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hc6ww"></button>
      <progress id="hc6ww"></progress>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君士坦丁堡的血淚

      月之皎皎 625萬字 56人讀過 連載

      聚靈塔1****** 劉浪一直感覺兩個人的狀態不對,可用魂力探測之后發現并沒有什么異常。

      此時才恍然大悟,那竟然是他們的魂魄之體。

      而自己也是魂魄之體,這才無法分辨出真偽來。

      急走兩步來到二人面前,劉浪仔仔細細打量了云天傷兩眼。

      云天傷的確已經死了,而且神魂俱滅,蕩然無存。

      只不過**上除了一些淤青之外,倒是沒有受多少傷。

      而且納蘭尚德也只是斷了一條胳膊,但整個人看起來卻虛弱無比,顯然是神魂受傷很重。

      納蘭尚德緩緩站了起來,看著已經身死的云天傷,輕輕嘆了一口氣:“我本來想借機殺死他,卻沒想到他反應太靈敏了,竟然魂力也很強,呵呵,真是造化弄人??!”

      邊說著,上前將云天傷旁邊的砍刀撿了起來,然后將云天傷的元丹挖了出來。

      將元丹捧在手里,納蘭尚德又道:“如今有了元丹作為供品,我們就可以下到樹體之中了,能不能得到聚靈塔卻要看我們能否有那個機緣了?!?br>
      劉浪眉頭一皺:“聚靈塔究竟是什么東西?”

      “呵呵,這聚靈塔根本不是凡俗之物,來自真正的仙界,具體被埋在這里多長時間并沒有人知道,可是,它里面卻含有無窮的靈氣,不但有助于修煉,而且無論是對人還是鬼魅之體都有滋養作用?!?br>
      頓了頓,目光又在那些骷髏頭上掃了兩眼,納蘭尚德繼續道:“這些中很多人的靈識沒有消散就是因為聚靈塔的原因,而對他們來說,聚靈塔就是他們的命。呵呵,就算是有元丹當供品,恐怕也沒那么容易得到聚靈塔呢?!?br>
      納蘭尚德說完,又慢慢蹲下,將那顆元丹放在了一個骷髏頭的嘴里。

      元丹一落在骷髏頭的嘴里,竟然骨碌一下滾了進去。

      那個骷髏頭也詭異的閉上了嘴,整個樹冠之上咔嚓咔嚓響了起來,很多枝椏開始向兩邊延伸,然后慢慢露出一個樹洞。

      樹洞只能容納一人通過,里面閃著微微的白光,不時吹出一陣陰風,看起來詭異無比。

      一直躲藏在暗處的棕熊見此,終于忍不住喊了一聲:“少主,我可以出來了嗎?”

      劉浪這才回頭一看,卻見之前的紅霧已經不見了蹤影,而一切又恢復了之前的狀態。

      看來,在進入樹冠之后劉浪就無意的將魂魄游離了出來。

      幸虧如今進入二轉元丹之后魂域夠強,否則恐怕就這么不知不覺游離出魂魄,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聽到棕熊的聲音,納蘭尚德微微一怔,也扭頭朝著棕熊所待的枝椏處看去,雙眼中更是閃過一絲羞愧之色。

      劉浪朝著棕熊招了招手:“棕熊,你來吧?!?br>
      云天傷已死,而且看納蘭尚德的樣子,顯然對這里很熟悉。

      雖然不明白納蘭尚德為何會知道這里的聚靈塔,又為何知道如何找到聚靈塔,可劉浪也不擔心他會害了自己。

      而且,從剛才的話語間劉浪顯然也感覺到了納蘭尚德的悔恨。

      棕熊聞言,立刻從枝椏之后跳了出來,小跑著來到了納蘭尚德面前,微微一彎腰,叫了一聲:“族長?!?br>
      納蘭尚德怔了怔,還是輕聲問道:“棕熊,是你帶他來的?”

      棕熊面色有些凝重,張了張嘴,沉聲問道:“族長,您真的背叛了我們納蘭一族嗎?”

