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hc6ww"></button>
      <progress id="hc6ww"></progress>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七次郎在線視頻

      淺藍陽光 665萬字 39人讀過 連載

      交流會****** “諸位道友,我等二星宗門之間的交流會,旨在加強各大宗門的聯系?!被⒛咳缇?,方林如是說道。

      “諸位道友一會在交流的過程之中,切記不可傷對方性命,不然,就是與我陰陽宗為敵,就是我等二星宗門的公敵!”緊接著,方林又是沉聲說道。

      交流會并無特定的形式以及規則,全憑自由發揮,但有一點是一條無論如何都不能踩踏的紅線,那就是傷及對方的性命。

      這是唯一的規矩,也是最大的規矩。

      方林此時鄭重其事的進行強調,所為的,就是避免發生意外,那般一來的話,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注定不會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諸人響應,旋即在方林的安排之下,這一次的交流會,就是正式開始。

      陰陽宗作為東道主,拋磚引玉,第一時間,派遣一個新晉弟子,登上了那演武場上的擂臺。

      “譚山,有請各位道友指教!”少年男子望向四方,目光銳利,猶如鷹視狼顧,那無疑是對自身有著莫大的自信的一種體現。

      不過這名為譚山的修士,第一個被陰陽宗所指派,登上擂臺,本身亦是證明了他在陰陽宗之內的地位,以及陰陽宗對其重視程度。

      “譚道友,我來會會你!”

      伴隨著譚山的話音落下,一道嬌喝之聲傳出,緊隨其后,一道嬌俏的身影飛速往前,沖上了那擂臺,立身于譚山的對面。

      “小姑娘可真是沉不住氣啊?!笨催^去,舒靜琀悠悠說道,不忘調侃江楓,“江師弟,你可知道自己錯了?!?br>
      “我?”江楓為之錯愕,卻是不知,自身究竟是哪里錯了。

      “若非是江師弟你辣手摧花的話,人家小姑娘又如何會變得如此急迫呢,江師弟,莫非你還是沒意識到,自己到底哪里錯了嗎?”舒靜琀幽幽問道。

      那沖上擂臺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靈墟宗的陳靈。

      陳靈此前挑釁過他,落得一個慘敗的下場,對于江楓而言,會有那樣的結局,乃是陳靈自取其辱而已,卻是誰也怪罪不得。

      不過,舒靜琀這話調侃歸調侃,江楓又是焉能不懂,陳靈之所以變得如此急躁,委實是與他有著一定的關聯。

      一來,陳靈第一時間登上擂臺,是要證明她自身,二來則是,與她一戰,近乎于摧毀了陳靈的自信,如此一來,陳靈就是意圖在譚山的身上,找回那一份自信。

      兩點因素導致陳靈登上擂臺,是那必然之事,不過雖然如此,江楓卻也是無心理會就是了。

      就在江楓與舒靜琀交談的同時,擂臺上的戰斗,已然開始。

      無論陳靈還是譚山,都是各自宗門的精英弟子,雙方一戰,盡管是以交流來論,但這實則是在檢驗對方所在宗門對于各自弟子的教導與栽培。

      也就是說,二者各自所代表的,是各自所在宗門的臉面。

      因此之故,無論是陳靈還是譚山,交手之初,就是各自展露出強大的手段,誰也不曾有半點的懈怠之處。

      但這一戰的結局,最終毫無懸念,以陳靈的落敗告終。

      當摔下擂臺的那一個剎那,明顯可見陳靈臉色慘白,一片死灰之色。

      誠如江楓所料想的那樣,陳靈是要在譚山身上找回自信,奈何雙方之間所存在的差距,又豈是那般容易就能夠彌補的?

      某種程度而言,陰陽宗派出譚山,乃是有備而來,所以這一戰稱得上是以有備打無備,陳靈的落敗,根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

      除非陳靈超越自身極限發揮,力挽狂瀾,那樣一來,或許方有一線勝算。

      可是在戰斗之中,譚山一力將陳靈給壓制,使得陳靈連翻盤的余地都沒有,最終只能失敗。

      “小姑娘可憐兮兮的,真是我見猶憐的很呢?!笔骒o琀戲笑著說道,很是顯然對于這樣的結局,是無比的樂見其成。

      “可惜就是太蠢了,這莫不是表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沒腦子?”舒靜琀又是頗為遺憾的說道。

