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hc6ww"></button>
      <progress id="hc6ww"></progress>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哪里可以看黃片

      鹿傾悠 862萬字 66人讀過 連載

      變化多端的戰場****** 獸皇隕落,龍變證道!

      此刻的龍變,迅速在一處無人之天中凝聚道果,天地顫動,金蓮綻放。

      證道成皇了!

      非但如此,龍變證道的瞬間,之前顫動的第六重天,第十重天,忽然穩固了許多。

      三十六重天。

      斗忽然感慨一聲,“沒想到,最后居然是龍變證道,獸臨死之前,居然想到了他?!?br>
      龍變,都快被人忽視了。

      可獸皇臨死的那一刻,居然想起了這個被遺忘的精血后裔。

      很高明,很有智慧的選擇!

      獸皇選擇其他人,人族不會答應,鎮天王幾人不會給他機會,可他選擇了龍變,才有了接下來的獸皇成全龍變。

      關鍵是,龍變證道,打亂了一些人的計劃。

      包括斗天帝的,包括神皇的,甚至包括天帝的!

      該證道的,不是龍變,而是天木和鯤鵬!

      獸皇在臨死之際,擺了他們一道。

      你們想要的,我偏偏不給!

      我哪怕死,也要破壞你們的計劃!

      神皇倒是沒說什么,只是看向那重天,微微怔神道:“龍變是獸的精血和一株妖植精血融合誕生的,他現在的道,算是完整的妖皇道嗎?”

      哪怕神皇,現在都有些好奇。

      算嗎?

      應該還不算,因為雖然源地穩固了一些,可還沒達到那個地步,這不是開辟新道的結果。

      斗天帝微微點頭,笑道:“獸畢竟是皇者,當年那株妖植并不強大,所以差距還是很大的,還是需要妖植證道!”

      “那天木那邊”

      斗天帝笑道:“之前準備讓鯤鵬和天木證道,所以天木和鯤鵬,我都有些布置,可現在”

      計劃被打亂了!

      證道的不是鯤鵬,而是龍變。

      此刻,再繼續下去,恐怕會導致人族這邊支援龍變,而不是他們預期的那樣,人族擊殺鯤鵬!

      這一反一復之間,問題就大了。

      “天木這邊,暫時不管了,現在證道,只會讓源地更穩固!”

      斗天帝選擇了放棄。

      之前的計劃是,二人證道,融合妖皇道果,二人鎮守同一重天,之后自然還有算計,他們不會便宜天帝的。

      可現在,暫時放棄了這想法。

      獸皇被殺!

      此刻,第四重天這邊,鑄神使借獸皇道果,也完成了自己的裂縫鎮壓。

      鑄神使哈哈大笑,收回了管子,狂笑道:“老子解脫了!方平,你小子讓三帝來接我,老子要走了,不陪他們玩了!”

      他完成了源地鎮壓!

      現在,帶著道果跑路就行!

      也可以走門戶離開,可是道果跑不掉,走三帝開辟的通道,道果也是可以跑的。

      “少廢話,去第九重天!”

      鎮天王暴喝一聲,廢話什么,跑路?

      往哪跑?

      老實給我去第九重天干活去!

      那邊,北皇正在被方平和老張壓著打,然而,想斬殺北皇,一時半會的恐怕不行。

      鑄神使嘿嘿直笑,也不廢話,直接開始跨越天地,瞬間進入了第五重天。

      就在他剛跨越天地,降臨第五重天的瞬間。

      鎮天王臉色大變,暴吼道:“小心!”

      “什么”

      鑄神使還沒說完,第五重天中,一柄細劍陡然穿破天地,瞬間刺入他體內!

      快,準,狠!

      這一劍,好像預備了很久,一直就在等待他降臨第五重天!

      而第五重天的主人,大家都快忘記了,因為第五重天的主人不在源地,在苦海鎮壓苦海,黎渚!

      所以在這之前,眾人都沒在乎第五重天的情況。

      然而,這一劍出現,震撼了所有人!

      有人在!

      不是別人,正是黎渚!

      黎渚好像早就歸來了,一直隱藏在第五重天,這重天是他自己的地盤,他藏在這,也沒人能發現,除非特意尋找。

      鑄神使正滿臉興奮地朝第六重天跑,哪知道忽然會被人刺殺!

      皇者都有任務,黎渚的任務就是鎮壓苦海。

      可他回來了!

      無聲無息地回來了!

      噗嗤!

      一聲金屬穿透肉身的悶響聲傳來。

      黎渚傾盡全力的一劍,突襲了毫無防備的鑄神使!

      第六重天就是鎮天王他們,第五重天就和第六重天相鄰,在剛殺了獸皇的情況下,在其他人正要去第九重天幫助方平他們的情況下,黎渚出手了!

      鑄神使眼睛睜大,好像有些不敢置信!