      劉浪剛才早就用魂力與納蘭尚德交流過,看到納蘭尚德尷尬的樣子,上前拍了拍棕熊的肩膀,轉移話題道:“棕熊,這些事回頭再說,剛才你看到了什么?”

      棕熊連忙將自己看到的情形說了一遍:“少主,剛才我看到您走到族長他們十幾步遠的時候突然間坐了下來,然后就一動不動了,我不知道您在干什么??墒沁^了一會兒云天傷突然間吐了一口鮮血,肩膀也耷拉了下來?!?br>
      “我不敢出聲,一直又等了半天,您跟族長就都睜開了眼睛,怎么了?”

      “哦?!?br>
      劉浪聞言點了點頭,笑道:“沒什么?!?br>
      然后轉過頭又對納蘭尚德道:“納蘭族長,讓棕熊留在這里幫我們把守一下沒有問題吧?”

      納蘭尚德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對不起納蘭一族,雖然如今有悔過之意,可還是感覺無法去面對棕熊。

      感激地看了劉浪一眼,納蘭尚德點頭道:“好,全憑少主安排?!?br>
      在知道了劉浪的身份之后,納蘭尚德知道自己再想安安穩穩待在萬鬼森林已經不可能了。

      尤其是殺了天罡衛云天傷之后,只能做出選擇。

      在看到劉浪一刀就將云天傷給秒了之后,納蘭尚德心中也就有了決定:追隨劉浪這個過期的陰冥少主。

      ……

      納蘭尚德帶路,劉浪跟在他的身后,很快就鉆進了樹洞之中。

      可是,就在二人剛剛鉆進去之后,那些枝椏卻再次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樹洞竟然再次關閉了。

      劉浪心中一驚,沉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納蘭尚德面色也有些凝重,小聲道:“少主,這里有聚靈塔的秘密我來到昆侖界的時候就知道,我本來想在這里安安穩穩過完自己的一輩子就得了,可天罡衛的到來徹底打亂了我的計劃?!?br>
      輕輕嘆了一口氣,納蘭尚德似乎有些懷念之前自己占地為王的日子了:“哎,只不過如今時過境遷,一切都被我搞砸了?!?br>
      感慨了一番,納蘭尚德終于又說到了聚靈塔上:“其實對這聚靈塔我所知道的并不多,這個樹洞打開需要一顆元丹,如果想要出去,恐怕除了得到聚靈塔之外,就只有一個辦法才能再出去了?!?br>
      “什么辦法?”

      劉浪連忙問道。

      “那就是再用一顆聚靈塔來祭祀?!?br>
      劉浪聞言,不由得輕笑一聲:“呵呵,既然如此,那如果我們無法得到聚靈塔,我們之間就得死一個人嘍?”

      這一次,納蘭尚德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抬起頭來看著前方,面露憂色道:“少主,恐怕并沒有那么容易,如果我們無法得到聚靈塔,恐怕誰也難出去了?!?br>
      劉浪順著納蘭尚德的目光看去,頓時心頭猛得一跳,下意識握緊了仙人斬。美得你****** 林清淺見兩個郎中眼睛都直了,心里暗嘆一聲。

      她知道這兩位郎中和普通的郎中不同,他們是軍中的郎中,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軍醫。

      軍醫接觸最多的是什么毛???當然是外傷!可惜金瘍術在古代只能算是雜術,技術簡直不能看,這兩位能自己手藝的窺覷,林清淺能理解。

      “用來縫合傷口的線,并不是普通的線,而是羊腸。將羊腸蒸熟晾干后,分成細絲。做手術用到的任何器具都要消毒,所謂消毒,就是用提純的酒精浸泡,棉布等還要放進沸水中煮半炷香時間,就是病人用到的床單被罩都要如此??諝庵?,有我們看不到的無數細菌......”林清淺低著頭認真擦拭,看都沒看兩個郎中一眼,嘴里嘀嘀咕咕,好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在教導兩個丫頭。

      但兩個郎中很清楚,林清淺其實是在說給他們聽。

      兩個郎中激動得差點兒給她跪下磕頭,師父呀,真正的大師。

      謝家人在一旁旁聽,也跟著郎中長了見識。他們在軍中,多少也會受傷。男人上戰場受傷后,還不是上點金瘡藥就算完事,剩下的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謝禎如果不是遇上林清淺,估計這條命就交待了。

      這小子運氣太好了!

