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hc6ww"></button>
      <progress id="hc6ww"></progress>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亂操

      小魚大貓 691萬字 288人讀過 連載

      又進柜里了?****** 第0675章又進柜里了?

      蓉女就是要搜集陶軍他們逼迫寧萌二女的那些鏡頭,這些家伙還真配合,居然大耍流氓,給人家戴上銬子時,陶軍還不住的叫囂我爸是副市長,你們憑什么抓我?我又沒干啥……

      其實蓉女在這兩天督察處檢視工作中專門留心了一些檢舉信之類的,因為省廳下來檢查必定會引起新一輪檢舉,至于檢舉的結果先不論,肯定會有人匿外檢舉的,例來都是如此。

      今天她就別特吩咐人專查與陶氏父子有關聯的檢舉,倒是說,沒查到有關陶市長的,但他兒子陶軍手里的事有隱性處理的,而當事處理警官就被檢舉了,下午就調查了三四個經手處理陶軍之前某些事件的執法人員,針對性一但很強的話,肯定能查出漏子,結果就是這樣。

      即便這又是一次未遂事件,卻將隱瞞前案事實的一些人揪了出來,矛頭直接陶海云。

      當晚,相關材料給遞入了市局刑警隊,包括給抓了的陶軍等人,在青市,蓉女她們沒有直接的執法權,今天打埋伏的隊員也都是華英秀領去的幾個防暴隊員,他們的說法是接到了寧萌的電話去救人的,正巧撞見了陶軍等人要施暴,防暴隊員是寧欣帶來的,去救人也正常,因為前一天才發現那事,寧萌的姐姐又是寧欣,人家關心妹妹也說得過去,警方也沒說的。

      本來要息事的陶海云也叮囑了兒子,不要惹事,可是陶軍哪管那些,他以為不重要呢。

      可偏偏有人就在找他老子的茬兒,陶海云就郁悶了,這事,咋和市局長陳旺東說呢?

      陳旺東是個中立派,既不站市委莫書記的隊,也不入市長衛達昆的陣營,但他在警界有很高威信,他這個市局長是憑真本事搏來的,03年時他又當選了副市長,威望也就更重了。

      省里的劉光震書記倒是很器重陳旺東,曾下來兩趟視察工作,對陳旺東在青市的工作表現給予了較高評價,這就替陳旺東固鞏了他的位置,連莫忠煌書記也沒有理由把他挪開。

      至少在青市的執法系統,沒人比陳旺東更有資格擔任這個公安局長,私下里,陶海云和陳旺東的私交也是有的,實際上陳旺東這個人與那一位市領導的關系都不錯,他人緣好,作風正派,原則性很強很硬,即便是看他不順眼的那撮人也很佩服陳旺東,但他很少得罪人。

      但是陶軍的事件又一次給人家搞出了名堂,在家里已經躺下準備睡的陳局長就坐了起來,看來是空穴不來風啊,左一次右一次的把陶軍這個小屁孩兒揪出來,這是要搞陶海云?

      “……沒錯,就是要搞陶海云,”在銀灘別墅,唐生笑吟吟的朝坐在對面的柳宗權這樣說,“柳伯,我看這個陶海云是個關鍵人物,也是我們薔馨要走活青市這盤棋一個關鍵,他不是主管工業嗎?他不是把所有好政策都給了青鋼嗎?這叫什么呀?這就叫偏心,我叫了祈蓮過來,她對青鋼很了解,明天給我們分析分析青鋼在內部形勢,估計柳伯你也不清楚吧?”

