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手心影視app載安裝

      藍莓菌 459萬字 2736人讀過 連載

      小意的女子最惹人憐****** 這個打擊面就有點太大了,他可代表不了燕市人民,曹殊黧還真給他面子,居然把小流氓的外號上升到了全體燕市人民的高度,夏想心里顫悠悠的,總算摸到了一點頭緒:“我明白了,你們和壩縣第一美女在一個特定的時刻,偶然地相遇了?!?br>
      “什么壩縣第一美女?充其量只是中等姿色罷了,比起你們家黧丫頭,差得不是一點半點!”米萱在一旁幸災樂禍了半天,忽然想起還有求于夏想,也不好意思再袖手旁觀,就出來打圓場,“也就是我們在外面吃飯的時候,正好臨桌坐著兩個美女,兩個人邊說邊吃,怎么這么巧,正好說到了你?!?br>
      夏想心想張信穎怎么這么陰魂不散,誰來壩縣都能遇到她?還真是見鬼了。

      其實遇到也正常,壩縣縣城才多大?像樣的飯店又沒有幾家,吃飯的時候偶遇再正常不過。

      事情的經過也不復雜,兩個美女,一個長臉,一個圓臉,在這樣的小地方一下子遇到兩個美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米萱和曹殊黧就多加了留心,不料一聽之下,長臉美女說她和夏想一起提了副科級,讓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然后又咬牙切齒地說夏想是個小流氓,小色狼,喜歡色瞇瞇地看她,在他還算有點帥氣的外表下,藏著一顆陰暗的混蛋之心。

      “說得還不算夸張,符合她的姓格?!毕南肽樕闲Σ[瞇的,沒有米萱想象中的驚惶失措,他又看了坐在一邊把頭扭向窗外的曹殊黧,忍俊不禁,“黧丫頭,圓臉美女說我什么壞話沒有?”

      “不理你!”曹殊黧快速地回頭看了夏想一眼,本來想只看一眼就再扭過頭去,卻見他鎮靜自若,一點也沒有壞事被揭穿的慌張,就又忘了再轉過身去,不由奇道,“你怎么一點也不誠惶誠恐,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是臉皮足夠厚,還是已經想好了瞎話?”

      米萱在一旁驚叫起來:“哎呀,你們兩個人別鬧了,有事說事,真是的,一個比一個能裝,真讓人不省心。我替黧丫頭說吧,圓臉美女好象也認識你,她說話柔柔的,聲音又低,我們沒有聽清,好象就是說你其實是一個好人,心眼不壞……”

      夏想心底響起一聲嘆息,他所料不差,和張信穎一起吃飯的,果然是楊貝。

      夏想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就將他和張信穎之間的是是非非說了一遍,聽完之后,米萱打趣曹殊黧:“他說的是瞎話還是真話?”

      曹殊黧推了米萱一把:“去,一邊去,沒你的事?!比缓笥终酒鹕韥?,原地轉了一個圈,自言自語地說道,“管他是瞎話還是真話,關我什么事?今天天氣真好,要去哪里玩呢?這是一個難題?!?br>
      “你們家黧丫頭真是太調皮了!”米萱感慨地說道,“你們兩個人一鬧,結果倒好,沒人回答我關于馮總的問題了?!?br>
      “什么他們家黧丫頭,米萱,我正式警告你,不許胡說八道!”曹殊黧余怒未消的樣子,氣勢洶洶地沖米萱嚷道,她不知道,她假裝發怒的時候不但一點也不嚇人,還無比可愛,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出狡黠的笑意。

      夏想就笑:“馮總高大威武,很有男人氣概。不過據說有點怕老婆!”

      米萱一聽頓時泄了氣:“怕老婆的男人怎么叫有男人氣概?算了,不想了,反正天下的好男人早被搶光了,就連你長得黑不溜秋的也有人要,真是沒天理了?!?br>
      “夏想不黑,那叫健康色,懂不懂?”曹殊黧一把拉過夏想的手,轉身就走,“走,不理她了,真受不了她整天亂說一氣,總愛背后說人壞話。其實飯店里遇到那個張信穎,她說你是小流氓,調戲她,我根本不信,就是萱姐非說要考驗考驗你,非說你三心二意,肯定對她有意思……她長得一般般,你怎么會看上她,是不是夏想?”

      知我者,黧丫頭也,夏想急忙點點頭表示贊同,不料曹殊黧接下來一句話差點讓他跳起來:“我覺得憑你的眼光,寧肯調戲旁邊的圓臉美女,也不會去調戲張信穎,對不對?”