      “不要以為縫傷口像縫衣服一樣簡單。人的肌肉有紋理,縫針的時候不但要根據紋路來,而且還要根據脂肪的分層來?!绷智鍦\絮絮叨叨說了一大通,手上動作很麻利,“手術有風險,后期護理更重要,否則傷者感染后,死亡率更高?!?br>
      上藥、包扎,動作一氣呵成。

      就算是謝禎也不得不承認,林清淺的個性的確算得上光明磊落。就如現在,林清淺連看他一眼都不愿意,視線偶爾落在他身上,也充滿了嫌棄。但林清淺沒有在他的傷口上動手腳,她不但將他腹部傷口處理得十分好,就是身上其他地方的傷口,她同樣用了心。就如手指,一般來說,手指上青筋劃開,多少會影響到以后手指的靈活性。

      謝禎手指剛剛上藥的時候,他能感覺到痛。

      這么快就有知覺,說明手指傷口恢復很快。

      從另一個側面來說,林清淺用的藥,是他見過的最好的藥。

      “你和霍久岑合作生意,不如我們也合作一把?”謝禎懶洋洋地開口。

      謝家人.....

      要死呀!就算要作死也得等身體徹底好轉再作呀!

      “做什么生意?府里是缺了你吃的,還是缺了你穿的?!崩蠈④姎獾么岛拥裳?。

      “我出藥材,你負責配藥。金瘡藥,我們三七分賬。我七你三?!敝x禎想說的話,沒有人能阻止。

      金瘡藥?正要發怒的老將軍像泄了氣的球一般,徹底不吭聲了。

      “不,五五分?!敝x祺也來了精神。

      “消毒?!绷智鍦\起身吩咐兩個婢女,壓根不搭理謝家兄弟二人。

      “藥材我們出,五五分,你還不樂意?”謝禎氣。

      “你當我是傻子?!绷智鍦\冷笑。

      “誰當你是傻子,五五分,藥材還不用你出,你等于只動動手而已。這么好的事情,你還往外推。林清淺,你不要得寸進尺?!敝x禎徹底怒了。

      這一次他還真不是耍林清淺玩,林清淺做的藥效如何,他比誰都清楚。這么好的金瘡藥,他絕不能放棄。有好的金瘡藥,謝家軍就等于多了一份保障。

      “這么好的事情,我沒興趣。就算你們出藥材,所有的利潤全給我,我也不干。因為我看不上你這個人。這么好的事情,你還是找別人合作吧?!绷智鍦\扭頭惡劣地數落他。

      “你.......”謝禎氣得發抖。

      所謂風水輪流轉,他越生氣,林清淺越高興,“呵呵,忘記告訴你了。生氣傷身,傷口那么大,老將軍是親眼看到的,雖然我幫你縫起來了,不過要是你自己不愛護,不小心用力、鼓氣的話,還是會裂開的?!?br>
      “你......”

      “老實點,你穩著點?!敝x祺怒。

      “林姑娘,別和他瘋子一般見識?!崩蠈④姶曛p手有點兒獻媚,“別說你看不上他,我也看不上。你看不如我們合作,謝家不要利錢,你動動手多做點兒金瘡藥,我出藥材和銀子,如何?”

      老人家諂媚的模樣辣眼睛呀!