      細劍帶著毀滅的氣息,微微一挑,將一枚袖珍小錘子挑起,黎渚瞬間接到手上,面色冷漠,并未多言,長劍再次刺出!

      鑄神使卻是被剛剛那一劍刺穿了心臟,力量波動不穩,甚至有些無法動彈,此刻,帶著毀滅氣息的力量在他體內爆炸,他眼睜睜地看著長劍噗嗤一聲刺入自己的眼睛中!

      轟!

      腦袋內,一枚晶瑩剔透的水晶體炸裂!

      轟!

      整個人炸開!

      黎渚淡漠,掃蕩四方,手中拿著那個小錘子,露出了一抹笑容!

      鑄神使的道果!

      這家伙想要直接離開,道果居然一直帶在身上,加上前面就是他的盟友,第四重天修補完善,他不用再用道果鎮壓,所以也沒繼續放在第四重天。

      此刻,卻是便宜了黎渚。

      “黎渚!”

      一聲咆哮,怒吼,震蕩天地!

      下方,鎮天王一拳轟爆了界壁,轟隆一聲,闖入了五重天!

      黎渚居然突襲了鑄神使!

      在他們大勝的一刻,斬殺了鑄神使,他哪來的膽子!

      不,他怎么回來的?

      苦海還需要人鎮壓!

      也沒人知道黎渚離開了,他怎么無聲無息地回歸了第五重天?

      黎渚笑了一聲,沒在意正在殺來的鎮天王,輕聲道:“鑄神使,真的天才,可惜三界需要的不是天才!”

      “找死!”

      鎮天王暴怒!

      鑄神使還沒徹底死亡,肉身炸裂沒什么,他道果還在,可現在道果在黎渚這,鑄神使想復蘇都做不到,除非把道果奪回來!

      “鎮天王何必動怒,這三界,誰還能逃過這一劫?”

      黎渚淡然,笑了一聲。

      下一刻,一劍擊向小錘子!

      第五重天中,出現一條巨大的裂縫,他要破鑄神使道果,修補自己的裂縫。

      而此刻,天地之間,有人聲傳出:“黎渚,你要背叛?”

      天帝的聲音!

      黎渚淡然,輕笑道:“何來背叛之說?天帝大人讓我歸來,伏殺人族諸強,我不是做到了嗎?至于道果,這是黎渚自己的收獲,破了就破了,大人說背叛,豈不是冤枉黎某了?”

      顯然,他這次歸來,是天帝做的手腳。

      伏殺人族強者,卻是沒讓他破碎道果。

      可黎渚,顯然沒理會,這一刻的他,選擇了破碎道果!

      小錘子轟隆一聲炸裂!

      前方,鎮天王目眥欲裂,怒吼一聲,迅速突破虛空,朝黎渚殺去!

      黎渚卻是笑了起來,“鎮天王,我也只是受人脅迫,主謀可不是我”

      剛說著,轟隆一聲!

      天地顫動,一聲機械式的響聲傳來,“鑄神使,隕!”

      黎渚笑了起來,笑著笑著,臉色忽然變了!

      三界!

      當鑄神使隕的聲音傳來,不少人族震動不已!

      然而天沒黑。

      不,天本來就是黑的,獸皇隕落,天就黑了,可龍變證道,天又亮了。

      現在,光有聲音沒動靜!

      源地中。

      黎渚也是微微一震,臉色大變!

      道果破了,天地有反應了。

      可是力量呢?

      道果的力量呢?

      修補裂縫的力量呢?

      就在這一刻,有人罵道:“想伏殺老子,想屁吃呢!你他么倒是伏殺鎮老鬼啊,不行去殺方平啊,挑誰不好,你非要挑老子?”

      “老子是白癡嗎?”

      “鑄神使是白來的嗎?”

      “三界第一造假呸,第一鑄器大師是白來的嗎?”

      罵罵咧咧的!

      聲音太近了!

      就在黎渚頭頂!

      就在這一刻,一根巨大的管子,忽然罩住了黎渚,下一刻,管子另一頭對準了第五重天的裂縫。

      鑄神使身影出現,罵罵咧咧道:“虧大了,你他么的居然殺了老子的神棍分身,最后一個了,這就沒了,老子幾萬年的積蓄??!”

      “”

      不遠處,鎮天王都是一愣,“你沒死?”

      “廢話!”

      鑄神使罵道:“這么想老子死?老子不死之身,千變萬化,造假專家,既然方平說了這次有人想干我們,老子能不小心點?就是沒想到,居然是這龜孫子暗算老子!”

      他是真沒想到伏殺他的居然是黎渚!

      之前,他懷疑過很多人,還真沒想到是黎渚,因為這家伙實力不算強,剛證道,而且還在苦海,真說起來也沒什么后臺之類的!

      其他人和皇者也許有些關聯,黎渚還真沒有。

      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和天帝攪合上了!

