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男人與女人性恔配視頻不要錢

      最無終 716萬字 895人讀過 連載

      以后就心儀在下吧****** “姑娘覺得,在下與薛北杰相比,如何?”

      凌鳳的心砰砰砰狂跳,控制不住的緊張,這自是不用多說,只要眼不盲,都看得到他比薛北杰……哦,不對,薛北杰根本就沒法兒和他比。

      “心儀薛北杰,難道姑娘眼神兒不好?不如以后,心儀在下,如何?”

      他的聲音似清風般,枉若從她的心湖中拂過,蕩起層層漣漪。

      心儀你,當然心儀你啦,可是……本姑娘是有未婚夫的人啊。

      凌鳳啊凌鳳,人家是在撩你啊,偏偏這么欠扁的話也說的那么撩人。

      “你……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凌鳳才不會承認,她真的心儀他。

      “看來姑娘眼盲了,得治?!?br>
      “你……”

      上輩子欠他錢了,這家伙是來討債的嗎?

      “如你所說,在下的確是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的,沒見過世面,也沒見過其他姑娘,在別的姑娘見到我之前,在下想把這個愛的權利交給姑娘,可好?”

      這家伙真是不要臉啊,可是,人家是憑本事不要臉啊,長得好看,任性。

      “那就是姑娘默認選擇第三種方式了,在下就在這里,等著姑娘來偷走在下的心?!?br>
      完了完了,這么不要臉的撩法,凌鳳的心已經動搖得七七八八。

      “敢情我剛才說的話,你壓根兒就不相信。我和你白費什么口舌,哼,你大白天沒睡醒吧!”

      她剛才對著薛北杰的畫像流淚,又說著那些話,這主仆二人是料定了她與薛北杰之間糾纏不清了,她百口莫辯。

      “若是毫無瓜葛,姑娘怎會對著他的畫像傷心流淚說著那些讓人聽了感人肺腑的話?姑娘和他之間,有怎樣的過去,才會讓姑娘特意尋了這么一個地方,偷偷作了他的畫像,還哭得如此傷心?”

      白衣少年連連發問,凌鳳霎時間察覺到,這是烏龍啊,天大的烏龍,偏偏又解釋不得,更解釋不清。

      “你家住海邊啊,管那么寬?若是要問,也是墨凌灃來問,你算怎么回事兒!”凌鳳氣憤的懟了回去。

      “這只能說明,在下對姑娘有意思?!卑滓履凶诱Z出驚人,偏偏態度冷漠,看上去很欠扁,凌鳳可舍不得在他這副極好的相貌上來一拳,男的也可以秀色可餐啊。

      “我!對你!沒意思!哼!”凌鳳氣呼呼的指了指自己,又指著他示意道。

      “無妨,在下對姑娘有意思,便足矣?!?br>
      哇,還是個死氣白咧偏偏纏著她不放的美男子!凌鳳幾乎要淪陷了,要不是已經和墨凌灃有了婚約,這會兒她一定不會拒絕這送上門的家伙。

      等等,咱也要有點兒底線,花癡歸花癡,好歹也得矜持一些。

      “姑娘對在下沒意思?天都不信?!?br>
      有那么明顯嗎?凌鳳傻愣著還沒回過神來,白衣少年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這副傻樣兒,伸手輕輕的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

      “你說,要是墨凌灃知曉了姑娘和薛北杰之間不清不楚的關系,那會怎樣?”

      “你威脅我?!”凌鳳微微一驚,幾秒后才反應過來,這男的是火上澆油,明明她和薛北杰之間沒什么的,經他這么一說,好像真有什么貓膩似的。

      “在下是設身處地的為姑娘著想,這也是姑娘心頭的心病吧?!?br>
      凌鳳只見白衣少年軒昂的眉宇間微微一皺,像是訴說著一抹哀愁,他再愁什么?

      她不懂。

      更猜不透。

      “你要多少錢,只要管住你的嘴,你不說出去,不就沒人知曉了嗎?”

      “姑娘覺得自己值多少錢?”墨凌灃的呼吸仿若一滯,凌鳳,你和薛北杰之間的過往,當真讓你竭力保護得如此隱秘,已經開始想要收買一個不知姓名的外人了!

      僅僅才兩句話之間,凌鳳突然察覺到周圍冷冷的,天氣本來就冷,少年此刻的氣場有種攝人心魄的壓迫力,她禁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人是不是有毛病???葫蘆里賣什么藥?

      “本姑娘自然是獨一無二,無價之寶,世間哪里再能尋出第二個我,又怎么能用錢來相提并論!”

