷的笑容,在趙赫面前蹲下,淡淡地問道:“說說吧!誰讓你來的?!?br>
      趙赫牙關緊咬,只是目露兇光地瞪著夏若飛,一言不發。

      夏若飛對此早有預料,一點兒都不感到意外——趙赫要是直接就招了,那才叫奇怪呢!

      夏若飛腦子里閃過了許多能讓人痛不欲生的逼供辦法,他需要從這些辦法中選出一個最有效、最令人痛苦的辦法,然后用在趙赫身上。

      很快夏若飛就做出了選擇。

      他輕輕地握了握拳頭,指關節發出滲人的噼里啪啦聲,慢慢地伸出手去抓住了趙赫的衣領……

      “住手!”一聲清冷的呵斥響起,“放開那個人,雙手抱頭轉過身來!”

      夏若飛楞了一下,這聲音怎么聽起來有點熟悉???

      當夏若飛回過頭來的時候,臉上頓時泛起了苦笑——來人正是上次把他抓到局子里去的大胸警花秦曉雨。

      秦警官帶著四名刑警正警惕地看著夏若飛,鑒于場面的慘烈——趙赫的兩條腿都彎折成一個詭異的角度,看得出來下手是極狠的——警官們都掏出了配槍,黑洞洞的槍口就對著夏若飛。

      秦曉雨本來就覺得那背影有些眼熟,當夏若飛回過頭來的時候,她也忍不住秀眉微蹙:“怎么又是你!”

      “秦警官,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吧……”夏若飛苦笑著說道,“咱們是不是八字犯沖??!怎么哪兒哪兒都能遇到你?”

      秦曉雨冷哼了一聲,看了看夏若飛說道:“當街行兇打人,這回你沒話說了吧!把人傷得這么重,夠判好多年的了……”

      說完,秦曉雨對身旁的警察吩咐道:“把他銬上帶走!”

      秦曉雨這些天一直都帶隊在外面執行打黑除惡的任務,對于今天夏若飛撞到她槍口上,秦曉雨心中也有些得意。

      她一直都對夏若飛有點不爽,上回的事情她就覺得夏若飛手段太殘暴,雖然對方是一些人渣,但是一出手就打殘了好幾個,那也有點太狠了。

      奈何田慧蘭親自出面保了夏若飛,而且夏若飛出手也是為了救鹿悠,秦曉雨根本沒法違抗命令,只能捏著鼻子把夏若飛放了。

      但今天卻不一樣了,夏若飛當街行兇,而且還被警察抓了個現行。

      秦曉雨心里說道:打黑除惡的高壓態勢下,被警方抓現行,田阿姨總不能為他出面了吧!哼!這回我看你怎么得意。

      此刻秦警官心中正義感爆棚,似乎那種維護社會安寧的高尚情懷正在悄悄滋長……

      夏若飛還沒等警察邁步,就搶先一步說道:“秦警官,你不覺得自己結論下得太早了嗎?”

      秦曉雨嘴角微微一翹,淡淡說道:“你把人打成了重傷,你的違法行為是我們親眼所見,難道你還有什么好說的嗎?”

      秦曉雨心里說道:我看你還有什么話說?說破大天去也沒用!上次不是那么得意嗎?你求我啊……

      想到這,秦曉雨又覺得雙頰一熱——這都哪兒跟哪兒??!難道他求我,我就放過他?

      這不可能!我可是正義的化身,美貌與智慧并存的秦警官!秦曉雨很快就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夏若飛可不知道秦曉雨的內心活動,他只是好整以暇地說道:“秦警官,作為一個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我對警方的魯莽判斷表示遺憾……”

      說到這,夏若飛恰到好處地露出了一絲委屈的神情,說道:“我明明是在跟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做斗爭,你卻不容分說要把我抓起來,我可以理解為你對我有偏見嗎?”

      夏若飛根本沒有解釋說是趙赫跟蹤他一路,然后主動襲擊自己——這種偏僻的小巷子里連監控都沒有,他有嘴也說不清。

      不過在這樣的地方都能被秦曉雨撞見,夏若飛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己真是跟這個美女警花八字相沖??!