      謝家人都覺得自己不能直視自家人,更何況林清淺。

      “呵呵,不如何。只要是姓謝的,我都拒絕?!绷智鍦\才不會因為他的年紀大,就對她客氣了。

      謝家人算計她這筆賬,她還沒有和他們算了,美得他們,還想再算計自己一把。

      林家院子今年新落成,要是謝禎死在院子里,多不吉利。唉,這個禍害咋就不直接死在路上呢?

      “林姑娘,他老糊涂了。你別和老頭子計較。你說說,傷口縫上,要多久才能長起來?”謝老夫人擔心地問。

      “如果不發炎的話,大約二十多天就可以拆線。如果擔心撕裂,也可以不拆,時間長點人體也可以吸收。不用力,平常人的動作還是能做的?!绷智鍦\回答。

      然后屈膝行禮、走人。

      “你小子急什么?”林清淺走后,老將軍沖著謝禎發脾氣。

      謝禎有氣無力躺在床上翻白眼。他為的又是誰?不過,林清淺真難纏,他忽然有點兒后悔當初對林清淺下手了。

      林清淺給謝禎換完藥以后,又來到了隔壁的院子。

      霍久岑同樣需要換藥,霍卿月等人還沒有離開,他們見林清淺進門,笑著打了招呼。

      “五嫂的藥貼五天換一次,不用換的太勤。九公子身上的藥要換?!?、

      “貼上藥膏,喝了湯藥,現在胳膊一點兒也不同,除去不方便以外,其余沒毛病?!焙闲宰颖容^活潑,自損和眾人開玩笑,“老人說,沒福的害嘴,有福的傷腿。我雖然不是腿受傷,傷了胳膊,也不耽誤填飽這張嘴,又不用操心做事,等著享福不說,還得到老祖宗和娘他們的疼愛。我說,你們可不能和我搶寵,我好歹也是病人?!?br>
      孩子氣的表情和語氣頓時逗樂大家。

      “弟妹,沒人和你爭寵。不過,我倒是覺得有人此地無銀三百兩,享受老祖宗和娘的恩寵是假,是要五弟寵著吧?!鼻厥系男宰痈鼭娎?。

      胡氏被她打趣,臉頓時紅了,一旁的霍五公子耳尖也開始發熱。

      “二嫂,你就知道欺負我。老祖宗,你得讓二哥好好管管她才成?!焙喜缓萌?。

      “一個個也不害臊,清淺妹妹還沒定親了。你們一個個嘴巴不饒人,別帶壞了好姑娘?!?br>
      “對對,姐姐,還有我?!被艏叶恳粋€小姑娘跟著附和。

      別說霍家人大多比較隨和,小輩之間相處得十分融洽。林清淺跟著眾人笑起來。

      她本來就長得好,這一笑,簡直說是傾國傾城也不為過。

      霍久岑見狀,心里忽然一動。

      林清淺可不管他想什么,她一邊和霍家女眷說話,一邊伸手就去掀霍久岑被子。

      霍久岑臉一紅,連忙抓住被子。

      霍卿月看到他發窘的神色,忍不住噗嗤笑出聲,“清淺妹妹,我們先出去?!?br>
      林清淺抬頭一看,本來在一旁說笑的秦氏等人都捂著嘴起身往外走。

      她的腦子哄得一聲響,得,這幾日她有些得意忘形,完全沉浸于給人治病的情緒中,忘記古代男女有別一說。

      霍久岑的臉色更紅了,目光有意無意地偷看林清淺反應。

      林清淺神色很快恢復正常,她不在意什么男女有別,反正霍久岑和謝禎的上身,她都看過了。

      就算現在想掩飾,也晚了。

      想通后,她徹底放飛了自我。

      等霍家女眷去了她原本住的房間,林清淺才開始為霍久岑換藥。

      霍久岑上身穿著寬大的褻衣,換藥就必須脫衣服,想到又要在林清淺面前脫光上身,他一張白皙的臉頓時變得漲紅。

      霍家其他小輩見狀,也忍不住低下頭輕笑起來。

      作為兄弟,他們看得出,霍久岑這一次受傷,在林清淺面前變得不同了。

      林清淺沒有多想,動作嫻熟地為霍久岑擦拭、換藥,再纏上繃帶。

      “再喝三天藥就可以停止。不過你失血過多,得好好補血才行?!绷智鍦\一邊收拾,一邊囑托。

      “不喝藥,怎么補血?”