      女人的直覺有時還真是準確得嚇人,夏想被說中心事,差點心一跳臉一紅,不過他還是強作鎮靜:“開什么玩笑?我是隨便調戲別人的人?說實話,來壩縣之后,我反而被張信穎給調戲了,真是丟人?!?br>
      “不過我總覺得圓臉美女說話時的口氣不太對,好象她認識你一樣?你是不是也認識她,她叫什么名字?”一直來到樓下,曹殊黧還緊緊拉住夏想不放,好象生怕他跑了一樣。

      夏想被曹殊黧溫熱的小手牽著,想要躲開也不行,就用另一只手撓撓頭,說道:“說實話還是說假話?”

      “你看著辦!”曹殊黧倒也干脆,仰著小臉,目不轉睛地盯著夏想的眼睛。她的眼睛亮晶晶,不摻雜一絲雜質,仿佛一汪清水,清澈見底,讓人不忍心有一丁點騙她的心思。

      曹殊黧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襯衣,脖間系了一個紫色的細繩,繩子一端系著一個十分精致的銀鎖,非常好看。她下身是一條藍色布裙,剛剛蓋住膝蓋,露出的小腿粉粉的,肉肉的,讓她的青春氣息一覽無余。

      夏想的目光落在她脖間的銀鎖上,心想以她局長千金的身份,珠寶首飾肯定不缺,為什么偏偏要戴一個并不值錢的銀鎖?正胡思亂想時,忽然感覺腿上一疼,原來是被曹殊黧不輕不重地踢了一腳。

      曹殊黧臉上飛紅,松開夏想的手,捂住胸口:“眼都直了,真丟人!你剛才的樣子真丑,丑八怪!”

      夏想嘿嘿一笑:“我看的是你的銀鎖,不是別的……你別想歪了?!?br>
      “你才想歪了,看了就看了,還不承認,真沒擔待?!辈苁怊蟛环?,“別打岔,還沒說你到底認識不認識圓臉美女?銀鎖的事情,看你表現我再決定是不是告訴你?!?br>
      米萱也下了樓,不滿地說道:“黧丫頭,你肯定又在背后說我壞話,是不是?好吧,算我自討沒趣,每次想幫你,每次都被你出賣,你說你怎么就這么外向?人家夏想還沒有承諾你什么,你就這么快就主動認輸了?你太讓我失望了?!?br>
      “我不用你幫,你哪里是幫忙?純粹是沒事找事,無事生非!”曹殊黧不理會米萱的冷嘲熱諷,“我就是不允許你說夏想壞話,要說他的壞話,也得讓我來說?!?br>
      米萱被嗆得說不出話,張了張嘴,最后還是嘆了一口氣:“以后我要是生孩子,一定得生一個男孩,要不非得氣死不可?!庇謸u了搖頭,“我決定了,你們兩個人的事情我以后不再多說一句話,我要是再多管閑事的話,我就是小狗!”

      “咯咯……”曹殊黧開心地笑了起來,挽住夏想的胳膊,“聽到沒有?總想搬弄是非的人終于敗了,這下好了,以后沒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總說你壞話了?!?br>
      米萱被曹殊黧毫不留情地揭穿,臉不紅心不跳,好象做了應該做的事情一樣,站在一邊看夏想的反應。夏想也知道米萱是為了曹殊黧好,也是怕她太單純,被人騙,從一個姐姐的角度考慮,米萱的所作所為也無可挑剔,雖然她多少有點惡作劇的心理,估計還有點添油加醋,所以才在惹得曹殊黧對他生氣的同時,也對她大為不滿。

      夏想可不是沖動的毛頭小伙子,才不會被米萱理所應當的態度氣到,他憨厚地笑了笑:“萱姐應該也是為了你好,你就體諒一下她,好不好,黧丫頭?雖然有時也不排除她多少有點嫉妒你的心理!”

      “她就是嫉妒我……”曹殊黧挑釁似地看了米萱一眼,又轉過身來看夏想,柔情似水,“這話我愛聽,還是你聰明,一下就看穿了萱姐不懷好意的內心?!?br>
      米萱受不了了,落荒而逃:“狼狽為殲!夫唱婦隨!”

      米萱一走,曹殊黧又松開了夏想的胳膊,低頭去踢腳的小草,好象小草惹她生氣一樣:“圓臉美女是不是你的初戀情人?”

