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草莓影視下載的二維碼誰有

      鳥云 777萬字 3人讀過 連載

      是不是借刀殺人****** 欺人太甚!

      仗著自己是皇帝,不顧血脈親情,不顧先帝恩義,不顧天下非議,如此對待三位郡王,其言行令人發指!

      “分明是想逼死布山郡王!”

      “好狠毒的心思??!”

      “陛下糊涂!朝中有奸佞,有小人蠱惑陛下!”

      “平陽郡主北上祭祖,和三位郡王何干?是朝中無人,還是宗室無人?一個個輪,也輪不到三位郡王頭上。陛下此舉,分明是要借刀殺人??!”

      “恐怕私下里,陛下已經和劉章有了默契,要借劉章的刀殺人??!”

      “有此帝王,是大魏的不幸??!”

      “老夫就算拼著大好頭顱不要,也要阻止陛下倒行逆施?!?br>
      “一起,一起!”

      群臣慷慨激昂,他們驕傲地抬著頭,視死如生。

      他們不怕死,只怕死得默默無聞,毫無價值。

      若是皇帝果真杖斃了他們,反倒是成全了他們。

      身前身后名,若是因為爭國本被皇帝處死,必定會青史留名,福澤后代萬世。

      子孫后代在自我介紹的時候,一定會自豪地說家祖乃某某某!

      旁人一聽,恍然大悟又羨慕欽佩,原來祖上就是爭國本被昏君天和帝處死的某某,失敬失敬……

      這樣的場面,光是想一想,都叫人熱血上頭。

      讀書做官,為的什么?

      不就是為利益,為家族,為抱負,為青史留名……

      有了不畏皇權,堅守正義,舍我其誰,向死而生的名聲,還怕沒利益嗎?還擔心家族不興旺嗎?還擔心不能福澤子孫后代嗎?

      開玩笑!

      這是讀書人的時代,由讀書人掌握了話語權。

      凡是被皇帝弄死的讀書人,他的后代,必然會受到讀書人群體的照顧。

      否則……

      以后誰還會心甘情愿舍棄性命,去懟皇帝。

      沒有好處的事情,就不要指望有人犧牲。

      既然有人愿意主動慷慨赴死犧牲,其中必然隱藏著巨大的利益。

      朝臣來勢洶洶,火力全開。

      他們放肆,囂張,不顧一切,慷慨陳詞,口水都噴到了皇帝的臉上。

      皇帝能怎么辦?

      只能唾面自干,否則就是不聽諫言的昏君。

      可惜啊……

      這群激動的,勢要做出一番大事業,勢要改變這個時代的臣子,他們不幸地碰到了一位固執己見,乾綱獨斷的皇帝。

      任你舌燦蓮花,噴人噴到自閉,皇帝蕭成文也不改其志。

      朝臣噴他噴得越厲害,他的手段就狠辣。

      再次下了一道旨意,責令居風郡王,盧容郡王,隨同布山郡王一同北上祭祖。

      朝臣都罵他喪心病狂,說他借刀殺人。

      他要是不干點喪心病狂的事情,都對不起朝臣的怒罵,世人的非議。

      未免中途出現意外,特下令金吾衛押送三位郡王直接北上,不用經過建州。

      若有不從,直接打入詔獄。

      半點回旋商量的余地都不留。

      朝臣們都震驚了,全都驚掉了下巴。

      “大魏國祚一百七十年,從未有今日這般昏暗!”

      這就是朝臣們對皇帝蕭成文的評價,昏暗!

      就差直接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他是昏君,暴君,是亡國之君。

      “天要亡大魏??!”

      “何等的喪心病狂!”

      “先帝睜開眼睛看看吧,這就是您當年欽定的繼承人,是如何對待您的子嗣。他是要趕盡殺絕??!”

      “悲呼!嘆呼!天下悲慘之事,莫過于此?!?br>
      “皇權傾軋,鏟除異己,罔顧人倫。大魏的龍椅上,坐著的就是這樣一個人,老天不開眼??!”

      朝臣們痛哭流涕,悲呼哀哉。

      建州的大街上,每日都能看見有激憤之人,當街痛哭,脫去衣衫狂奔于光天化日之下。

      朝臣都說這是至暗時刻!

      市井小民,卻看了個樂呵!

      他們不明白這些朝臣到底在爭什么,更不明白他們哭什么……

      皇帝不好嗎?

      去年天災,今年氣候也不太好,皇帝并沒有增加賦稅。

      只要不加賦稅,在小民的樸素觀念里面,就是個好皇帝。

      “估計都是閑的?”

      “這是鬧著爭家產??!”