      當然,最后看他破碎道果,又好像沒徹底聽天帝的,不知是不是也和神皇他們攪合上了,還是他自己的主意。

      罵了一陣,鑄神使微微一愣,忽然將管子抽走。

      之前被罩住的黎渚,卻是消失不見了!

      “這”

      鑄神使都愣了一下,人呢?

      還能憑空消失?

      他制造假道果,假本尊,連聲音都給偽造出來了,就是想趁著敵人分神的瞬間弄死對手,所以剛剛罩住黎渚的瞬間,他覺得黎渚死定了。

      可現在,人呢?

      很快,他知道人在哪了!

      就在此刻,第十八重天那邊正在往這邊趕來的諸皇,忽然,一人身邊多了一人!

      好像憑空出現一般!

      黎渚!

      黎渚一出來,臉色有些發白,微微躬身,朝身邊一人施禮,略顯疲憊道:“多謝地皇搭救!”

      地皇!

      此刻,地皇笑了一聲,看了一眼黎渚,又看了看前方還在持續的戰斗,笑道:“沒事便好!”

      地皇和黎渚!

      那邊,人皇掃了一眼,笑了笑,朗聲道:“鴻道兄倒是信任黎王主,居然對黎王主開辟了道果!”

      是的,同源!

      不但同源,還是同道!

      二人都是地界皇者!

      所以黎渚才能此刻,通過地皇開辟的道果通道,本源之道,讓黎渚躲過一劫。

      地皇,也曾修煉過地皇大道,后來融合了而已。

      這一刻,居然無比信任黎渚,直接開放道果大道,任由對方出入!

      地皇身邊,鴻坤眼神閃爍,連他都不知道這情況。

      父皇居然和黎渚關系如此密切!

      有些出人預料!

      然而,地皇卻是笑呵呵道:“坤兒,看什么,你弟弟!地界,我鴻家的,能讓別人隨便掌控?”

      鴻坤:“”

      弟弟?

      鴻坤臉都變了,老子哪來的弟弟?

      鴻宇不就是嗎?

      怎么還有個黎渚!

      他真驚呆了!

      何止他,三界諸皇恐怕都驚呆了!

      地皇卻是不太在意,笑呵呵道:“閑來無事,游蕩地界,一夜風流,哎原以為皇道之軀,不可能再有后裔了,可天命如此”

      鴻一副無力的表情,你爹我也不想的。

      可沒辦法??!

      皇者都能誕生后裔,他也沒辦法。

      鴻坤真的驚呆了,這么說,地界,一直都在他家掌控著!

      先是鴻宇,接著是黎渚,這兩位其實一直在掌控著地界,黎渚甚至因此而成皇!

      “那”

      鴻坤很快皺眉,弟弟不弟弟的再說,他現在皺眉的是,為何讓黎渚去殺人族強者,這不是給他們招惹強敵嗎?

      黎渚此刻倒是恢復了一些,好像知道鴻坤要說什么,輕笑道:“非是我們要殺,而是除人族之外,都要殺他們!”

      順勢而為罷了,何況沒有天帝的話,他也回不來源地。

      真殺了鑄神使,他也可脫離源地。

      這一刻,鴻坤不再說什么了。

      其他人,卻是有些失神,地皇這老東西,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

      大兒子成皇了,小兒子成皇了!

      至于鴻宇,上次被救下之后就消失了,好像寂滅了一般,可真的寂滅了嗎?

      那顆生命星辰,可也有大量的好東西在里面。

      鴻宇不會也要成皇了吧?

      真要如此,一門四皇,那太可怕了!

      而這一刻,第九重天,方平冷聲喝道:“地皇,你在找死!”

      地皇居然讓黎渚伏殺人族強者,該殺!

      地皇繼續朝第九重天趕去,聞言笑道:“方平,黎渚也是聽從天帝之令,沒有黎渚還有別人,何況,造不是沒死嗎?

      黎渚出手,總比其他人出手要好,否則其他人出手,造可能已經死了!”

      方平臉色冰寒!

      沒再搭理他,黎渚是地皇一家的,他也有些震撼。

      地皇這家伙,這些年一直在三界游蕩,后手很多,安排很多!

      而且天極之前和方平說過,地皇可能和斗天帝關系匪淺。

      這一方,實力不弱!

      地皇,斗天帝,鴻坤,黎渚,這些人都可能是一伙的!

      神皇也有自己的安排和后手,神皇說三界四位棋手,算上了斗天帝,并非無因!

      昔年,地皇寂滅,從源地消失,也有可能是斗天帝安排的。

      甚至當年斗天帝闖入本源,據說就是被地皇坑的,而西皇卻是說,可能是斗天帝和地皇唱了雙簧,主動入坑的!

      黎渚

      黎渚居然是地皇的兒子,方平是真的有些驚訝和意外。

      不過,不管如何,這些人都算是敵人!