      江楓苦笑,沒有附和舒靜琀的話。

      他所關注的,是戰斗的過程,至于戰斗結果,并不重要。

      譚山在戰斗之中,出手霸道,與厲天鴻的風格如出一轍,想來,陰陽宗在他的身上,頗為砸下了一些資源。

      陳靈落敗,引發陣陣唏噓之聲,擂臺之上,譚山傲然而立,并沒有走下去的打算。

      “譚兄,我來會會你?!庇新曇繇懫?,在恒元宗穆翰的身側,那少年男子大步往前,身影如箭,筆直射向擂臺。

      “文兄!”譚山頷首。

      恒元宗這一次跟隨著穆翰前來的弟子,只有兩個人,其一是這名為文毅的少年男子,還有一個名為賀晴晴的少女。

      除了天劍宗只有江楓一人之外,恒元宗的弟子數量最少,因此,這文毅與賀晴晴,頗為吸引了一些人的眼球,情知既然二者能夠代表恒元宗的眾多新晉弟子,必然有著與眾不同之處。

      文毅從一開始就被譚山所關注,這時候當文毅出現在擂臺之上,譚山說話的口吻,頗為客氣。

      “譚兄,請!”文毅伸手邀請道。

      譚山點頭,不再多言,與文毅一戰。

      然后就見擂臺之上,劍氣如虹,文毅出劍,施展一條完整的劍道之路,他的劍法大開大合,有宗師風采,卓越不凡。

      “過于駁雜了?!笔骒o琀隨口說道,興致勃勃的看著文毅演練劍道之路。

      文毅的劍道之路,有著多處可見的痕跡,那是結合了多種劍法的緣故,可以算得上是集百家之大成。

      這并不能算是缺點,而是莫大的優點。

      但集百家之大成,又談何容易,絕非是隨隨便便,就能做到,稍有不慎,便是落得一個畫虎不成反類犬的下場。

      從文毅出劍來看,中規中矩,劍道天賦甚為不俗,遺憾的是,卻是太過規矩了,渾然忘記,之所以要集百家之大成,目的正是要開拓出一條嶄新的道路來。

      而以文毅的劍道造詣而言,卻是遠遠沒有企及那樣的高度,如此一來,舒靜琀肆意點評,不曾將之放在眼里,則是再正常不過。

      “舒師姐你的要求太高了?!苯瓧餍χf道。

      文毅并不算弱,相反很強,放眼諸多二星宗門的新晉弟子之中,也算得上是出類拔萃。

      只不過若是舒靜琀以她自身的標準去量化文毅的話,那本身就是對文毅很不公平。

      “江師弟,該謙虛的時候要謙虛,該驕傲的時候一定要驕傲啊?!笔骒o琀語重心長的說道。

      “這樣的劍法,江師弟你信手一劍,殺十人不為過?!笔骒o琀不緊不慢的說道。

      江楓搖頭,然后在舒靜琀分外疑惑的眼神中,緩緩說道,“八個?!?br>
      舒靜琀失笑,嗔怪的瞪江楓一眼,她差點失控放聲大笑,那樣一來的話,諸人一定是會以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待她的。

      戰斗繼續,極短時間就是進入白熱化階段,站在江楓的角度來看,并無任何讓人眼前一亮之處。

      但有一點,譚山在戰斗之中所展現出來的手段,卻也是多少讓江楓對之高看一眼。

      陳靈也好,文毅也罷,還有譚山,都是化神后期大圓滿的修為,同等修為的情況之下,各自都不占任何便宜。

      不過譚山在戰斗之中所顯露出來的戰斗天賦,則是不俗,往往在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上能夠極限出手。