      柳宗權搖了搖頭,“青鋼內部狀況我也想了解,可是了解不到啊,不過有一點,青鋼能成長為參天大樹,在青市就是因為陶海云的鼎力相助,連莫大書記也不及他在這方面的助力,莫忠煌書記這個人還是有原則性的,在許多大立場大方向上的觀點很能服眾,比如外資的引入,他一直就不同意旬資涉入支柱性產業,至于投資其它方面是無任的歡迎,這就是底限?!?br>
      唐生點了點頭,這樣的話只要把陶海云這個坎兒邁過去就好辦了,另外,也想著利用陶軍來打擊他老子陶海云,小屁孩兒涉及的事跟他老子關系不大,無非是一種心理壓力,也算一種威懾吧,就是要讓陶海云在這個敏感時期不敢太放肆,而是選擇相對溫和的對抗方式。

      修理陶軍是因為這家伙太討厭的象只蒼蠅,他要是不粘著寧萌梓紫,唐生懶得搭理他。

      真把唐生惹火兒了估計陶軍的下場也不會比晁軍宏好多少,只是唐生不太愿意那么做。

      話說回來,正兒八經的在商業上競爭,薔馨重工會怕誰?薔馨必竟有它的優勢,這種優勢是現在中船和中船重工都欠奉的,搞陶海云是為什么?是因為他操權不正,在偏著青鋼。

      當競爭失去公平的時候,唐生也不介意玩一些非正當的手段,你有張良計,俺有過墻梯,咱們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到時候你栽了跟著也不怪怨我們心狠手辣,只你屁股不干凈。

      柳宗權離開之后,寧欣在九點多才回來,在唐生臥房里告訴他,今晚可能有收獲。

      “哦?這話怎么說?”唐生心里也挺著急的,明天就是青市船舶產業格局的討論商會了,陶海云做為主管工業的副市長,肯定會有重要發言,即便他的發言不代表青市市委最后的意見,也會在眾商面前亮明他的觀點,那么市委對經濟發展戰略存在分岐的實質也將徹底曝光。

      陶海云有這樣的膽量,為什么呢?因為他和晁家的關系,就是青市書記莫忠煌亦要看在已去逝的白老書記面上不能和晁家計較多少,不是違反他的大原則,估計老莫還要忍耐著。

      有些罵名是背不起的,莫忠煌不得不考慮這些,陶海云是市委鮮明的晁白系旗標,比他莫忠煌更鮮明,自己硬壓著他,下面人怎么看???哦,老白去了,你莫忠煌就忘恩負義了?

      其實不是那么回事,只是人言可畏,誰也沒辦法,下面那些人無法也看不到事物的本質,只從一些表面現象給你定論,這就搞的莫忠煌非常的被動,私下里也想說服陶海云,結果陶海云也一套一套的說詞,反而擺出要把莫大書記說服的姿態,這就叫莫忠煌哭笑不得了。

      這些情況唐生也在琢磨,但他無法具體的去把握,只能是從陶海云身上下手,用一種方式打擊他一下,讓他暫時的失語,最好是不能在明天的商業研討會上發言,這樣最理想。

      這時寧欣說今晚可能會有收獲,弄得唐生心里癢癢的,寧欣就笑,“華英秀盯著他的,他給韓國現代重工的中國區總裁請去了,說不得搞出點什么來,你不希望他搞點什么嗎?”

      “呃,希望啊,就怕他在這敏感時期不敢去搞,咱們倆是不是也去近處觀察觀察?”

      西海別墅是青市又一高檔物業園區,唐生和寧欣象早些時候偷入某副市長別墅探密一樣,這次又溜進了西海別墅來尋找破綻,華英秀在外圍監控,小心翼翼的與寧欣聯系著。

      某別墅里,陶海云暫時放下了兒子的問題,與陳旺東勾通之后,陳大局長說沒啥大問題,他就放心了,所以應韓國現代重工中區總裁李再實的邀請到了他的私宅別墅談一些事情。

      “……現代重工非常希望參與到青市銀灣基地的建設中來,陶市長你盡可能的把條件提出來,我一定滿足閣下,我們是多年朋友了,我的為人你是清楚的,這次一定要幫助我?!?br>
      陶海云矜持的很,“……我也想幫現代重工,貴集團的實是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的強勢,青市船舶工業如果能得到現代重工的支持,無論是技術方面又或國際市場等等資源都會有長足的進步,只是……唉,莫書記這個人脾氣比較倔一些,原則性也強,我說服不了他??!”