      當然,夏若飛那番話也不是信口胡說,趙赫身上的殺氣那么明顯,夏若飛不相信這個家伙身上沒有案子,說是自己與犯罪分子作斗爭,也不算是編瞎話。

      秦曉雨又好氣又好笑,說道:“跟犯罪分子作斗爭?你這張嘴可真能說……我只看到了你在對方失去反抗能力的情況下,還殘暴地把他的雙腿……”

      秦曉雨話才說了一半,夏若飛突然頭也不回地一揚手,一道寒光閃過,他側后方的趙赫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

      秦曉雨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才發現趙赫的手掌被一把鋒利的軍用匕首穿透了,鮮血正飛快地滲透出來……

      秦曉雨臉色一變,厲聲呵斥道:“夏若飛!你在干什么?太無法無天了!大軍、阿強,還不過去把他銬起來!”

      夏若飛撇了撇嘴,好整以暇地說道:“秦警官,你最好先看看這個可憐的受害者剛才準備掏什么東西,然后再來鐵面執法吧!”

      趙赫面如死灰,他已經萬念俱灰……

      秦曉雨狐疑地看了夏若飛一眼,示意身旁的警察上前去查看。

      兩位刑警小心地走上前去,他們發現趙赫那只被匕首穿透的手剛才應該是往懷里伸,只不過伸了一半的時候,夏若飛就好像背后長眼睛了一樣,無比果斷地把匕首當做飛刀甩了過來。

      一位刑警拿著配槍在一旁警戒,另一位刑警則把手伸進了趙赫的衣服里,然后他臉色劇變,叫道:“秦隊,是槍!”

      秦曉雨看到這位刑警從趙赫的懷里掏出了一把制式的軍用手槍時,也不禁臉色一變,她身后兩名警察也一下子緊張了起來,他們紛紛掏出配槍,將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趙赫圍了起來。

      趙赫臉上露出了一絲慘笑,怨毒地盯著夏若飛。

      其實夏若飛猜測的沒錯,趙赫身上的確背負著數條人命,是警方的在逃通緝犯,所以在秦曉雨帶著警察們出現的時候,趙赫就已經萬念俱灰,早就存著魚死網破的心態了。

      畢竟他就算是作為受害者,也一樣要做筆錄、被核實身份,而且他身上還帶著槍,只是剛才過于托大,覺得夏若飛只不過是個平淡無奇的普通人,卻沒想到自己看走眼了,一個照面就被夏若飛收拾得如死狗一樣,再也沒有機會用這把槍了。

      而警察出現后,趙赫身上的槍最后肯定也是藏不住的,再加上他的身份一旦被核實,槍斃好幾回都夠了,所以他根本已經沒有求生的念頭,剛才趁著夏若飛跟秦曉雨說話,就想偷偷地拿出槍來,只要能殺了夏若飛,自己就算是夠本了。

      他對夏若飛也真是恨意綿綿了,而且真的能打死打殘夏若飛的話,他也算是完成梁少的指令了,這樣就算他落網最后被槍斃,至少梁少還會照顧他的家人。

      趙赫對十幾年都沒有聯系的父母兄弟沒有絲毫感情,但他前幾年跟一個風塵女有一個私生子,卻成了他在世上唯一的牽絆。

      這一切促使他魚死網破,鋌而走險想要當著四五個警察的面掏出槍來襲擊夏若飛——哪怕下一刻就被反應過來的警察亂槍擊斃他也認了。

      但他怎么也沒想到,夏若飛的反應如此機敏,就仿佛后背也長了眼睛一樣,而且出手之快再一次超乎了他對人類極限的理解,在那把寒光閃閃的軍用匕首刺穿他手掌的時候,他甚至楞了一下,然后才發出了慘叫聲……

      趙赫沒有反抗,任由警察將他的手反扭到背后戴上手銬。

      而秦曉雨也楞楞地站在原地半晌,神色復雜地看了夏若飛一眼,然后才吩咐道:“大軍,馬上核實這個人的身份!”

      “是,秦隊!”大軍有些興奮地應道。

      市里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打黑除惡行動,那些小流氓地痞抓了不少,但是持槍的大案要案卻并不多,這次算是個意外收獲了,警察們都非常振奮。

      大軍很快給趙赫拍了照片傳回局里,同時拿出便攜式指紋采集設備,準備給趙赫采集指紋——如果趙赫有案底的話,指紋一比對就出來了,而且就算是以前沒有留下案底,A級通緝犯數量也不算多,直接用照片比對工作量并不算太大。

      結果應該很快就能出來。

      秦曉雨又讓民警呼叫了救護車——就算趙赫是個殺人狂魔,他現在也是受了重傷,有權接受治療。

      夏若飛看著一臉興奮地忙碌的秦曉雨,淡淡一笑說道:“秦警官,現在我能走了嗎?”