      “那還真是巧了,在下也覺得,在在下眼中,姑娘是無價的,既然無價,那便是收買不得了,咱們可真是心有靈犀?!?br>
      哇靠,變著法子不要臉的撩她啊,凌鳳臉紅了,心里小鹿亂撞,從未恢復平靜。

      書上都說,見到心儀之人,會有心如鹿撞的感覺,但是她在現代二十五歲了,還沒正兒八經的談過戀愛,男生的手都沒拉過,這會兒見到他,也不知道是一見鐘情,還是被他的種種言語嚇得心虛,這雖然是個天大的烏龍,但在這個陌生的夢境里,她始終孤立無援,戰斗值幾乎為零,越描越黑。

      “也對,我和你這種素不相識的人解釋個什么勁兒啊,墨凌灃自然會相信自己的夫人,要是他真的起疑,也該是他自己詢問我?!?br>
      突然,白衣男子湊近她,低下頭,出其不意的在她唇上蜻蜓點水般一掠而過。

      “你與薛北杰之間,可曾這般?”

      他似是質問,語氣卻一點兒也不強硬,還透著幾分期許。

      凌鳳一巴掌呼了過去,白衣男子料到她會有如此反應,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嗚嗚嗚,凌鳳心頭不甘,看上去人模狗樣的,怎么就如此輕佻!

      “你到底把本姑娘想得有多不堪!這可是本姑娘的……”

      凌鳳捂住了自己的唇,沒有再說下去。

      這算怎么一回事?她只覺得自己吃了啞巴虧,卻百口莫辯。

      “在下會守口如瓶的,這就是姑娘付出的代價,用這個收買在下,在下甚是滿意?!?br>
      墨凌灃心頭甚是滿意,凌鳳只覺得自己被耍得團團轉,原來他什么都想到了,也設計好了,真是個聰明的無賴,她眼中紅紅的,一滴淚無聲的流了下來。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既然占了你便宜,我就會保護你一輩子,不如姑娘在心里為在下取個名字牢牢記住,或是喚在下相公,如何?”他為她拭去淚。

      霎時間,一道劍光從他的銀色大麾上一閃而過,周圍殺氣騰騰,墨凌灃瞬間抱著凌鳳撲倒在地,將她護住,紅色利劍騰空向他刺來!

      “小心!”

      凌鳳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下意識的就翻身把白衣男子護住。獨占天下三分氣運****** 大世即亂世!

      江楓認為,在這大世之中,能夠保全自身之輩,就是最大的贏家,其他方面,豈容過多奢求?

      只是江楓也沒去阻止喬無際三人的發瘋,現存于世的古道統的衰頹,已成不可避免的趨勢,伴隨著近些時候,變故接連發生,三人一再被觸及敏感神經,權且當做發泄好了,再憋下去,遲早會出更大的問題。

      況且江楓心知肚明,這絕不是惡意,也不僅僅是三者對他的期許,更是表示,三者在他的身上,寄托了某些情結。

      雖然江楓并不想讓三人失望,但江楓很清楚,最后必然是會失望的!

      ……

      不老一族的那座不老山塌陷之后,各方勢力奔走相告的同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不老一族的位置竟是被泄露,轟傳于世間,為天下修士所知!

      由于不老一族的位置泄露之故,就在神山塌陷的第二天,就是有不少修士蜂擁而至,雖然他們并不能進入不老一族的領地,但也因此,一座古老的道統,被揭開了神秘面紗。

      古道統無盡神秘,包括新圣家族等一些道統在內,傳人幾乎不行走于世間,那讓天下修士,有著極致的向往。

      神秘面紗哪怕因此被揭開一部分,不老一族依舊是有著無盡的神秘氣質。

      蜂擁而去的諸多修士,并未因為被驅逐而離去,導致不老一族有著罕見的熱鬧。

      同樣的情況,隨后發生在虛家和凌云圣地,都是有著前未有之的熱鬧。

      “這是誰干的?”喬無際大聲說道,很不爽很不忿,于是喬無際看向顧長青的眼神有幾許憐憫的意味。

      喬無際覺得不老一族實在是太倒霉了,神山沒了不說,居然連老巢都被泄露,不得安寧,要是讓他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做的,一定打爆他的狗頭。

      顧長青不為所動,最壞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難道還能有什么比神山塌陷更壞的嗎?因此一來,反倒很坦然,安之若素!

      不老一族固然算不上銅墻鐵壁,但也不是誰人都可侵入進去的,只是有一點顧長青也很是奇怪,究竟是誰人泄露了不老一族的方位,以及,目的會是什么?