      “我相信陶市長是有這個能力的,一直以來我們也很看好陶市長在中國官場的發展,如果能引入現代重工,我包證銀灣基地的建設會比預期縮短一年盈利,也保證基地項目開式開啟時能收到世界各地多個國家的訂單,這份訂單貨款額度不會低于30個億,”李再實鏗鏘有力的說著,一位極性感的韓國美女也在這時進來給他們沏茶,穿著韓服,白襪子,扭扭捏捏的妙姿叫陶海云眼前一靚,見過不少韓妞兒的,但是今天這個如此秀靚的還是頭一遭見。

      “陶市長,會不會覺得李小姐有點眼熟呢?”李再實這樣問的時候,神情就曖昧多了,陶海云就微微點頭,李再實又道:“哈……陶市長好眼力,這位是大韓三棲明星李賢貞小姐?!?br>
      躲在暗柜里和寧欣摟成一團兒的唐生把小聲噴在寧欣秀耳輪中,悄聲道:“李賢貞啊,我靠,前些時在京城惹出涉外事件那個韓星,給譚家小五摁著搞過的一個賤星,當時丁海軍他們沖進去不僅揍了譚小五,還把李賢貞也揍了呢,沒想到這韓星居然溜達到了青市?!?br>
      “真汗,這種明星真就逃不脫給官貴巨商玩弄的命運嗎?不知是可憐還是可悲?!?br>
      “唉,怎么說呢,她們也是利欲薰心,不再乎許多得失了吧,劈腿賺錢唄……”

      “唐生,你是不是也想搞她呀?居然一聽她的名字就激動了,都硬了呢……”

      “我冤枉啊,咱倆就這樣摟著,我能不硬嗎?拜托,欣局,不要擼了啊,靠……”

      “沒事呀,反正躲在這里好悶的,我擼你享受唄,可以意淫那個李賢貞……”

      汗死,唐生摟著寧欣的手也往下滑,“好吧,你擼我摳,咱倆看誰先叫出聲來……”

      寧欣嚇的趕緊縮了手,“壞蛋,打死你啊,又來欺負我,這硬邦邦的頂的人難受死了?!?br>
      “我是難受,欣兒,制裁了我吧,不然沒等到他們開戰,我就先憋死了,”

      寧欣的手摸到他股后溝里,用力一指摁下去,唐生就熄火兒了,外面卻傳來楊再實的說話聲音,“賢貞,一定要很好的把陶先生服侍好,他可是我們現代重工的最好朋友……”

      “是的,李總,賢貞一定盡心盡力的服侍陶先生,請放心吧!”李賢貞在裝純呢。

      陶海云也在客套,“李總,這樣不合適,我……”我什么沒說完,李再實先隱退了。王龍九養子****** 齊照心想,那我要不要問呢?

      知道我會來,是不是一個局。

      池塘邊風大,風少羽怕齊照凍到了,提醒道;“公子,有什么不妨屋子里去說吧?!?br>
      齊照征求似的看著道行。

      道行笑道“只一句話就行了,公子要問老衲的問題,老衲不能回答!”

      齊照心頭一動,后笑道“大師知道我要問什么?!”

      道行笑“殿下為情所困,非常喜歡方才離去的小姐吧?不死心,想知道你自己到底有沒有做過惡,你們還能不能在一起!”

      風少羽“……”

      以為公子要問身體什么時候能好,人生有解不開的愁緒,原來是為了李小姐,自己的臉??!

      齊照并沒有覺得難為情,很嚴肅的點頭“如大師所說,我就想知道自己是否對不起她,如果是,我自然沒臉見她,如果不是,我們就應該有情人終成眷屬!”