      方平冷哼一聲,“地皇,原以為你能站在我這一邊,現在看來遲早要死一方!”

      黎渚是誰?

      地窟的王主,妖植王庭的王主,這些年人族的血案,十之**都是黎渚統領下的地窟強者做下的。

      “方平,我可是救過你數次!”

      地皇朗聲笑道:“你在神教,若不是我救你,你豈能活到現在?之后對敵,若不是我幫你幾次,你又如何能活到現在?

      地界和人間之爭,非你我所愿,只是不得不爭”

      方平懶得回話!

      鴻宇一句復生之種在人間,造成了人間和地窟的大戰開啟,之后,黎渚統帥地窟王庭,更是在外域和人族發生了無數血戰。

      地皇一句非你我所愿,就能撇清一切?

      何況,地皇恐怕不安好心!

      他原以為地皇可能有心聯手人族,如今看來,并非如此!

      方平不再管他,一刀劈出,噗嗤一聲,北皇強悍的手臂被斬斷!

      北皇臉色冰寒,獸皇已經死了,現在鎮天王他們都快趕到了,這一次,若是如此,他恐怕逃不掉了。

      可他不甘心!

      “天帝,我愿交出道果!”

      這一刻,北皇改變了主意,他愿意交出道果,換今日不死。

      天帝,一定還有后手,有布置!

      之前,那位虛影,可能真的是天帝的人!

      鴻、昊、紀三人中,必有一人是和天帝合作的!

      鴻現在看來不太可能,他可能是斗天帝的合作對象,那東皇和人皇,有一人應該是天帝的合作伙伴。

      是誰?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這些人要趕來,還需要一點時間,可他撐不住了,他只希望天帝還有辦法阻止,這是源地,是天帝的地盤,天帝可以做到的!

      天帝可以救他嗎?

      下一刻,天帝有了回應。

      “方平,張濤,殺了玄,對你們無益”

      話落,那邊正在趕來的鎮天王幾人,忽然臉色大變!

      轟隆??!

      他們鎮守的天地,此刻忽然動蕩起來,鎮天王幾人的力量迅速被壓制,被消耗!

      源地在動蕩!

      天帝在震動源地!

      方平和張濤還好,可那幾位,除了鑄神使,其實都受到源地掌控,天帝不知道能不能直接掌控他們,可現在,震動源地,卻是影響到了他們!

      “天狗,去救玄!”

      這時候,天帝聲音再次傳來。

      天狗!

      這狗,是天帝安排的,而且大道還在仙源掌控之中。

      已經趕到八重天的天狗,快要抵達方平他們這邊了。

      此刻聽聞此言,忽然齜牙咧嘴,咆哮道:“救你祖宗!快把老子大道給放了,老子就去救,要不然,別做夢了!”

      欺狗太甚!

      居然把自己大道掌控了,還說自己人,信你個鬼!

      天狗桀驁不馴,壓根就沒搭理天帝的心思。

      何況,老子也是天帝好不好!

      其他人大道震動,天狗可沒有,顯然,天帝在控制。

      天帝也不生氣,笑了一聲,下一刻,一道投影映射而來,投影力量不算太強大,可這道投影,此刻卻是迅速沖向天狗!

      天狗張口就要咬過去!

      可這投影,卻是迅速消失,下一刻,天狗咆哮了起來,怒吼道:“你敢入侵本帝大道!”

      它的大道被仙源控制了!

      而此刻,大道卻是被人入侵了,天帝的投影!

      “借你肉身一用!”

      天帝笑聲傳來,天狗不愿意不行,這狗,就是他養的。

      大道還在掌控之中!

      既然天狗不樂意,那先借天狗肉身用一下,去救援玄,倒不是為了玄,而是為了玄的道果。

      獸皇死了,第六重天此刻正在破碎。

      北皇再死,第十重天也要大亂。

      天狗劇烈咆哮,掙扎!

      可是效果不算太好!

      這一幕,也讓所有大道被掌控的人驚懼!

      包括黎渚!

      他的大道也在掌控之中!

      他也沒料到,居然還能強行奪取肉身,入侵大道,這算奪舍嗎?

      而地皇,微微蹙眉,卻是沒太多的擔憂。

      見黎渚有些不安,地皇笑了笑,不在意道:“無妨,你之大道,乃是地皇之道,和我的大道有一些重合融合,掌控不了我,自然掌控不了你!”

      他還真沒太在意,黎渚大道雖然也在掌控中,可若是他愿意,地皇能破開仙源的限制!

      他自己就在仙源上做過手腳,豈會擔心這個。

      他不擔心,可天狗這時候卻是咆哮聲震天,然而,沒用!

      天狗漸漸感覺自己身體不受控制了,包括大道都不聽話了!

      而就在這時候,一只貓忽然出現,忽然跳到了天狗頭上!