      “這算是,將牛鬼蛇神全給炸出來了?”江楓輕笑著低語道。

      當世知道這些古道統位置之人,不算少,但也絕對不算多。

      江楓不至于天真到認為,是出于報復才發生這種事情,畢竟牽扯了三個古道統,因此一來,此事無疑是有著不為人所知的用意在內。

      盡管暫時江楓并不清楚對方的目的是什么,但也不難得知,圖謀不小。

      江楓沉下心來分析一陣,只是也沒有太多的頭緒,索性就是不去多想。

      ……

      令人略感意外的是,在凌云圣地震蕩之后,就在一道道的目光,盯著其他的古道統的時候,修真世界又是恢復了平靜,之后的小半個月,未有大事件發生。

      只是這似乎是醞釀,是疾風驟雨來臨前夕的平靜。

      半個月之后的這一天,忽有諸多修士,圍向新圣家族之一的孔家,孔家上下無比茫然,因為孔家并未發生任何事情。

      但也在這一天,孔家的那座

      神壇炸開了。

      “這?”

      “怎么會?”

      “到底是怎么回事?”

      “該死,誰來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孔家上下相顧茫然,他們自身都是不知,孔家會在今日里出事,然而圍向孔家的那些修士,似乎有過預知。

      這是無比不可思議的情況,當即有孔家天尊走出,發出質問。

      “孔家氣數已盡!”有修士如此回應道。

      “閉嘴!”孔家天尊震怒,恨不能大開殺戒,將所有人殺戮一絕。

      最終,孔家天尊不發一言,裹挾滿腔怒意返回孔家。

      圍向孔家的諸多修士并沒有就此離去,而在這般消息傳出之后,偌大的天元大陸,霎那震動起來。

      因為,這是比之不老一族、虛家和凌云圣地更為驚人的情況,被提前預知,何等的匪夷所思!

      “刷刷……”

      虛空之上,一道道身影橫掠,那里的場景,仿佛蝗蟲過境一般,那些強大的氣息撕裂虛空,卷動風云。

      前方不遠處,神圣氣息顯現,那里正是古來有之家族之一的祖家。

      “統統給我滾!”

      “殺無赦!”

      ……

      察覺到上百個修士,竟是意圖侵入祖家的領地,不可謂不膽大包天,簡直就是沒有將祖家放在眼里!

      祖家的強者紛紛現身,每一人都是怒火中燒,這些家伙膽子太大了,知道不知道在做什么,這是活的不耐煩了,在找死!

      “你們有十息時間,速速離開本尊者的視線,否則,統統要死!”一個祖家的強者警告道,殺意沸騰!

      不同于伏家,也不同于虛家,祖家自認向來還算安分,因此這些突然到來的修士,一下子就是讓祖家上下都震怒不堪!

      尤其是,前兩日孔家才出事,這讓祖家內部有不算妙的預感,哪怕很清楚變故的發生往往在霎那間,不可預料,也不可控制,但也不愿意外人插手進來。

      沒有人離去,上百個修士目露精光,興致勃勃。從他們的反應來看,赫然就是來看熱鬧的。

      那些目光讓祖家的強者不由得頭皮發麻,不安到了極點。

      祖家暫時并沒有熱鬧可看,但這些家伙分明是為了看熱鬧而來,這是否預示著,變故將要發生?

      變故的確發生了。

      繼虛家之后,祖家的那座神廟,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焚為灰燼。

      那是無名之火,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

      因為虛家的神廟出事的緣故,對此祖家方面早有準備,隨著火焰的燃燒,天尊出手,但無比詭異的是,那火焰,竟是連天尊都滅不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神廟化為虛無。

      “不!”

      “不可以!”

      “我的天??!”

      “這是末日嗎?”

      ……

      祖家內部傳出各種聲音,一些年輕的子弟痛哭流涕,神廟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燃燒,然而什么都做不了,是那般的無能為力。

      這是當世至為古老的道統,統御修真世界無盡年月,抹滅過無數的危機,然而這一次自祖家內部爆發出來的危機,卻是怎么都沒有辦法

      磨滅……

      ……

      疾風驟雨到底還是降臨,伴隨著孔家和祖家先后出事,短暫的平靜驟然間被惡狠狠的撕裂。

      這兩件事情都分外詭異,其詭異程度,使得其他還未曾出事的古道統都如臨大敵,然而細數起來,那些還未出事的現存于世的古道統,數量已經不多了。

      變化一直在發生,且是毫無征兆的發生,但意外何時會到來,不再神秘,被提前預知!

      雖然這般提前預知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但也是讓那為數不多的古道統內部,人心惶惶,唯恐有朝一日,忽然被圍觀!

      “這兩件事情,你們的看法是什么?”江楓問道。

      說著話,江楓仔細算了一下,還剩下兩個古來有之家族,兩個圣地以及三個新圣家族……

      “很多事情,的確是不一樣了,沒有想到,當世還能見到,氣宗和運宗的手段!”顧長青感慨不已的說道。

      “氣運兩宗?”