      秦曉雨楞了一下,眼珠子骨碌轉了幾圈,然后看了看那把插在趙赫手掌上,觸目驚心的軍用匕首,她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

      “夏若飛,你可以先離開了,不過后續我們可能需要做筆錄,希望你能配合?!鼻貢杂暾f道,接著又指了指那把軍用匕首說道,“看在你幫了我們的份上,你私自持有管制刀具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不過這把匕首我們要沒收,能理解吧……”

      夏若飛聞言頓時臉色一變,然后泛起了一絲苦笑。(未完待續。)悶聲發財****** “宋薇,這張單子給你?!毕娜麸w微笑著遞過一張空白競標單說道,“你去投572號原石,就是那邊角落里那塊小的。價格嘛……我覺得寫個十萬塊就差不多了?!?br>
      “這么少?”宋薇意外地說道。

      “等你看到那塊原石就知道了?!毕娜麸w笑著說道,“你要相信我的直覺,就投那一塊,按我說的投?!?br>
      實際上夏若飛已經用精神力感應過了,那塊原石至今無人問津,如果他沒讓宋薇去投標,應該會成為為數不多的流標的原石之一。

      宋薇將信將疑地拿著競標單走向了夏若飛指的那個方向。

      夏若飛也只能提點到這種程度了,所以把競標單給了宋薇之后,他也就沒再管了,而是抓緊時間投標——他看好了五塊原石,其中一兩塊還是比較熱門的,現在距離投標截止時間已經不遠了。

      夏若飛快速地填寫好競標單,分別投入了五塊原石對應的投標箱里面。

      然后他就密切關注著這五塊原石,而且就站在距離兩塊相對比較熱門的原石附近。

      如果最后幾分鐘時間內依然有人投標,并且剛好投標價格高于夏若飛剛才投進去的價格的話,那他就要果斷地再次加價。

      實際上,只要是夏若飛看中的原石,別人就基本沒有什么機會了。

      畢竟這對其他人來說,都是投的暗標,而對夏若飛來說一切都是透明的,別人的投標價格在他這里根本就不是秘密,這就基本上立于不敗之地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大家也都在緊張地關注著場內的情況,尤其是他們投了標的原石,一旦有人靠近都會忍不住緊張一下。

      終于,時間走到了十二點整,會場里響起了一陣音樂聲,主辦方正式宣布投標截止。

      看著工作人員開始封閉投標箱,夏若飛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剛才最后幾分鐘還是有人去他看好的幾塊原石那邊投標,不過好在他們投的價格都低于他寫的價格,所以這次也算是一把中標了。

      宋薇很快就回到了夏若飛身邊,她有些緊張地問道:“若飛,什么時候出結果???”

      “正常的話應該一兩個小時后就會陸續公布了,咱們可以先出去吃個午飯?!毕娜麸w笑呵呵地說道,然后又調侃道,“你就投了一塊那么不起眼的原石,有什么好緊張的?”

      宋薇嬌嗔地瞥了夏若飛一眼,說道:“我能跟你這個大土豪比嗎?”

      接著她又有些患得患失地問道:“那么一小塊石頭,起拍價居然要九萬塊……若飛,你說如果我真的投中了,會不會虧???”

      夏若飛笑呵呵地說道:“你怕啥?虧了不是算我的嗎?”

      “說的也對哦!”宋薇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走,找地方吃飯去!”

      “嗯,叫上余總他們吧!”夏若飛說道。

      ……

      翡翠一條街附近,夏若飛一行人找了一家看起來還不錯的飯店,要了一個包廂。

      “夏先生,中午咱們就都不喝酒了,吃點兒便飯吧!”余明東拿著菜單對夏若飛說道,“畢竟下午還有正事兒嘛!”

      “同意!”夏若飛說道,“簡單吃一點就是了,我也想快點兒回公盤現場去呢!”