      曹殊黧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子,她明明猜到了什么,卻偏偏不說,還要假裝站在夏想一邊,故意氣跑米萱,其實就是不想讓米萱知道太多事情,怕她多事。她雖然也心里不舒服,不過也就是耍耍賴,發發小孩脾氣,誰還能跟小孩過不去不是?所以她的撒嬌式生氣方式,遠比質問和無理取鬧高明了太多。

      夏想也被她小意委屈的樣子打動,上前抓住她的小手,感覺到她輕微掙扎一下,就又不動了,心里就有些柔軟有些感動:“我沒有故意瞞你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過去了,就不想再提。沒想到,你和楊貝還挺有緣份,吃飯都能吃到見面……”

      曹殊黧低著頭,輕輕“嗯”了一聲:“不想說就別說了,我又沒有非要問你過去怎么樣,就是好奇她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孩?我覺得她確實比張信穎漂亮,也挺溫柔可人的,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我一見到她,就總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好象,就好象……”

      她輕輕推了夏想一下:“你來說,我不說了!”

      夏想點點頭,就將他和楊貝之間的故事簡單一說,對于楊貝一回到壩縣就選擇了劉河,他也含蓄地說了出來,倒沒有指責楊貝的意思,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也算是給曹殊黧一個交待。

      曹殊黧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道是好奇還是窺視,滴溜溜在夏想臉上轉個不停,突然一下又笑了:“我知道我對她是什么感覺了,就是聽她說話的聲音,感覺好軟好綿,讓人聽了直想發困。她是不是平常也說話慢慢的,脾氣也是溫吞吞的?”

      夏想被她的小模小樣逗樂了,伸手去揪她的耳朵:“行了,別總愛打聽這些過去的事情了,說說你今天的計劃,想去哪里?我可事先聲明,我只能陪你半天,下午還有事,要開會?!?br>
      曹殊黧噘起了小嘴:“我就是想不明白,只要兩個人在一起高高興興,快快樂樂,比什么不好?只要開心了,吃點苦受點累算什么?再說留在燕市多好,總比在一個小縣城強太多了,真沒眼界?!?br>
      夏想笑笑沒有說話,曹殊黧話是說得不錯,但一個人的出身不同,地位不同,就決定了眼界不同。她是局長千金,從小到大一帆風順,不知道生活有太多不如意的地方,世間愛慕虛榮的女子太多,真正能做到生死相許的,或許只是一個傳說。男人女人,除了生理的不同之外,其實對物質的追求和享受是相同的,只不過有人表現得明顯,有人不太明顯罷了。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當然與許多高傲如天上彩云的高干千金相比,曹殊黧可愛怡人,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

      曹殊黧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笑嘻嘻地挽住了夏想的胳膊:“上一次在佳家超市我不是假扮過你的女朋友,好象沒有給你丟人吧?要不今天我再假扮一次,讓楊貝看看,她的選擇是多么的錯誤!讓她后悔死!”

      夏想被她小臉上一臉的堅決和憤憤不平逗樂了:“萬一她一見你,就又后悔了,非要再回來找我,和我重歸于好,怎么辦?”

      “笨蛋!”曹殊黧伸手彈了夏想一個腦奔,“好馬不吃回頭草,她不是好馬,難道你也不是?”言外之意是,在有新草可以選擇的情況下,再回頭吃舊草的人,肯定是傻瓜。

      夏想被曹殊黧罵成笨蛋,也不生氣,憨笑著去撓頭,卻被她一把把手拉了下來:“別撓頭了,我一看你撓頭,就總覺得你在想什么壞主意?!?br>
      這也能看出來?夏想無語了,只好認輸。

      他準備帶曹殊黧去找米萱,電話響了,居然是鄭謙的電話。鄭謙的聲音聽上去很焦急:“夏秘書,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br>
      出了什么事?夏想也是一愣,在他的印象中,鄭謙一直都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有點驚惶失措,就說:“我在縣委招待所,有事您請講,鄭書記?!?br>
      (未完待續)無論對錯(萬更求訂閱)****** 棍圣死了,斷識死了。

      初武天地破了。

      這一刻,強者們都不敢置信。

      而方平,撇撇嘴,有些遺憾,輕聲道:“倒是炸一下啊,死至強都沒牌面的?!?br>
      太可惜了!

      死了倆破八,你不天地震動?

      你不本源震動?

      你倒是動一動??!

      結果,死的還不如一個絕巔動靜大,方平覺得太遺憾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親手殺破八呢。

      掌兵使不是他殺的,之前殺的道樹是破九。

      破八……首殺呢!

      方平有些遺憾,手持長刀,看向那邊呆滯的幾人,笑道:“看我干嘛?大狗,掌天你的,大貓,槍神你的,拳神,我陪你玩玩?”

      說著,方平踱步而來,一刀劈出,轟隆一聲,一位破七被他直接劈成了兩半。

      尸體之上,氣血涌現。

      方平長刀挑動,直接挑飛,再次落入李老頭那邊。

      方平面帶笑容,卻是如同惡魔。

      殺人不要太輕松!