      聞聲喬無際和方勤臉色大變,二者眼睛都是瞪大了不少,仿佛發生了無比恐怖的事情一般。

      因為祖家和孔家出事的緣故,二者并非沒有朝著方面聯想,但依舊是覺得太過不可思議,心情復雜,久久難以平復。

      “氣宗?運宗?”江楓若有所思。

      那是天機獨斷,駭人聽聞的大神通,號稱演算今古!

      “只是不知,這到底是氣宗的手段,還是運宗的手段!”顧長青苦笑著說道。

      “據我所知,氣宗和運宗,原本是一家?”想了想,江楓問道。

      “氣宗和運宗從不分家,只不過,這兩股勢力之間的關系向來錯綜復雜,有著極為之多不為人所知之處,但有一點,兩家不會同時出手,一家出手,另一家便會選擇回避?!鳖欓L青說道。

      江楓緩緩點頭。

      “這不對啊,難道這氣運兩宗,真如傳聞所說,獨占天下三分氣運?”喬無際嗔目結舌的說道。

      “不是三分,是六分,氣宗占三分,運宗占三分!”顧長青糾正道。

      喬無際滿頭黑線,他本覺得,獨占三分已經很過分了,哪里想到,竟是占六分。

      “剩下的四分怎么分?”于是喬無際問道。

      “天下修士再占三分!”顧長青說道。

      “……”

      喬無際有點想罵人,末了可能覺得有點沒禮貌,忍了好久終于沒有罵出來!

      “江兄,既然這氣運兩宗顯露手段,他們的傳人,想必也快要現身了?!泵嫦蚪瓧?,顧長青正色說道。

      “也好,那就等他們上門!”江楓說道,倒也是頗為好奇,這兩股無盡古老的勢力,是不是真如外界所傳的那樣,各自獨占天下三分氣運。

      而且,既然傳人將現身,也就無需過多揣測祖家和孔家之事,究竟是氣宗還是運宗出手,另者便是,江楓覺得,隨著氣運兩宗傳人現身,很多的謎團,或許將能得到一個解釋了!

      “江兄你怎么知道他們會來?”喬無際問道。

      江楓笑而不語,沒有回答著問題。

      一旁沒有說話道方勤開口說道:“喬兄,你認為,今時天下氣運,江兄占了幾分?”



      最新章節:第520章 江山如此戰歌

      更新時間:2022-08-17 08:45:48

      男人與女人性恔配視頻不要錢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宇宙的鑰匙
      第679章 漫蕩蕩的動物園
      第678章 王者榮耀之時代英雄
      第677章 陰路陽橋
      第676章 異度囚禁
      第675章 程七娘
      第674章 若無其事
      第673章 大學那點事情
      第672章 瘋愛成魔
      第671章 重生之戰爭領主
      第670章 凡世歌
      第669章 活到下個黎明
      第668章 發光時代
      第667章 這個男孩來自對面
      第666章 進擊的大地主
      男人與女人性恔配視頻不要錢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烏合之眾
      第2章 夜來香
      第3章 龍猿異變
      第4章 繼續坑人
      第5章 崖邊雪原4
      第6章 召集
      第7章 全面倒戈
      第8章 三國好友圈
      第9章 千百倍奉還
      第10章 被埋伏了
      第11章 敵友難分
      第12章 修為大增
      第13章 極品花都廢少
      第14章 我的傳銷女友
      第15章 仙層境
      第16章 幸福很簡單
      第17章 明天還有
      第18章 無法突破
      第19章 她分到了豬圈
      第20章 我的劍俠保鏢
      第21章 雪中送炭73
      第22章 劫天運
      第23章 拜無憂有問題!
      第24章 發獎金
      第25章 沒你不行(五)
      第26章 大戰瑤苼
      第27章 主角培訓師
      第28章 跟我賭一把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403章節
      第649章 外掛伴我身
      第650章 親手毀滅
      第651章 公元2213
      第652章 重生1977
      第653章 我的離婚女友
      第654章 最強半圣軒轅蘇
      第655章 公子貴為攻
      第656章 魂地
      第657章 誤會解除2
      第658章 悲催的小混混
      第659章 大唐超級駙馬
      第660章 女巫的眼淚
      第661章 最強萬古系統
      第662章 九尾馴龍傳說
      第663章 目的明確
      第664章 人魚的告白
      第665章 苦命的母親
      第666章 強者之心
      第667章 覬覦南宮1
      第668章 真情告白6
      同人網游相關閱讀 More+

      天官賜福木瓜網

      望塵子

      穿越從武當開始

      甜酒果

      傷感單身網名男生網名

      木榕

      3838電影網

      熊鵬愛吃肉

      播樂腐味滿滿網站入口

      夜寒潭

      波多野結系列18部無碼觀看av

      西檸七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