      余明東飛快地點了幾個菜,又禮貌地把菜單給了夏若飛和宋薇,不過兩人也不太在意吃什么,并沒有再加什么菜,就吩咐服務員催一催廚房快點上菜。

      余明東問道:“夏先生,今天有沒有出手???”

      “憑感覺隨便投了十幾塊,不過不一定能中?!毕娜麸w微笑著說道,“余總呢?有沒有看好的原石?”

      現在投標都已經截止了,大家自然可以隨便談這個話題了。

      余明東笑著說道:“我也差不多投了十來塊吧!廣撒網咯!也不知道能中幾塊……”

      夏若飛開玩笑道:“小心你全部中了,然后掏不出錢來!”

      余明東哈哈大笑:“如果真有這好事兒,我就算是砸鍋賣鐵借高利貸,也要把錢湊齊!”

      宋薇抿嘴笑道:“余總,這不就有個土豪嗎?你錢不夠可以找他借??!”

      “沒問題??!只要余總給夠利息就行!”夏若飛也開玩笑地說道。

      “哈哈!真要向夏先生拆借的話,利息一定給足!”余明東也大笑著說道。

      一行人簡單地吃了午飯之后,就又返回了翡翠一條街的公盤現場。

      現場正在封閉作業,參加公盤的人們就在外面扎堆閑聊著。

      差不多到了一點鐘左右,公盤現場的大門打開了,于是大家紛紛走了進去,夏若飛與宋薇也在人群中,一起走進了公盤現場。

      和上次一樣,公盤現場被分隔成了兩部分,中間用隔離帶分開來。

      后部是擺放原石、統計投標數據的,前邊則擺放著一長條的服務臺。

      現在現場的大屏幕還是空白的,不過既然主辦方放大家進來了,那應該很快就會陸續公布中標的數據了。

      果然,在大家翹首以盼的目光中,大屏幕開始刷新數據,人群頓時發生了小小的騷動。

      宋薇也連忙凝神朝著大屏幕望去,夏若飛見狀笑著說道:“別急,你那塊原石五百多號呢!沒這么快的……”

      “我先看看別人的不行???”宋薇說道,接著問道,“對了,你都投了哪幾塊原石?我幫你一起看著??!免得你看漏了……”

      夏若飛呵呵一笑說道:“還是等中了再告訴你吧!免得沒中標丟面子……”

      “還跟我賣關子呢……”宋薇好笑地看了夏若飛一眼。

      夏若飛聳聳肩說道:“你還是關注你那塊原石吧!你可就投了一塊,如果沒投中那今天可就白來了……”

      “呸呸呸!烏鴉嘴!”宋薇說道,“那你不多推薦我投幾塊?如果這塊沒中,那也都是怨你!”

      兩人閑聊中,大屏幕上已經開始公布中標的情況了。

      結果自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有的原石比較熱門,收到的競標單都有幾百張,但最終中標的人只會有一個,這就注定了有不少人是要失望而歸的。

      投中了的人自然是欣喜若狂,而沒中的除了一臉沮喪之外,同時也滿心期待地關注著下一塊原石的開標情況。

      此時現場的氣氛之狂熱,真的跟舊社會的賭場有點類似了。

      夏若飛瞥了一眼屏幕,然后笑著說道:“運氣不錯,買中了一塊……”

      “是嗎?哪塊?”宋薇連忙問道。

      “261號!”夏若飛說道。

      這塊原石也是他最看好的,靈圖畫卷的反應程度跟那塊極有可能成為標王、起拍價四千多萬的原石相差無幾,而它的起拍價才四百多萬,而且關注的人也明顯比那塊四千多萬的原石少了很多。

      夏若飛綜合其他人的投標情況,最后投了一個618萬元,自然也是順利中標。

      “六百多萬??!”宋薇也不禁驚嘆道,“你還真敢買!這是不拿錢當錢的節奏??!”

      夏若飛不以為意地笑笑說道:“反正昨天那塊賺了不少,這塊真要是切垮了,就權當是買個樂呵,無非就是少賺一點,我又不會虧……”

      “這個心態還不錯!”宋薇笑著說道,“希望你運氣跟昨天一樣好吧!”

      “借你吉言!”夏若飛笑呵呵地說道,“我也祝你發財咯!”