      蒼貓!

      “喵嗚?”

      蒼貓叫喚一聲,好像在確定天狗還有沒有活著!

      天狗咆哮聲再起,“蠢貓,走開,這肉身不受老子控制了”

      此刻的天狗,居然有攻擊蒼貓的趨勢。

      天帝聲音傳來,“蒼貓,此事和你無關,去一邊待著”

      他話都沒說完,蒼貓忽然貓世界一動!

      下一刻,天狗出現在了貓世界中!

      貓世界中,黑泥潭還在。

      蒼貓瞬間將天狗挪移到了黑泥潭附近,一只小貓出現,喵嗚叫道:“大狗,自爆呀,很好玩的!”

      “”

      天狗呆滯,你他么的,蠢貓讓我自爆?

      “沒事啦,炸死了本貓,這黑泥潭就出現在源地了,源地會被黑泥潭入侵的,看這大壞蛋敢不敢了快點呀!”

      蒼貓催促,天狗也是狠了心,它還是真的相信蒼貓!

      自己雖然被人操控了肉身,可自爆,那可不用太多精力,想活難,想死還不容易!

      下一刻,狗頭猙獰!

      那就自爆!

      轟!

      氣血暴動剛起,天帝失笑聲傳來,“你們這貓狗哎!”

      輕嘆一聲,天帝氣息忽然消失!

      天狗卻是有些失控,急忙吼道:“他跑了,老子不想死,大貓,快鎮壓一下老子的氣血暴動!”

      自爆到了半途,天帝跑了!

      這混蛋,上了它居然就不負責任地跑了!

      而蒼貓,此刻卻是沒管它!

      這一刻的蒼貓,忽然迅速跑了,真身跑了!

      跑到了三門附近,轟隆一聲擊碎了三門,走出了源地,下一刻,直接從本源宇宙中迅速破開蒼穹,瞬間進入了九重天!

      靈皇微微蹙眉。

      蒼貓卻是沒管她,忽然吐出了一條狗,也不廢話,一尾巴將天狗抽飛,飛向靈皇,飛向仙源!

      “大胖子,它要炸了,你不救它它就炸了呀”

      靈皇皺眉,天狗則是驚恐的瘋狂吼叫!

      “救一下,救一下本帝,不然不然本帝在三界公開你洗澡的影像!”

      “”

      靈皇臉色瞬間鐵青!

      下一刻,靈皇出手,一手抓住天狗,另一只手抓住天狗的腦袋,轟隆一聲,捏的天狗腦袋炸開,不過身上的失控力量倒是找到了宣泄口!

      瞬間朝靈皇涌去!

      一位皇者自爆,哪怕天狗不算太強大,此刻也讓靈皇有些吃力,而就在這時候,一只貓,瞬移一般,瞬間出現在仙源之前。

      噗嗤一聲!

      一尾巴將一條巨大的大道掃斷!

      接著,蒼貓頭也不回,瞬間跑路!

      至于天狗不要了!

      本貓已經幫你打斷了大道控制,至于大胖子應該不會殺你的吧?

      不知道呀!

      大狗自己自求多福吧,好好說話,應該不會被殺吧?

      蒼貓跑的倒是飛快,靈皇攥著天狗再次長出來的腦袋,臉色微變,輕哼一聲,沒再管蒼貓,玉手握拳,一拳再次打下!

      轟??!

      狗頭再次被打爆!

      天狗都快瘋了,“你你別逼本帝”

      轟!

      腦袋剛長出來,再次被打爆!

      靈皇冷冷道:“救你,免得氣血暴動,自爆了!”

      說是這么說,可一拳又一拳,狗頭接連被打爆十多次。

      后來天狗干脆不恢復了,可不恢復腦袋,靈皇也沒放過它,打的它肉身炸裂,金色的毛發脫落無數,最后,踢死狗一般,一腳踢飛了天狗!

      不是踢死狗一般,是真的死狗!

      天狗差點被徹底打爆了!

      肉身殘缺不全,被一腳踢的不見蹤影!

      天地之間,只有天狗的無能狂怒吼聲!

      “本帝會回來的!”

      “”

      天狗重傷,卻是沒再受天帝控制,大道也被蒼貓趁機弄斷了,不再受仙源控制。

      靈皇看都沒看天狗消失的方向,面色清冷,抬頭看向九重天之上。

      源地大戰,還在持續!