      不難得知,這一點也是陰陽宗方面所看重的一點,這才是讓譚山第一個代表陰陽宗參與交流。

      這是旗鼓相當的一戰,足有半個時辰,才是分出勝負,以文毅略勝一籌。

      “譚兄,承讓了?!彪p手抱拳,文毅輕輕吐出一口濁氣。

      身為劍修,天生在戰斗之中處于優勢地位,然而與譚山這一戰,卻是迫使他傾盡底牌,勝出之時,亦是有所僥幸。

      “恭喜文兄!”譚山回應,快速走下擂臺。

      文毅消耗過大,并未守擂臺,也是很快走了下去,而后陰陽宗又是派了一個弟子登上擂臺。

      “戚風,愿與諸位道友,多多交流?!蹦敲麨槠蒿L的少年人說道,話音落下,其目光一轉,落于江楓的身上。

      似乎是對江楓有所興趣,分明可見其眼底深處,有著濃烈的挑釁欲望在流淌。

      “江兄,可否一戰!”就聽戚風說道。

      “我?”眉頭微皺,江楓倒是意外,這戚風會點名道姓,要挑戰自己,不然的話,按照他的打算,卻是并不打算如此之快,就是走上擂臺。

      只是既然被點名道姓,江楓情知,即便有心拒絕,也是拒絕不了的,于是點頭。

      “居然挑戰江師弟,我只能說你勇氣可嘉!”舒靜琀笑吟吟的說道。

      “舒前輩過獎了?!逼蒿L說道。

      舒靜琀滿頭黑線,她是在夸人呢?然后心想難怪此人會挑釁江楓,敢情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江師弟,你明白怎么做了嗎?”舒靜琀問江楓。

      江楓嘴角微微抽搐,為了避免舒靜琀說出一些得罪人的話,他只好在舒靜琀接下來的話,還未曾說出口之前,踏臨擂臺。

      “江兄,久聞大名!”戚風望向江楓,嘴上說道,“若有得罪之處,還請江兄不要見怪?!?br>
      “互相交流罷了?!苯瓧麟S口說道。

      “江兄所言極是?!逼蒿L點頭,下一秒,他暴起出手,有雷霆之勢……強無敵****** “江楓,不要耽誤時間,你快點出手殺了他吧,我都等不及了呢?!碧煺鎷舌链叽俚?。

      江楓神色玩味,只是看著左山,也不多言。

      此地諸人,左山倒也不算是要必殺的對象,畢竟相比較于元倉和蕭平,以及一直以來上躥下跳的豐凱而言,與左山之間的矛盾,委實算不上什么。

      如果今日里江楓必須要殺人的話,那么無疑元倉三人是最好的選擇。

      但如果左山運氣不好,一門心思觸霉頭的話,那么江楓自然也不會介意,將二者之間的麻煩,順便了結掉。

      一貫以來,江楓的態度就是如此,不惹事,也絕不怕事,說到底,左山三番兩次的挑釁,何曾不是一再觸及到了江楓的底線?

      此前江楓容忍,是實力不夠,但現在,斷然不可能再容忍!

      “曲無極選擇置身事外,是想以我來試探江楓嗎?”左山想著。

      江楓修為突破至合體中期不說,更是成就靈肉身,目前江楓實力如何,諸人都是心中無底。

      輕易,左山就是識破了曲無極的用意,這是拿他當成了一枚用來試探江楓的棋子,固然曲無極不是直接利用,而是間接利用,可也是讓左山憤怒。

      “閉嘴,再敢廢話,我先殺你?!弊笊絽柭曊f道,憋屈不已。

      以他的身份以及實力,居然淪落到這般田地,分外悲涼。

      “啊——”

      天真一通亂叫,一副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道歉,饒你不死!”江楓淡漠說道。

      天真在不斷的為江楓制造殺人的理由,江楓自是不會辜負天真的一份美意,此女看似毫無心機,實際一舉一動,都極富深意,哪怕江楓暫時還沒弄清楚天真的用意是什么,但第一個拿左山開刀,也不是不行。

      “江楓,是誰給的你勇氣?膽敢在我面前叫囂?”左山一臉猙獰。

      江楓不言,倏然往前,抬手一個耳光抽在左山的臉上,直接將左山抽的往那后方,飛了出去。

      “我要殺你,易如反掌!”江楓淡淡說道。

      他肉身力量何其強大,限制于規則不得祭劍的前提之下,江楓自信,他能夠毫無障礙,橫推此地所有的人。

      “噗!”

      左山大口吐血,他本就在鍛造過程之中受傷極重,這時候驚怒交加,更顯凄慘。

      “我殺了你!”

      左山變得歇斯底里,祭出一件底牌,瘋狂沖擊往前,赫然就是到了崩潰的邊緣。

      “怎么又是一條瘋狗?瘋狗有這么多嗎?”天真呆呆的說道。

      江楓默然,鎮殺往前,任由著左山祭出底牌,也是于事無補,這是由于江楓的肉身太強大了,可媲美大乘修士,那樣的一件底牌,根本無法撼動分毫。

      一記手印落下,左山便也就飲恨,毫無懸念。

      “太好了,殺了一條瘋狗?!碧煺媾恼?,興奮不已。

      其余之人駭然失色,江楓以純肉身的力量,硬撼一件底牌而不落下風,可謂是顛覆了他們對合體期修士的理解。

      這幾乎是意味著,放眼合體之境,江楓擁有了橫推之能。

      “橫推一個大境界?”曲無極心神震動,望向江楓的眸光,驚悸之意涌動。

      那是他一直以來所追求你的路,但在他的前路之上,江楓后來居上,走的更高也更遠,往后,他將只能追趕,甚至,望塵莫及!