      道行搖頭道“所以我不能告訴你答案,至于為什么,不告訴你,才是為了你好,才是為了她好,是為了你們好!”

      這話正常人就聽不懂了。

      齊照微微蹙眉。

      道行指著天空道“不管殿下承認不承認,都應該知道一點,有些人,天生就是對世人影響很大。

      你和李小姐結合,會影響很多人,相反,不結合,也會影響很多人。

      既然都會影響,我的能力,還無法判定哪邊好哪邊壞,所以要你們自己去摸索了。

      如果我告訴你,你沒有,你肯定要去找她,我如果告訴你你有,你又會放棄她。

      兩種結果都不是上天的旨意?!?br>
      齊照眉心攏的更甚,自己不過想娶個老婆而已,關系這么大嗎?關系到王朝的生死存亡嗎?!

      “那上天的旨意到底是什么?!”齊照問道。

      道行道“盡人事,聽天命!”

      齊照“……”

      風少羽道“大和尚,你要么別說,要么別拐歪抹角啊,到底什么意思?!”

      道行雙手合十,微微垂頭道“殿下,您會悟出來的,今日我們緣盡于此,日后興許還能相見,慢走不送了!”

      別人都如此說了,也不是小姑娘,齊照沒必要跟一個和尚死纏爛打。

      但是和尚語氣中處處有玄機,又不知道是敵是友。

      齊照走進回廊里,突然回頭,道行還在看他,齊照問道;“大師,我們是敵是友???!”

      道行搖頭道“都有可能,看公子自己的選擇了!”

      等于沒說!

      風少羽安慰齊照道“公子,別聽他們的,這些和尚道士的,就喜歡說一些模棱兩可的話,來故作高深,不然怕沒人找他們?!?br>
      齊照微微頷首,但心中的想法是不認同的。

      ……

      ……

      白染塵另一個小白人失去活力死了,一看是道行的手法,這個人,是佛門泰斗,很厲害的人物。

      老皇帝信奉道教,對佛教多有打壓,那時候道士風頭無兩,如今張太后信奉佛教,和尚又起來了。

      道行暫時還不能收。

      本來小白人也快壽終正寢了,李小姐昨晚并沒有發作,不是小師妹回來。

      都算了。

      白染塵讓小校通知王龍九“二夫人的病是不是好了?大人也該上路了?!?br>
      明天就二十三,白染塵孤身一人不過節,兄弟們要過呢!

      小校去而復返“王大人正在跟他送行的家人交代事情,很快就可以啟程了?!?br>
      白染成奉皇命去接人,但也只是半路上就遇到了奉旨來京的王龍九,他是錦衣衛指揮使,不可能從京城一直接到山西。

      王龍九自己有家人護送,那隊人馬白染塵知道,但是一直沒有照面。

      想來是王龍九不愿意讓他看,白染塵沒有接到上級調查命令,他對別人家的下人不好奇。

      現在王龍九要進城,應該要把那些人遣返回去。

      是王龍九的家事,白染塵點點頭“你們也去準備吧,王大人交代完就出發!”

      王龍九在臥房里,正在面見一個年輕的男子。

      男子頭上帶冠已經成年,斧鑿刀刻的五官,相貌堂堂,跟王龍九微圓的小臉兒相差很多。

      如果認識齊照的人在此,肯定會很驚訝,因為這男人跟齊照長得一模一樣,年歲也相差無兩。

      不過桀驁的氣質和身體素質就差得多了。

      這人薄唇一直是抿著的,像是不會笑,周身都帶著一種被人打壓的陰騭和憂郁。

      他就是王龍九的養子,叫王旭升!

      王龍九道“你帶著家人回去,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可以離開院子出門,尤其是不可以到京城來?!?br>
      王旭升忍了幾忍,還是道“爹,真的不能帶我入京嗎?就讓我下場試試不行嗎?!”