      “食補呀?!绷智鍦\對霍家人,十分有耐心,“是藥三分毒,最好的補養方法,就是食療。九公子回府的時候,我會給他開幾味食補的方子,回去補一個月保管比吃藥還要好?!?br>
      “多謝林姑娘?!被艏胰舜笙?。

      “五表哥客氣了?!绷智鍦\開起玩笑來。

      霍家對外說,林氏兄妹是霍家老夫人遠房表親,林清淺這么一說,瞬間將彼此的關系拉近了。

      霍家人也都笑起來。

      “這幾日少食多餐,平媽媽和紫蘇的廚藝不錯,我會囑托她們照著單子單獨為九公子做。只是你們千萬別再送什么補品過來了,上好的補品不對癥,就如藥不對癥一樣,起不到作用?!?br>
      “表妹,你千萬別讓他吃得太好。要是嘴饞,舍不得離開,多丟人?!倍有呛菦_著霍久岑擠眉弄眼。

      “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嘴饞?!被艟冕氪蛉?。

      有精神斗嘴,看樣子真的恢復不錯?;艏议L輩心中大喜。

      ()

      ap.



      最新章節:第107章 腹黑的小天使

      更新時間:2022-01-26 05:52:06

      君士坦丁堡的血淚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這龍珠有毒
      第679章 妖悟
      第678章 魔幻微信
      第677章 半程煙雨半程歌
      第676章 我的女友是明星臉
      第675章 重生之盛寵嫡女
      第674章 七劫風云
      第673章 我有一塊地
      第672章 神秘老公太磨人
      第671章 鼎御蒼穹
      第670章 物種蛻變
      第669章 全息戰魂
      第668章 獨霸陵皇
      第667章 大話王者榮耀
      第666章 絕色妖嬈:至尊狂小姐
      君士坦丁堡的血淚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吃了那藥準中!
      第2章 計劃亂了
      第3章 再愛我一次
      第4章 黃金大牧場
      第5章 水晶骷髏圣城
      第6章 ???
      第7章 讓我想想
      第8章 王者一身正氣
      第9章 這只是利息
      第10章 亂入事件
      第11章 超能力風水師
      第12章 再見媽媽
      第13章 厲鬼將至
      第14章 這就是原因嗎
      第15章 必死5
      第16章 徐鳳翔
      第17章 風清揚
      第18章 就是碰不到~
      第19章 門神丈勇
      第20章 更艱難的路
      第21章 不在乎
      第22章 黎明大逃殺
      第23章 藍特麗娜的表白
      第24章 行星傀儡!
      第25章 都市全能英雄
      第26章 戴綠帽子
      第27章 我不是善茬
      第28章 都市神級屠戶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374章節
      第649章 超完美男友
      第650章 火影之最強
      第651章 我是大小姐
      第652章 我不給他煉!
      第653章 這還是人嗎
      第654章 夏夏醒來
      第655章 切掉了頭顱
      第656章 丹香十里
      第657章 心思深沉的朱棣
      第658章 調虎入山
      第659章 破墻失敗
      第660章 大病初愈憶往昔上
      第661章 幫不了的忙
      第662章 谷中大戰
      第663章 殺人藏尸
      第664章 最強狂龍兵王
      第665章 王子想見公主
      第666章 大戰傀儡獸
      第667章 韓娛之小幸運
      第668章 報仇了
      歷史軍事相關閱讀 More+

      Janet Mason

      小書俠

      20歲以下禁止入內

      雨夜風涼

      酒井千波

      點點亮光

      我就去色色

      黑洞648862

      男男啪啪

      一生有雨

      男按摩師免費閱讀

      青蓮憶夢歌
      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