      而北皇,這次真的撐不住了。

      天狗救援失敗,黎渚襲殺鑄神使失敗,這一刻,北皇已經無路可逃。夏想真實的一面****** 肖佳一口氣拿了5棟房子,當然,好處費也沒少給銷售經理。至于銷售經理有沒有被肖佳迷得三迷五道,就不得而知了,肖佳沒說,夏想也就沒問。他對肖佳有信心,不過對肖佳的魅力更有信心,尤其是經過他開發的她,現在一舉一動,要不是她刻意收斂一點,不定會有多撩人。

      肖佳的嫵媚和風情,就算不故意迷人,只要是個男人,都不免為之一動。連若菡的清冷之美,曹殊黧的純真之美,或許會有男人不喜歡她們的類型,但肖佳的風情,是個男人都會懂得。

      夏想見肖佳談論起生意,說得神采飛揚,她的嘴唇紅紅,她的臉頰粉紅,她的脖頸淺紅,或許是喝了一點紅酒的緣故,她的雙眼如一個迷人的旋渦,讓人只看一眼,就會不由自主地陷入其中。

      夏想就說:“肖佳,你越來越美了?!?br>
      “我有嗎?”肖佳見夏想欣賞她的美貌,自然心中高興,不過還是嘴硬,“沒有你今天見的人漂亮吧?”

      夏想一愣。

      “你身上的衣服全是女人的香氣,我早聞出來了?!毙ぜ训哪樕峡床怀鰜硎浅源走€是生氣,也許是一絲淡淡的失落。

      “我覺得你以后可以在京城開一家房產公司,先從中介做起,賺取第一桶金,然后再發現其他商機。比如商鋪租賃,比如二手手房買賣,應該說在十年之內,都會大有市場?!毕南胂炔惶崤说氖虑?,而是不失時機地提醒肖佳需要注意的方向——她人聰明,也有頭腦,但他有著前瞻姓的優勢,是任何人無法相比的。

      “嗯,我記下了,我會好好研究一下的,等手頭的幾棟房子出了手,我再做上兩三次,熟悉了之后,可以再考慮做大?!毙ぜ央m然心中好奇,但夏想不說,她也不會問那個女人是誰。

      夏想卻主動說了出來:“她叫連若菡,我今天來是送她到機場,因為她要出國,可能短時間內無法回來了?!币膊恢罏槭裁?,他特別有一種要訴說的沖動,在連若菡面前,可以提曹殊黧。在曹殊黧面前,也可以提連若菡,但都要小心翼翼地維持一個平衡。

      而在肖佳面前,夏想想把她當成唯一分享自己秘密的人。

      肖佳聽到從夏想嘴中說出另一個女人的名字,而且他還是一臉的幸福模樣,說不吃醋那是假的,任何女人都和男人一樣,有獨占心理。但女人就是女人,比男人更能容忍也更寬容,為了愛她們有時可以犧牲一切,所以她還是努力表現出一臉的平靜和好奇,她也知道,夏想肯對她說出秘密,就是對她百分之百的信任。

      “也不怕告訴你,肖佳,男人都是花心的動物,我也不例外,除你之外,我還有兩個女人,而且我也很愛她們。我所能做到的就是,努力對你們三個人好,不讓你們三個人有任何一個人感覺到我的不好,雖然說實話,我也確實很不好。但我想努力做到的是,和你們三個人中的任何一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會讓你們覺得是我的唯一,我能答應你的,也只有這些?!毕南虢裉斓那榫w還是不高,連若菡的離開,給他帶來的打擊不小,不僅僅是一種離別的傷感,還有一種無力感。

      他再努力,也畢竟勢單力薄,在龐大的家族面前,還是渺小得如同一棵小草。要不是他占據了重生的優勢,一點點編織了一個錯綜復雜的關系網,把各方面勢力都整合在一起,有許多人為他說話,那么在此次事件中,吳家的一個電話,就可以毀掉他一生的前途。

      感慨之余,夏想卻又有了更大的決心和動力,在努力向上邁進的同時,再一步一個腳印地構建自己的關系網和商業帝國,在以后的風云變幻中,至少可以做到自保,不至于被一個浪頭就打得沒有翻身的機會。

      面對肖佳時,他又想起了以前在公司的往事,激發了心中的懷念,就有許多話想對肖佳說出。

      夏想就將他和連若菡的事情簡略一說,只挑揀了一些重點,跳過了大部分細節,當然,還說出了連若菡的身世以及來自家族的阻力。

      肖佳聽了久久無語。

      對她而言,她一直知道夏想除她之外,肯定有別的女人,多少先不說,她本來就沒有爭寵的心思。假如說當初她和夏想在一起,就有點以身相報的意思,等到后來夏想步入仕途之后,官路越來越暢通,能量越來越大,她心中僅有一點點想要和他共度一生的想法也煙消云散,就想死心塌地地跟著他,一心一意地賺錢就行。

      肖佳的姓格中有頑強的一面,也有面對不幸命運時無奈的一面,夏想給予她幫助的太多,可以說,除了她偷出公司公章一件事情之外,所有事情都離不開夏想的幫助。也正是因為夏想,她才有了今天。她心里也清楚,如果沒有夏想替她保守秘密,如果沒有夏想借她啟動資金,如果沒有夏想將他該得的錢繼續交給她做生意,她非但沒有今天的成就,也許說不定也會被生活的艱辛壓得抬不起頭,成為了有錢男人的玩物。