      “嘻嘻,謝謝謝謝!”宋薇一本正經地朝夏若飛拱了拱手。

      開標繼續,接下來夏若飛看中的第二塊原石——468號原石也開出了結果,他依然是毫無懸念地中標了。

      這塊原石起拍價213萬,夏若飛投了一個320萬元。

      因為這塊原石是他看中的五塊原石中最熱門的,競爭的人也非常多,最高的一位把價格開到了315萬,夏若飛又不舍得放棄這塊原石,最后寫了320萬投了進去。

      根據靈圖畫卷的反應強度來看,三百多萬買下來應該是不虧的。

      宋薇得知夏若飛買中這塊原石時,倒也沒有太大驚小怪了——前邊六百多萬的都買中了,這三百多萬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現在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因為距離她投的那塊原石開出競標結果已經越來越近了。

      夏若飛的剩下三塊原石,編號都在宋薇那塊的后面。

      所以夏若飛也開始關注著那塊原石的信息什么時候刷出來。

      500號、530號、560號……

      一屏屏的信息滾動刷新著,終于,在新的一屏信息刷新出來的時候,夏若飛一眼就看到了572號原石的情況。

      中標編號他沒有注意——那么長的一串數字他自然不會去記,他關注的自然是中標價格了。

      12萬!

      夏若飛看到這個價格的時候不禁愣了一下——他是讓宋薇填寫10萬的,因為這塊原石的起拍價是9萬,而截止最后幾分鐘他讓宋薇去投標的時候,這塊原石根本都無人問津。

      但現在中標價格居然是12萬,莫非最后幾分鐘真有人出來競爭,而且還出了這么高的價格?

      不會這么寸吧?

      這塊原石雖然就算是買中了,賺得也不會很多,但這可是夏若飛推薦給宋薇買的,如果沒投中,那是怎么也開心不起來的。

      在這一瞬間,夏若飛的腦子里轉過了很多念頭。

      而他身邊的宋薇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就一下子拉住了夏若飛胳膊,歡呼著說道:“若飛,中了!我買中了!”

      公盤現場像宋薇這樣的人還有不少,她的行為倒是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

      夏若飛則是一下子愣住了,他說道:“你看清楚了,中標價格是12萬??!”

      “對??!12萬,我就是寫的12萬??!”宋薇興奮地說道,“我核對過中標單號了,就是我中的!”

      宋薇一邊說還一邊揮舞著手中的競標單副券。

      夏若飛看著興高采烈的宋薇,不禁苦笑了起來,說道:“我不是讓你填10萬嗎?”

      宋薇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過去一看,那塊原石的起拍價都9萬了,我這不是擔心10萬不保險嗎?所以干脆就多填了2萬!”

      夏若飛不禁哭笑不得,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塊原石的競標箱里應該只有宋薇的一張競標單,理論上她就算是寫9萬元也一樣能中標。

      夏若飛已經算是厚道的了,讓宋薇湊個整,寫個10萬塊。

      沒想到這傻丫頭還自作主張多加了2萬,這不是糟踐錢嗎?

      不過看到宋薇那高興的樣子,夏若飛也不忍心說她,只是笑著說道:“中了就好!我先預祝你這塊原石大漲吧!”

      “謝謝!謝謝!”宋薇笑盈盈地說道,接著問道,“對了,咱們什么時候去取原石?是不是可以現場解開???”

      “不急不急,等結果全部出來吧!我還要關注我投的那些原石呢!”夏若飛說道,“余總他們也在等,一會兒你想要解石的話,你們可以一起……”

      “好吧!”宋薇說道。

      大屏幕上的信息很快地刷新著,到了下午三點多鐘,所有的原石競標結果就都開出來了。

      毫無懸念的,夏若飛五塊全中——當然,他對余明東以及宋薇宣稱的是投了十幾塊,否則這百發百中的中標率也實在是太嚇人了。

      還有標王也不出夏若飛的所料,就是那塊起拍價四千多萬的原石,最終成交價格達到了恐怖的七千多萬,幾乎翻了一倍。

      夏若飛也不禁暗暗搖頭,覺得幸好自己沒有去湊熱鬧,否則就算拿下來有一點點賺頭,估計賺得也不多了。

      這哪里比得上投那塊六百多萬的原石,轉眼翻個七八倍甚至十來倍來的爽呢?