      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小他就聰慧過人,父親也非常欣賞他,甚至請專門的先生教他啟蒙,吃住也都給他做好的,但就是不讓他出門。

      尤其是來京城。

      還不準他成親,他今年二十歲了,可以安排丫鬟通房,就是不給訂婚。

      王旭升很想問一問為什么。

      誰家的父親不希望兒子出人頭地,憑著他的實力,完全可以金榜題名少年得志,為什么父親就偏偏不準呢?!

      當年一個大和尚,在王龍九離京之前,把一個兩歲的小男孩領到王龍九面前,對王龍九道“你有位極人臣之相,將來封王拜相都是最小的造化。不過你要把這個男孩養大才會擁有這一切,這男孩將來會給你一些你想要的。

      好好養他,不要給他亂訂婚事,不然讓他來京城被別人看見!”

      王龍九一開始也不相信和尚的話,但是他王家不缺一口飯吃,收養個孩子吧,正好妻子七月懷胎,他想做點好事。

      可是自從這孩子到了他家之后,官運就越來越好,現在真如和尚所說,出閣拜相,還有什么不相信的。

      他就更加重視王旭升了!

      這次回京,王旭升求王龍九帶他來京城,王龍九也覺得一直把人困在小地方不公平,就帶來,沒想到昨天女兒就說看到了三皇子跟養子長得一模一樣。

      王旭升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如果他養的真是皇子,報還是不報,報了,會牽連出多少事,多少人呢?

      這些都是不可預料,不能沖動!

      ()

      ap.



      最新章節:第718章 快穿炮灰逆襲

      更新時間:2022-02-18 02:50:20

      亂操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吹散了,蒲公英
      第679章 淺淺如愛
      第678章 復制病態
      第677章 背逆之名
      第676章 山野刁民
      第675章 山君總是忙著追妻
      第674章 品仙
      第673章 農家嬌女
      第672章 穿越之太子妃
      第671章 幻想世界新篇
      第670章 一生寒雨
      第669章 戰龍
      第668章 夫綱難振
      第667章 洛星
      第666章 一紙契約:獨占寵愛
      亂操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神的離去日
      第2章 早安總統夫人
      第3章 血染的日月旗
      第4章 二十歲那年
      第5章 異世傲天靈尊
      第6章 神級收服系統
      第7章 超級大陣
      第8章 厲鬼咆哮
      第9章 圣元遁逃
      第10章 再遇千手金鳳
      第11章 妖化與殿堂
      第12章 蜜月的圓滿
      第13章 最強萬古系統
      第14章 青龍圣地
      第15章 涅槃星海之龍
      第16章 想算計我
      第17章 圣猴王
      第18章 六葉有問題?
      第19章 全能魔王系統
      第20章 破除大陣
      第21章 黎天記
      第22章 最強者之一
      第23章 老公我疼(二)
      第24章 末日拾荒者
      第25章 接地氣了
      第26章 科技杠三國
      第27章 老板變成老公
      第28章 雷鳴大公7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695章節
      第649章 男爵病毒
      第650章 來路不明的野種
      第651章 混元劍神錄
      第652章 七星培元散
      第653章 尹千香!
      第654章 老太君【一更】
      第655章 冰螭劍意!
      第656章 直播大魔王
      第657章 八十度(五)
      第658章 萬家
      第659章 九天星神決
      第660章 深情不及久日
      第661章 崛起4
      第662章 再回閨閣
      第663章 武俠世界歸來
      第664章 賊公賊婆
      第665章 杜立巴石碟
      第666章 黑暗中的圣靈
      第667章 捐資一億
      第668章 被低估的長老團
      恐怖驚悚相關閱讀 More+

      swag 在線

      秋三

      微信單身網名男生傷感頭像

      南九國

      91國產夫妻

      昨日小雨

      gogo國模亞洲高清大膽

      ?2

      亞洲巨大乳

      惜君一夜

      愛有聲小說網

      水中花
      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