      他的分身,此刻迅速朝那些破六破七的天王殺去。

      天臂幾人臉色呆滯之下,很快,冥神反應了過來,大吼道:“不要,方平,他們什么都不知道,他們剛從天墳出來,方平……”

      方平笑道:“既然這么蠢,那就殺了好了!冥神,我們還是朋友,是初武滅,還是他們滅……我相信你們有個很好的選擇?!?br>
      “方平……”

      冥神眼中露出絕望之色。

      他沒想殺拳神他們,真的,初武強者不多了。

      八位破八是他們的底蘊,也是他們的一切。

      現在……死了兩位了。

      拳神更是接近破九,這是初武的希望。

      可現在,完了,真的完了。

      方平是破九強者!

      拳神此刻也回神了,忽然好像蒼老了許多。

      看著方平,拳神再看看被殺的斷識和棍圣,聲音有些沙啞,“你破九了?”

      方平笑道:“你猜?”

      “你……為何之前不說!”

      拳神有些癲狂!

      之前方平說了,他不會出手的。

      方平笑呵呵道:“人啊,為什么都是這德行!我破九,關你屁事,干嘛要告訴你!”

      笑的譏嘲!

      我干嘛告訴你?

      我留一手不行嗎?

      拳神雙眼血紅,他和棍圣幾人被鎮壓八千年,才出來沒幾天,昔年皇者都沒他們,今日,五人死了兩人!

      “破九……破九又如何!”

      拳神暴吼一聲,渾身氣血燃燒!

      轟隆一聲!

      拳神這時候氣血強大的駭人,他直接燃燒了氣血,破九又如何?

      方平,他要殺了方平報仇!

      “好強!”

      方平稱贊一聲。

      “真強!”

      “道樹活著,都未必能殺你,有希望被你逃過一劫?!?br>
      太強了!

      拳神接近4000萬卡氣血,此刻燃燒氣血,隱約間有打破九重天的跡象。

      道樹復生,和拳神交手,拳神哪怕不敵,逃生還是有希望的。

      可現在……初武天地破了啊。

      方平極限超過了6000萬卡!

      這是皇者們證道成功后,修煉了數萬年的結果,這才達到了方平這地步。

      差距超過了2000萬卡!

      方平不急,不慌。

      笑盈盈的,隨手一刀,將一位破六天王斬斷,再次一挑,挑飛到了鐵頭那邊。

      “我是魔??!九皇都用初武修煉,那我也不客氣了,謝謝拳神饋贈了!”

      方平笑的開懷。

      拳神雙眼赤紅,也不再說什么,一拳轟向方平。

      方平一臉的玩味,“別說,我還真沒試過東皇的手段,今日要不拿你練練手?”

      說著,虛空中,涌現一些生命力和精神力。

      拳神精神力不算強,方平可以迅速捕捉。

      拳影瞬間落入其中,轟隆一聲,如同化學反應一般,眨眼間,三股力量融合,下一刻,大量的原力涌現。

      方平笑了,這招式真好用!

      強大的原力,其中氣血全都是拳神自己提供的!

      方平長刀一挑,原力團飛出,一位破七強者剛要和方平分身作戰,原力團瞬間降臨!

      全力以赴的拳神,氣血只是其中一部分,可想而知,這原力團有多強!

      轟??!

      一聲爆鳴,這位破七直接炸的粉碎!

      方平微微蹙眉,“太強,可惜了,炸沒了,連兵器都給炸沒了,拳神,別太用力了!”

      拳神雙眼血紅,都快滴血了!

      “昊的手段!”

      拳神如同野獸一般嘶吼,這是東皇的手段!

      那位破七,也可以說是死在他手上!

      不可能,方平怎么可能這么強?

      哪怕他破九,自己隱約破九,方平也沒這么輕松應對自己!

      不,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方平的手段,比萬年前的一些皇者還要強大!

      不是三萬年前,是萬年前!

      拳神怒吼一聲,再次朝方平殺來,這一次不是氣血轟殺,而是直接朝方平殺來,他要近身搏殺!

      “方平……”

      冥神恍惚,臉色太復雜了。

      不……死太多人了!

      一眨眼,死了兩位破八,兩位破七,好幾位破六境了。

      不,再死下去,初武損失太慘重了。

      那邊,天狗完全壓制了掌天,蒼貓幾乎是在逗槍神玩。

      這貓,尾巴卷著棍圣的長棍,正在敲槍神腦袋,一敲一個包,好像想把槍神敲成釋迦牟尼。

      槍神也要瘋了!

      此刻瘋狂咆哮,恥辱!

      蒼貓在羞辱他!

      “天臂……”

      冥神陡然看向天臂,面露祈求之色。

      不要再殺了!