      女人的一生之中遇到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不容易,夏想除了和所有的男人一樣身邊有幾個女人之外,其他男人的缺點幾乎沒有,他不虛偽不貪婪,對她又是完全地放心,幾乎所有的錢都交給她來管理,這樣的信任讓她感動,也讓她更加加倍努力,以便賺取更多的錢來回報他。

      當然肖佳身為女人,也想有一個終身依靠,夏想是最好的選擇,但他只能給自己金錢和愛護,卻給不了婚姻。她也無奈過,也嘆息過,也想過要爭一爭。不過后來也想明白了,一個人不能太貪心也不能擁有太多,否則肯定會有全部失去的一天。

      也不知經歷過多少次的心路歷程,肖佳終于可以心平氣和地接受了她不是夏想的唯一的事實,也甘愿做一輩子他身后的人。所以當夏想當著她的面說出他的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她雖然心中多少有些不好受,不過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正視了眼前的事實。

      這個男人,雖然不是自己的唯一,但他顯然將自己當成了所有女人中,唯一可以傾訴的對象,從這一點上來說,肖佳心中還是微微有些感動。

      再拿自己和連若菡相比,肖佳忽然覺得,其實自己并不是最可憐的人,連若菡雖然出身高貴,也愛上了夏想,但她卻受到了約束太多,反而不能和自己一樣,可以隨心所欲地夏想在一起,可以不在意身份,可以不在意出身,可以不在意家中的勢力……夏想不等肖佳說些什么,又說:“另一個女孩子叫曹殊黧,不出意外的話,她會成為我的妻子。和你與連若菡相比,她調皮可愛,但她一直在一帆風順的環境中長大,遠不如你們堅強讀力,很多時候會比較柔弱,所以你們也不要和她爭,更不要恨她,而應該讓著她,她就象你們的妹妹一樣,是一個讓人憐惜的女孩?!?br>
      肖佳就說:“我會當她是妹妹的……不過,可能我沒有機會見她——倒是連若菡和曹殊黧兩個人關系要好,你倒好,以后怎么處理兩個女孩子之間的關系?見過壞人,沒見你連好朋友也一起騙的。真是害死人不管償命?!?br>
      “她們兩個人以前常見面,現在見面很少了,至于以后……”夏想苦笑一聲,連若菡確實和曹殊黧見面越來越少,二人都心知肚明,都有點不愿意面對對方,現在連若菡又遠飛國外,從此天各一方,更是再難見面,萬一連若菡……估計她更不會抱著孩子來見曹殊黧了。

      “曹妹妹是不是也有出身?”肖佳就想,以現在夏想的身份,能配得上他的,肯定也是富貴之家。

      夏想見肖佳聽到連若菡出身大家族之中,也沒有太多的反應,心中也放心不少,他還擔心肖佳會有自卑的心理,現在看來,她也確實成熟了許多。也是,現在她眼界寬廣了,也有錢了,自然而然也有了底氣。

      “她是曹市長的女兒?!毕南胍矝]打算隱瞞肖佳,他相信肖佳對他的忠誠,“我和她過一段時間就會訂親,估計明年她大學畢業后,就會結婚?!?br>
      肖佳俏皮地笑了:“恭喜你呀,沒想到你也有結婚的一天?,F在想想,打雷下雨的那一天仿佛就是昨天,一轉眼,你也長大了……來,叫姐姐!”

      一瞬間,夏想也似乎回到從前,回到了重生時的那一個大雨傾盆的曰子,想起了肖佳打他的一個耳光,不由笑了:“你還真厲害,一出手就是一個耳光?!?br>
      “打你一個耳光怎么了?那算是我預支的,這兩年陪你,也算還清了吧?”肖佳提起從前,又恢復了以前的嫵媚之意,水汪汪的眼睛盯著夏想看。

      夏想雖然已經在肖佳身上馳騁多次,但還是禁受不了她的挑逗。連若菡的挑逗,有一種挑釁的意味。而肖佳的挑逗,則全是風情萬種的誘惑,是一種媚到極處的曖昧,色不迷人人自迷,只看一眼就銷魂。

      夏想只好舉手投降:“好,好,怕了你了。今天晚上先不走了,就陪你住下?,F在時間還早,我們出去轉轉,看看房子?”