      “左山死了,還有誰活的不耐煩的嗎?”天真笑嘻嘻的說道,一個人盡情表演著,表演型人格發揮的淋漓盡致。

      諸人盡皆緘默,無一人言。

      “震懾?是這樣嗎?”江楓有所明悟,暗自說道。

      天真一門心思激怒左山,所為的,就是要以左山之死,震懾此地所有的人,這時候,江楓也算是明白了天真的用意。

      當然,更為主要的,是要震懾曲無極。

      這是曲家地界,曲無極的態度至關重要,不然的話,二者想要離開,恐怕會很難很難。

      “我暫時還不能殺曲無極,是以左山成了替死鬼?!苯瓧饔质钦f道。

      左山足夠強大,因此左山之死,便也是足夠形成強大的震懾力,此點,從諸人的反應就可見一斑。很是明顯,達到了天真想要的效果。

      “曲無極,你怎么不說話了呢?”天真佯裝好奇的問道,

      “逼迫我表態?”嘴角微微扯動,曲無極了然于胸。

      左山是他所間接利用的棋子,但卻是江楓和天真直接利用的棋子,手段高低,剎那即分,多少讓曲無極對天真有些刮目相看。

      不過曲無極也是明白,天真此前能夠數次潛入鍛劍塔,而不被曲家發現,本身就是證明此女絕不簡單,絕然不像是她表面上所表現出來的那么天真浪漫。

      若是有人認為天真很天真,估計自身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這時候,以左山之死,天真分明是在更進一步的,逼迫他表態。

      這樣的話無需直接說明,站在曲無極的立場,自然就是心領神會。

      “鍛劍塔之行,還未結束?!毕肓讼?,曲無極說道。

      他先前逼迫江楓進入曲家,為曲家效力,天真反過來逼迫于他,讓曲無極頓覺諷刺不已。

      “是啊,好像還沒結束?!碧煺嫘Σ[瞇的說道,看著給人一種人畜無害之感。

      “對我和江楓來說,的確還沒結束,但對你們來說,已經結束了,有人有疑問嗎?”轉即天真又是說道。

      諸人再次沉默,看著天真一人肆意表演。

      “這才是此女的最終目的嗎?”曲無極心神一凜。

      殺掉左山,震懾全場,繼而,無人膽敢再爭,曲無極眸光變得銳利,朝著天真盯去,意識到,自己終歸還是有點小覷此女了。

      “鍛劍塔的本源?”江楓則是心中一動。

      他不可能殺掉所有的人,所有只能選擇性的出手,而在他選擇之前,天真就是率先為他做出了選擇,一個看似突兀,實則最為正確的選擇。

      “這么霸道嗎?”曲無極沉聲說道。

      “你現在說話,我會認為你不服氣,這讓我很不高興?!蹦樕怀?,天真冷冰冰的說道,終究也是露出鋒芒。

      “沒有人會感到高興?!鼻鸁o極怒聲說道。

      “我現在只看到你不高興,你也只能代表你自己,代表不了別人,比如說,他就挺高興的?!碧煺骐S口說道。

      話音落下,天真信手一指,似乎是隨隨便便所選擇的對象,指向了豐凱。

      豐凱呼吸一窒,下意識的往后退出去數步,繼而臉色變得無比難堪。

      “你很高興對不對?”天真笑呵呵的問道。

      “我我”

      喉結顫動,豐凱一連說了好幾個我字,卻是沒有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告訴他們,你很高興?!碧煺嬷苯右悦畹目谖钦f道。

      豐凱臉色血紅,感覺呼吸都無法自己,他當然不高興,可是他不敢說,左山之死就是前車之鑒。

      稍有不慎,他便是會步入左山的后塵。

      以左山的強大尚且如此,何況是他?

      “不說話?莫非是我弄錯了,你并不高興?”天真納悶的問道。

      “我?”

      豐凱啞口無言,幾乎手足無措。

      “哪怕曲家對鍛劍塔擁有占有權,卻也從未如此霸道,你過線了。過猶不及,不要做讓自己后悔的事情?!濒斍嗲鹄事曊f道。

      就像是曲無極說的那樣,沒有人會高興,這話豐凱不敢說,但他敢說。

      “那么你是高興呢,還是不高興呢?”仿佛沒有聽明白魯青丘這話的潛在之意,天真詢問道。

      “我很不高興!”魯青丘擲地有聲的說道。

      “我十大家族,掌控劍道第二段,還輪不到你們來指手畫腳?!濒斍嗲鹫f道。

      “好了,我現在知道你不高興了?!碧煺孢B連點頭道。

      “轟!”