      再殺下去,拳神他們死了,初武就廢了一半了。

      可現在,他看懂了。

      方平破九了,而且不是簡單的剛破九那種!

      蒼貓……好像也破九了。

      天狗破二門。

      這些人都太強了!

      除非自己三人出手,聯手拳神他們。

      可是……他怕。

      他不是怕死,是怕初武會徹底覆滅。

      方平比之前現身的人皇還要強許多,他怕自己幾人出手,會死的,會連累整個初武都覆滅的。

      “不……天臂,天臂……”

      冥神看向天臂,天臂和方平交好,這是唯一的希望了!

      天臂也是恍惚,此刻卻是清醒了,急忙吼道:“人王,初武愿臣服!拳神他們剛出天墳,他們不知道人王厲害,人王,饒了他們吧,初武愿臣服!”

      “臣服?”

      方平饒有趣味地問了一句,下一刻,拳神陡然怒道:“臣服?滾開!老夫既然有眼無珠,那就死于他手,初武永不臣服!”

      “殺!”

      “拳鎮萬界!”

      拳神一拳殺出,整個大殿瞬間四分五裂,徹底粉碎。

      轟隆一聲,這一方大陸都在顫動。

      天地之間,一道拳影覆蓋三界。

      方平掃了一眼,笑了,

      “還是有點動靜的!”

      這一刻的拳神,甚至已經破九了!

      氣血在劇烈燃燒,瞬間,轟擊了方平上千拳。

      方平淡淡道:“臨死之前,倒是有些爺們氣概,就是腦子太蠢,我方平那么容易招惹,三界還用害怕我嗎?”

      說的理所當然。

      拳神什么都好,就是被關久了,腦子不清醒!

      方平相信這位也是想為初武而戰……可我方平不是你的踏腳石。

      殺!

      方平沒客氣,也沒理會天臂,拳神幾人,他必殺!

      殺了幾個之后,再放棄,那才是真的留下了麻煩。

      天臂這些人的面子,只能買他們自己的命,而不是拳神他們的。

      此刻,哪怕這三人也出手,方平也不懼。

      因為方平已經再次捏碎了玉佩,鎮天王真的要來了。

      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罵街,不過就算罵街,也沒用,這老家伙該出手還得出手。

      三位皇者,來圍殺你們初武,夠看得起你們了吧?

      和拳神交戰,方平一刀又一刀,砍的拳神渾身血液飆射。

      而方平,游走在戰場之上,完全操控了全局。

      噗嗤!

      又一位破七被殺!

      “走??!”

      拳神嘶吼,玉骨,血肉,都在燃燒!

      “走??!是老夫對不住你們,走??!”

      拳神嘶吼,聲音中夾雜著痛苦。

      他判斷錯了形勢!

      跟隨他們的強者,正在被屠殺。

      這些人,都是純粹的初武??!

      修本源的,幾乎都在冥神那邊,這一戰敗落,初武真的要徹底衰落了。

      冥神那邊,純粹的初武也就十多位。

      剩下都在他這邊!

      “大人!”

      “師尊!”

      那些強者,也是浴血廝殺,不甘心,不愿意,悲憤,怨恨……

      然而,有用嗎?

      “轟??!”

      一位破六巔峰強者,轟隆一聲跪下,聲如泣血,聲嘶力竭地吼道:“冥神大人,大人,救拳神大人……大人……”

      冥神面露掙扎之色。

      可以救嗎?

      他們三人出手,還是有些希望的。

      可是……

      會讓初武徹底覆滅的!

      拳神一邊和方平交戰,一邊吼道:“廢物,誰讓你跪下的?滾開!要不戰死,要不逃跑,滾開!”

      拳神也不是真傻!

      他沒提讓冥神他們幫忙,他感受到了,這是初武的希望,最后的希望了。

      不能讓他們出手!

      就在此刻,拳神忽然心中一動,忽然看向冥神,視線中流露出祈求之色。

      冥神微微一怔。

      “求你了……”

      眼神中流出了不曾有過的虛弱,不曾有過的渴求。

      求你了!

      冥神眼中悲色一閃而逝,忽然搖頭,朝一旁的天臂看了一眼。

      拳神一滯,接著好像了然,憤怒咆哮一聲!

      “殺!”

      轟!

      如同瘋魔,拳神徹底燃燒自己,瘋狂轟擊方平,哪怕方平實力強大,此刻也微微后退了幾步。

      就在此刻,拳神瞬間突破封鎖。

      沒有逃跑!

      直沖天臂!

      天臂臉色一變,卻是看到了拳神渴求的眼神,虛弱的眼神,以及……死志。

      天臂眼中也是悲色閃現,接著重重點頭。

      “多謝!”