      開標到最后的時候,夏若飛還碰到了一個熟人,那就是昨天那個倒霉的接盤俠羅胖子。

      羅胖子在見到夏若飛的時候也沒有了昨天的陰陽怪氣,態度還是十分客氣和熱情的。

      兩人交換了一下戰果,夏若飛才知道羅胖子今天運氣還算可以,他幾乎是孤注一擲,最終以一千萬出頭的價格拿下了那塊編號為823號的原石。

      這塊原石也是夏若飛最初關注的幾十塊原石中的一塊,他用靈圖畫卷感應過,羅胖子用這個價格拿下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可以賺不少。

      就算不能完全彌補昨天的損失,但至少是挽回一部分了,而且有了這塊原石,他的玉石工廠短期內應該不缺高端翡翠材料了。

      就在夏若飛跟羅胖子閑聊的時候,余明東也走了過來。

      “夏先生,戰績如何?”余明東笑呵呵地問道。

      夏若飛也微笑著說道:“余總,我看你滿面春風的,看來今天收獲也不小??!”

      “哈哈!運氣!運氣!”余明東高興地說道,“中了幾塊,能不能賺就不知道了……”

      “我也中了五塊,總共花了兩千多萬吧!”夏若飛輕描淡寫地說道。

      “夏先生還真是大手筆??!”余明東感嘆道。

      雖然他知道夏若飛并不懂賭石,但卻也不敢再小覷夏若飛了,運氣這種東西還真是說不清楚的,夏若飛昨天的輝煌戰績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余明東有些躍躍欲試地問道:“怎么樣,夏先生,今天咱們還是一起解石?”

      夏若飛沉吟片刻說道:“我的幾塊原石暫時不領出來了,今天就看你解石吧!對了,宋薇也買了一塊小原石玩玩,一會兒搭你的車一起解了吧!”



      最新章節:第700章 恐怖大坑

      更新時間:2022-02-19 19:30:25

      新800zy免費資源網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缺氧
      第679章 惑世邪醫囂張冥王妃
      第678章 暗兵之王
      第677章 王者榮耀之野區小王子
      第676章 輪回路彼岸情
      第675章 我以手機坑天庭
      第674章 審判之法
      第673章 漂亮小萌妻
      第672章 老司機歷險記
      第671章 自制武器
      第670章 我只迷戀你
      第669章 你的愿望好奇葩
      第668章 終極寵物店
      第667章 點擊修仙app
      第666章 無敵反套路系統
      新800zy免費資源網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神葬谷柳家
      第2章 女俠好口才
      第3章 奇幻世界旅途
      第4章 楊辰辰的愿望
      第5章 商門嬌
      第6章 鼠猻群潮
      第7章 為之慶賀
      第8章 反擊?
      第9章 于宗VS令狐藍
      第10章 真假3
      第11章 緣何止
      第12章 世界為棋盤
      第13章 離宮記
      第14章 落創記
      第15章 愛麗絲闖通天橋
      第16章 陰陽師秘事
      第17章 第二名
      第18章 將門媳
      第19章 莫愁開心
      第20章 籃球場邊的?;?/a>
      第21章 全能操作系統
      第22章 情意6
      第23章 e事件
      第24章 喵星人詭遇記
      第25章 嚇傻的陽痿
      第26章 武神領主系統
      第27章 大宋的變革
      第28章 星獸王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783章節
      第649章 薛閻王的來歷
      第650章 孫子兵法
      第651章 恐怖殯儀館
      第652章 還有后招(1)
      第653章 公會戰爭的爆發
      第654章 目的性
      第655章 氣功賭石【三】
      第656章 神醫庶王妃
      第657章 重金求醫
      第658章 天賦好到爆
      第659章 對抗強拆
      第660章 逞強7
      第661章 替身大少爺
      第662章 楚姬女鬼
      第663章 山村特種兵
      第664章 超凡怪物降臨
      第665章 生兒育女的問題
      第666章 孽緣出現
      第667章 重生似火年華
      第668章 見璽慫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More+

      媽媽的朋友中文字幕

      池邊人

      菠蘿蜜視頻免費下載安

      落寞畫天

      古典武俠小說

      樹下臥老僧

      被舍棄的人們

      手術醫生

      wwwAV

      異界龍

      大香蕉視頻在線

      阿籮達
      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