      虛影幻化,下一息天真就是出現在了魯青丘的面前,繼而出手,直接進行鎮殺。

      這是無匹霸道的手段,魯青丘根本連反應都是來不及,就是步了左山的后塵。

      “現在,應該沒有人會不高興了吧?!笨匆膊豢呆斍嗲鸬氖w一樣,就像是踩死一只螞蟻一樣,天真輕輕松松的說道。

      “請!”

      牙關輕咬,曲無極示意道。

      “早這樣不是更好嗎?為什么一定要逼迫我殺人呢?”天真無奈嘆氣。

      曲無極差點吐血,在心中發誓,一旦走出鍛劍塔,就是江楓和天真的死期,他必將不惜代價,瘋狂滅殺。

      “走!”

      天真朝著江楓一揮手,兩道身影往廣場邊界掠去,消失于諸人的視線之中。

      “曲兄,此事不可饒??!”元倉恨聲說道。

      每一個人心頭都是充滿了怨恨,感同身受,從來都是他們霸道欺凌,竟是有朝一日,會被人欺凌到頭上而不敢發聲。

      “以他們兩個的實力,完全足以橫推一個大境界,要殺他們,不容易?!笔捚狡届o說道。

      除非是十大家族之中,家族級別的人物出手,或者是老家主出手,不然的話,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江楓和天真逍遙于外。

      “已經到這一步了嗎?”諸人心中都是駭然,完全沒有意識到,如此之快,江楓就是走到了這樣的高度。

      “鍛劍塔的本源?”曲無極默默自語,忽然意識到,等到二者掠取了鍛劍塔的本源,那時候,將很難去奈何江楓或者天真,二者完全擁有了,縱橫劍道第二段的實力!



      最新章節:第383章 結為兄弟

      更新時間:2022-02-19 14:33:05

      七次郎在線視頻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中二勇者的戀愛物語
      第679章 天鳳歸來之神醫閻王妃
      第678章 九天宵
      第677章 戰不休之運籌帷幄
      第676章 撩漢攻略之男神入懷
      第675章 狂霸兵神
      第674章 你就不要愛上我
      第673章 我的死亡
      第672章 美女的護花兵王
      第671章 紅樓之老來子
      第670章 北洋天下
      第669章 七罪君主
      第668章 超級修真手表
      第667章 我在古代建工業
      第666章 末世之虛擬主宰
      七次郎在線視頻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圣殿
      第2章 走一個
      第3章 越王五劍
      第4章 冬狩結束
      第5章 南宮流云2
      第6章 天生一對(二)
      第7章 不修邊幅
      第8章 摳門的孫二虎
      第9章 重生富貴嫡女
      第10章 穿書之小富婆
      第11章 陷阱(4)
      第12章 往昔之憶
      第13章 這才叫神豪
      第14章 夭夭之威
      第15章 米迦勒之殤
      第16章 破妄出鏡
      第17章 我的鬼靈男友
      第18章 殺氣浩蕩
      第19章 雪鷹心機
      第20章 從背叛開始
      第21章 黑羽家族的異類
      第22章 姚廣孝離去
      第23章 姚木師兄
      第24章 燕柳衣之死
      第25章 東皇鐘?
      第26章 史上第一美男
      第27章 傳法
      第28章 死者復生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830章節
      第649章 逆流十八載
      第650章 劍靈怒了
      第651章 猛如虎的操作
      第652章 鬼神召喚師
      第653章 假的?真的?
      第654章 超出預料的難度
      第655章 屁股大好生養
      第656章 魂陵曲
      第657章 風家老祖
      第658章 萬劍穿心
      第659章 滄瀾吞天地丹
      第660章 蔑世錄
      第661章 軍嫂重生記
      第662章 ???
      第663章 祖神境!
      第664章 怕不怕死?
      第665章 毒性暴發
      第666章 美女的待遇
      第667章 黑色瀑布
      第668章 陷阱3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More+

      年輕的小峓子 1

      斷墨書生

      天津黨員先鋒網站

      酒暖花深

      藍宇小說

      空空大盜

      剛被獸

      年輕的小峓子 1

      忘川猶寒

      www.xmkk2018.com

      吾之明
      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