      拳神嘴唇微微動了動,卻是沒有說出聲。

      后方,方平剛要一刀劈下。

      拳神忽然哈哈大笑,全身都在燃燒,凄笑道:“老夫該走了,八千年前就該走了,茍活八千年,昔年陽神說我會破滅初武,我不信……今日我信了,哈哈哈!”

      “陽神,天帝,昊,穹,斗……”

      “初武的老家伙走了,我等你們一起上路!”

      這一刻,拳神有些恍惚,想到了四萬年前。

      武道初開辟,一些人族天賦異稟,走出了自己的武道。

      其中就有他喊的五人,也有他,有劍神,有刀神,有火神,有冥神……

      他們,是最古老的那批人。

      后來,死了很多人。

      后來,他被鎮壓了。

      再后來,他出來了……初武……因他差點覆滅了。

      瘋狂,不甘,一切的一切,讓他早已瘋魔。

      初武不該敗的!

      初武沒敗給其他人,敗給了自己人。

      天帝他們是自己的兄弟,道友,可他們背叛了初武!

      轟??!

      強烈至極的氣血之力,瞬間涌入了天臂體內。

      是的,這是拳神最后的希望。

      他原本想融合給冥神,冥神卻是知道,不可以!

      他融合拳神,可能會破九。

      他擔心會被方平忌憚,從而被斬殺。

      唯有融合給天臂!

      天臂還沒破二門,哪怕融合了拳神也無法破九,天臂和李寒松關系不錯,和方平也關系不錯,方平可能不會阻止,也不會殺天臂。

      這才是拳神選擇了天臂的原因!

      拳神已經知道,無路可走。

      方平不是一般的破九!

      與其死在方平手中,不如彌補一些自己的過錯,他不該對方平他們下手,只是現在后悔也晚了!

      轟隆??!

      天臂全身骨骼在變化,氣血在強大。

      拳神和他都是用拳的強者,只是天臂之前的兵器被他自爆了,此刻,拳神手中的一副拳套卻是瞬間融入他手中,天槍被拳神用氣血融化,融入拳套中!

      他在為天臂鍛造神兵!

      后方,方平臉色變幻。

      拳神,很強。

      他用不著拳神幫自己,可拳神若是融入李老頭,也許可以讓李老頭具備破八戰力,成為巔峰強者。

      可現在,他在融合天臂。

      自己,要阻攔嗎?

      自己屠殺初武強者,天臂這些人沒有怨言嗎?

      這些人強大了,會不會對人族下手,報仇雪恨?

      方平心中有個念頭,“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魔性!

      殺了這些人,屠了初武!

      包括天臂和冥神這些人!

      斬草除根!

      就在此刻,肩膀上微微一沉,蒼貓用尾巴卷著棍子,敲著方平腦袋,好奇道:“他在干嘛呀?”

      “……”

      方平側頭看了一眼蒼貓,眼神變幻。

      是故意的,還是真的無意的?

      剛剛那瞬間,他殺機大盛!

      他甚至想要全滅了初武!

      這貓,打斷了他的思路。

      方平臉色變幻一陣,沒再管拳神,心中有些憋的慌,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產生這樣的念頭,可方平知道,現在的他,的確比以前魔性更大!

      沒再管這邊,方平冷著臉,長刀劈出,之前跪地的破六,被他一刀斬斷!

      尸體,朝鐵頭他們飄去。

      噗嗤!

      又一位破六被殺!

      他身旁,一位跟隨冥神的強者,雙眼通紅,看向方平,捏著拳頭,冥神見狀低喝道:“回來!”

      一聲暴喝,驚醒了這人。

      看到方平如屠雞一般,輕松斬殺天王,破六破八都是死,這人壓下了一切情緒,急忙朝冥神那邊飛去。

      其他追隨冥神的人,也紛紛朝那邊飛去。

      幻,冥神,天臂三人此刻都圍在他們四周。

      至于其他追隨拳神他們的強者,他們無法救,也不能救。

      剛剛那一刻,方平殺機出,其他人沒察覺,幻卻是渾身汗如雨下,他感受到了!

      死亡的氣息!

      方平動了屠滅初武的心!

      因為拳神在融合氣血給天臂,方平擔心他們會兔死狐悲,會報復,會報仇,所以想殺光他們全部人。

      這一刻,幾人不再敢輕舉妄動。

      今日,事關初武存亡!

      傳承四萬年的初武,今日稍有不慎便是滅絕!

      那邊,槍神沒了蒼貓的圍觀,已經可以自由行動。

      他看到了拳神的選擇,此刻,槍神也是滿臉絕望和落幕。

      我們……該走了嗎?

      一次選擇的錯誤,葬送了多位好友!