      一聽說夏想要陪她看房,肖佳高興地跳了起來,抱著夏想就親了一口:“太好了,我最喜歡看房子了?,F在一看到房子,就是大把大把的鈔票?!?br>
      說起來現在的肖佳名下有佳家超市百分之六的股份,再有她的蔬菜生意,還有投資的三石風景區,身家早就過千萬了,還象一個小財迷一樣,一聽到有十幾萬的錢可賺,就高興得忘乎所以。夏想就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好象也有千萬家產了,別那么見小?!?br>
      肖佳臉一紅,不滿地說道:“我不會花錢,只會賺錢。只能賺錢才顯得生活有意義,賺到手的錢就不是錢了,只有還沒有賺到的錢,才是錢?!?br>
      按照肖佳的理論,那人的一生就什么都不要做了,天天想著賺錢就行了,因為錢是永遠也賺不完的。不過夏想對于她的財迷理論還是持謹慎的支持態度,有追求是好事,想賺錢也不是壞事,只要有正當的手法,賺再多的錢也沒有問題,只要有能力就行。

      夏想開車,陪肖佳連轉了三四個樓盤,發現肖佳的眼光確實獨特。她看中的樓盤,要么是地理位置好,要么有與眾不同的一面,總之,不愁出手。夏想就夸肖佳:“我們家肖佳確實很聰明,有眼光,而且對任何事物都接受得比較快,我估計再過幾個月,就可以籌建房產公司了?!?br>
      “那是,我越聰明就越證明你的眼光。想想看,要是我特別傻,豈不是顯得你沒水平,找了一個笨姐姐?”肖佳調笑夏想。

      “姐姐?”夏想見肖佳又自稱姐姐,不由一笑,“就比我大那么一點,就想當姐姐?說說看,當我的姐姐有什么好處沒有?”

      “當然有了,你,還有曹殊黧、連若菡在內,都一起叫我姐姐的話,我就大方一點,等連若菡為你生孩子的時候,等你和曹殊黧結婚的時候,我都送上一個大大的紅包,以顯示我作為姐姐的大度?!?br>
      “別了,你還是別添亂了,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毕南雵樍艘惶?,想起來連若菡的交待,讓他除了曹殊黧之外,不允許再有另外的女人,要是讓連若菡發現了肖佳的存在,肯定是一場不小的地震,“你只管好好賺錢,賺得越多越好,什么時候你也成立一個集團,到時我當了市長,你也好過去投資,助我一臂之力?!?br>
      “真的?那敢情好,我得好好努力了,到時少說也要以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的身份去投資,也能壯壯聲威,是不是?”肖佳雙眼放光,她一激動,雙頰之上就會浮現一層紅暈,如同天然的腮紅,格外嫵媚。

      (未完待續)



      最新章節:第952章 直呼天尊名諱

      更新時間:2022-01-26 07:02:28

      哪里可以看黃片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我為強者
      第679章 盜墓之異空間盜墓賊
      第678章 校園狂兵
      第677章 聽聽
      第676章 巨星來了
      第675章 心機女配在八零
      第674章 小演員的王妃奮斗史
      第673章 我的大佬人生
      第672章 前往異界當霸主
      第671章 商女千月
      第670章 現代咸魚生存指南
      第669章 戰至神尊
      第668章 云雪星辰錄
      第667章 少年江湖說
      第666章 黃泉出租
      哪里可以看黃片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嫁個金龜婿
      第2章 冥妻的秘密
      第3章 光之護封劍
      第4章 我的真愛
      第5章 降臨電影世界
      第6章 圣丹現世
      第7章 圣魔導師手札
      第8章 別有洞天的冷宮
      第9章 走得干干脆脆
      第10章 萬佛朝宗
      第11章 抓獲兇手
      第12章 我不是廢物
      第13章 腦x金
      第14章 天山大盜(上)
      第15章 大戰前奏
      第16章 大瞬移時代
      第17章 一對璧人(2)
      第18章 女神說明書
      第19章 別出心裁的婚禮
      第20章 我這就給你
      第21章 史上最強讀者
      第22章 校墓別
      第23章 帶勛章的士兵
      第24章 孤獨與我同步
      第25章 清妃果然沒死
      第26章 兇險1
      第27章 小兔子的絕望
      第28章 紫金浮屠草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941章節
      第649章 完美侍從(中)
      第650章 封印的仙寶!
      第651章 敬業但不夠專業
      第652章 金彪尋仙記
      第653章 虎媽貓爸
      第654章 危機凜凜
      第655章 晉級決賽
      第656章 師傅又丟了
      第657章 殺了她……
      第658章 側福晉不悠閑
      第659章 洪荒燭龍傳
      第660章 忘世雪
      第661章 巨蟒之戰
      第662章 一根欄柱
      第663章 ??
      第664章 爆料吧大明星
      第665章 餓鬼生存法則
      第666章 桃運小高手
      第667章 至尊御魂師
      第668章 輸了就是輸了
      玄幻奇幻相關閱讀 More+

      日本japanese豐滿成熟

      小夜微青

      國產精品國產三級國產av

      還君明珠小姐

      很黃很激烈的床震小說

      爪一個

      亂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哩花貓

      乳孔被撐開乳孔改造小說

      趕夜人

      污污污

      一筆而起
      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