      他們,在等我們嗎?

      槍神看向冥神,露出了和拳神一樣的眼神,就在此刻,冥神眼中露出一抹悲哀之色,微微搖頭,朝那邊的李老頭掃了一眼。

      用你的命……為初武換一個不大的人情!

      哪怕原本方平想斬盡殺絕我們,可用你的命,也許可以換來不一樣的結果!

      槍神懂了!

      露出一抹凄然之色,他不甘心,不愿意,也不想成全殺他們的人,可他知道,這是最好的選擇。

      否則,死了也是一樣的結果。

      方平不會再讓他成全初武強者的!

      “來生再會!”

      “活了四萬年……值了……”

      一聲呢喃,下一刻,槍神渾身燃燒起來,大聲笑道:“方平,我們輸了!大道之爭,生死有命,禍不及家人!

      實力不如人,輸就是死,老夫早就明白這道理!

      我成全你老師,你放過我徒兒,我徒兒沒有跟隨我們一起,他是無辜的……”

      “哈哈哈!”

      一聲暢笑傳出,槍神化為一團濃郁到極致的氣血,瞬間朝李老頭那邊飛去。

      方平感受了一下,沒感受到殺機。

      槍神選擇了愿賭服輸!

      他們輸了!

      輸了,那就是死。

      可如何死,他們有選擇。

      成全不了初武的強者,那就成全敵人,方平他們雖不了解,可也知道一些,有仇必報,有恩必報。

      這算恩情嗎?

      他們不知道!

      可他們還是愿意賭一次!

      轟!

      李老頭剛接觸這團氣血,渾身氣血大盛,一位破二門的強者,排名破八第十一的頂級強者,燃燒了自己,成全他!

      李老頭迅速盤坐下來,肉身在爆裂。

      不過槍神自愿燃燒自己,成全他,這比強行融合要順利的多。

      天狗那邊,掌天被壓制的無法抬頭。

      此刻,也是目露凄然之色。

      都死了!

      眨眼間,一起被困八千年的幾位老友都死了。

      不但他們死了,追隨他們的幾位破七,十多位破六,此刻被方平斬殺殆盡!

      就剩下他了!

      掌天環顧四周,他不想選擇李寒松,他想選擇一位初武破七,助他破八。

      可是……當看到天狗張大嘴巴朝他吞噬而來,當看到一旁的方平虎視眈眈……

      他知道槍神為何如此選擇了!

      掌天悲憤欲絕,可他知道,也許這才是最佳選擇。

      “方平……我們輸了……”

      “輸了……”

      掌天凄笑一聲,看向方平,無視了天狗。

      “你出乎我們的預料,沒想到,真的沒想到……”

      “我們和天臂他們,八千年不曾見面,早已沒有情分可言……”

      “拳神一出,就曾說過,奪取初武之權,冥神這些人早已墮落,不再是純粹的初武,他們是初武的恥辱!”

      “本源和初武,勢不兩立,他們支持本源在初武中盛行,已經不是我們初武的人……”

      “他們是懦夫,是恥辱,也不配和我們并立!更不配稱之為初武領袖!”

      “你……一定要擊敗皇者,哈哈哈,本源內訌,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掌天一聲大笑,燃燒自身,在天狗嘴巴降臨的瞬間,突破了出去,沖向李寒松!

      方平面不改色。

      這算什么?

      臨死之前,羞辱冥神他們,是怕自己將冥神他們和拳神幾人并立嗎?

      是怕自己滅了初武嗎?

      初武的幾位至強者,是英雄嗎?

      也許吧!

      在初武者看來,他們就是英雄,起碼現在很多初武強者,都面露不認之色。

      方平,就是魔頭!

      可方平……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

      我就是魔!

      你們若是不招惹我,我也不會對你們下狠手。

      你們為了初武,我為了人族。

      沒什么好說的!

      轟??!

      一聲巨響傳出,那邊,天臂面露悲色,拳神燃燒了自己,燃燒了一切,這一刻,虛空中一道虛影呈現,拳神面露笑容,有些釋然,有些感慨。

      “活了四萬年……真的太久了,我累了?!?br>
      拳神笑了一聲,太累了。

      三萬年前,戰敗之后,他就覺得太累了。

      今日,他解放了。

      “拜托了!”

      他不知道和誰說拜托了,也許是冥神他們,也許是方平。

      帶著一抹輕松,如同當日的莫問劍一般,拳神虛影踏空,越來越高,越來越高,俯瞰三界!

      “諸位,珍重!”

      道一聲珍重,說一聲再見,拳神笑聲傳遍三界,下一刻,虛影邁向無盡虛空,徹底消失!

      轟??!

      虛空中,一只拳頭潰散!

      破八第一,初武第一人,拳神,隕落!

      “嗚嗚嗚……”

      哽咽聲四起,無數人茫然。

      初武大陸之上,很多人心中陡然升起一抹悲意。

      有初武至強隕落了!

      是誰?

      拳神!

      下方,冥神眼神復雜,帶著說不出的感受。

      恨?

      不舍?

      還是別的?

      或者是羨慕?

      老友,你走的好灑脫!

      可我……還有初武呢?

      ……

      這一刻,海中,一處小島之上。

      風云道人,屹立虛空,眼神復雜。

      拳影,潰散了。

      破八第一的拳神,居然死了!

      哪怕他,此刻也是茫然,誰殺的?

      他沒感應到太大的動靜!

      唯有拳神全力以赴,唯有拳神投影潰散,這證明拳神死了,沒有太過激烈的戰斗,就這么死了。

      到底誰出手殺了拳神?

      身旁,地邢也是震撼,低聲道:“這是……拳神?”

      “是他?!?br>
      風云道人輕嘆一聲,下一刻,一面鏡子浮現,風云道人將鏡子拋入虛空,開始探查。

      這些初武者,不是本源境強者,他無法清晰感應一切。

      唯有借助神器,才可以探查生死。

      這一探查……片刻后,風云道人,渾身劇震!

      不……不會的!

      不是拳神一人!

      初武……初武死了太多的強者!

      ……

      這一日,地窟的三界風云榜,劇烈震動起來!

      破八第一,拳神,名字暗淡,瞬間消失在了破八榜上。

      破八11,槍神,隕落!

      破八12,掌天,隕落!

      破八19,棍圣,隕落!

      破八20,斷識,隕落!

      破七第二,修羅神隕落。

      破七第六,雨神隕落。

      破七第八,月神隕落!

      ……

      破六榜上,瞬間少了10人!

      三界震動!

      這一日,地窟震動,人族震動,甚至,有皇者暗中收到訊息,也是震動無比。

      初武一日之間,實力削弱六成!

      誰做的?

      皇者!

      唯有皇者實力才可以!

      尋常破九,也無法瞬間擊潰這么多至強者,別說還有拳神這樣的破八第一強者!



      最新章節:第288章 “吳天信來了”

      更新時間:2022-09-25 03:20:54

      手心影視app載安裝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明日之眸
      第679章 極品親王府
      第678章 相遇千萬次的陌生人
      第677章 靈境之明媚
      第676章 霸道總裁之你是我的夢
      第675章 木葉之夢中氪命
      第674章 逆寒天
      第673章 打鐵女帝
      第672章 紈绔神尊
      第671章 火影之萬磁之王
      第670章 末世機武
      第669章 韻星辰
      第668章 異界特種部隊
      第667章 異界軒轅
      第666章 穿越諸天大道
      手心影視app載安裝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重生之新世界
      第2章 武修傳
      第3章 愛情向左拐
      第4章 賠罪(2)
      第5章 虛無至尊道
      第6章 不要太囂張
      第7章 魚兒來了
      第8章 苗疆蠱事2
      第9章 都市小花農
      第10章 穿越西游時空
      第11章 你是我的孩子
      第12章 外交爭斗(三)
      第13章 漢秀之雄風
      第14章 他騙我
      第15章 玄水真解
      第16章 重生林家閨秀
      第17章 結束和落幕
      第18章 花靈蕊
      第19章 位面傭兵團
      第20章 我要留下
      第21章 慘烈的考驗
      第22章 應是燃枝向暖
      第23章 白玉仙宮
      第24章 新盟友
      第25章 妖孽和修羅
      第26章 為你傾心成癮
      第27章 最強套路主宰
      第28章 魔法牌之旅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458章節
      第649章 為他犧牲
      第650章 挑撥我也會
      第651章 洪荒風行者
      第652章 重生之小卒子
      第653章 意外地變化
      第654章 平手?
      第655章 渡天機
      第656章 穿越客
      第657章 誤會解除4
      第658章 無緣……
      第659章 日娛之戀上你
      第660章 人生一場戲
      第661章 騎軍(四)
      第662章 都市逆修仙
      第663章 是她
      第664章 百鳥朝鳳
      第665章 話如山岳
      第666章 影后馴養手冊
      第667章 笨老頭說謊
      第668章 喬峰拜莊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More+

      豆奶視頻官網地址鏈接

      老鐵表

      日韓高清在線亞洲專區小說

      落雨喧囂

      浮生影院官網

      秦皇

      出軌的味道

      火焰淡黃

      草民宅急看影院在線觀看

      夏雨薇薇

      sao虎視頻最新地址

      不朽小D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