      爭家產的說法,十分形象生動。

      爭皇權,就是爭家產,的的確確是一個道理。

      朝臣跳腳,罷朝,發動輿論攻勢,干涉戰事,手段盡出,也無法改變皇帝蕭成文的意志。

      他是鐵了心,要一條道走到黑。

      ……

      消息早于圣旨,傳到布山,傳到仲書韻的耳中。

      她沒有哭,她的眼淚早在德宗太寧帝死之前就哭干了。

      她只有憤怒,不甘。

      她當著下人的面,大罵皇帝蕭成文不是個玩意。

      “早年我就看他不順眼,陰森森的,心眼毒辣。果不其然!這才幾年時間,他就忍不住要對王爺下手。

      讓王爺北上祭祖,干什么不直接一道旨意一杯毒酒賜死。

      我真想回建州,將先帝從靈柩里面拉出來,讓他看看皇宮那位,他親手挑選的繼承人,是如何苛待我們母子。他是喪了天良,不得好死!”

      罵歸罵,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趁著圣旨還沒到,她給父母去信,快馬加鞭送到公主府。

      ……

      成陽公主很發愁。

      閨女一封信件,讓她的良心備受煎熬。

      閨女親自寫信求助,她做母親的,哪能眼睜睜看著,而不幫忙。

      可是……

      幫了閨女,就得犧牲兒子。

      為了兒子的前程,就必須犧牲閨女和外孫,讓他們一而再再而三承受皇帝的苛責和刁難。

      她揉著眉心,臉上都沒了笑容,只有愁容。

      “你說該怎么辦?”

      她問仲駙馬,其實也沒指望能有解決的辦法。只是想找個人一起分擔。

      仲駙馬嘆了一聲,“實在不行,就只能先安撫書韻,加派人手陪著布山郡王一起北上,確??ね醯陌参??!?br>
      成陽公主緊蹙眉頭,“沒別的辦法?”

      仲駙馬攤手,他也是無可奈何,“皇帝的態度,公主你也看見了。那是鐵了心,絕不松口。朝臣叫嚷得越厲害,皇帝的手段就越發苛刻。

      如今,只能指望劉章沒有喪天良,不會真的做皇帝手里的刀。

      想來想去,這種可能不大。劉章肯定是希望南魏朝廷越混亂越好。三位郡王活著,平安祭祖歸來,才符合他的利益。

      說不定,劉章還會主動派人保護三位郡王的安危?!?br>
      成陽公主嘖了一聲,眼神不屑地說道:“難道皇帝就不會派人北上,結果了三位郡王的性命?”

      仲駙馬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都變了。

      他慌??!

      “這這這……這當然也有可能?!?br>
      所以,三位郡王北上,其實充滿了危機。

      關鍵還在于,三位郡王年紀都不大。

      最大的布山郡王,今年也才十周歲,虛歲十一二,只是個半懂不懂的半大小子。

      最小的盧容郡王,也才五六歲。

      三個小孩子,北上祭祖,一個水土不服,就能要了他們的命。

      亦或是……

      落水死!

      車禍死!

      跌落床下死!

      喝水噎死!

      吃飯梗死!

      捉迷藏死!

      蜜蜂蟄一下死!

      毒蟲咬一下死!

      亦或是,瘟疫套餐來一發,流感套餐來一發,拉肚子套餐來一發,面相兇狠之人恐嚇驚嚇來一發……

      總而言之,這么小的孩子,想讓他們死,有太多的辦法和可能。

      小孩子本來就脆弱,跋山涉水,幾個月時間從最南端到最北端,舟車勞頓,成年人這么趕路都要累個半死,更何況是小孩子。

      也就不怪朝臣大罵皇帝喪心病狂,擺明了要弄死三位郡王。

      活著多不容易??!

      不把三位郡王接回建州就算了,還要變著法子折騰人。

      這是人干事?

      但凡沒有丟失做人的本質,還有一點良心,都不這么干。

      偏偏……

      皇帝蕭成文不顧勸阻,他就這么干了。

      義無反顧!

      大有一種,大不了同歸于盡,大家一起死的瘋狂勁頭。

      瘋狂的毀滅!

      所以,仲駙馬感到了害怕。

      他總有一種,閨女即將性命不保的預感。

      “一定要規勸書韻,不可和陛下對著干。陛下行事越發嚴苛,不如前兩年和順,定是因為爭國本一事刺激了他。為了身家性命著想,也該勸書韻沉默,不要試圖和陛下對抗?!?br>
      成陽公主面容嚴肅,“陛下行事癲狂,莫非宮里出了什么事?!?br>
      “能出什么事?不都是老樣子嗎?”

      成陽公主連連搖頭,心頭隱約有些懷疑,又沒證據佐證。

      她暫且壓下懷疑,“給平陽郡主去信,給燕云歌去信。她們母女挑起這次爭端,休想置身事外。

      燕云歌此人,真是個禍害。當初爭國本,也是她挑起的,如今她倒是舒服,坐在一旁看好戲,不用親自下場,卻害苦了我們。心思著實惡毒!”

      仲駙馬連連點頭。

      他贊同她的說法,兩件事,都是燕云歌挑起。

      她有膽子煽風點火,怎么就沒辦法熄火?

      瞎搞胡搞!

      ……

      建州朝廷的亂子,燕云歌事先也沒想到。

      一開始,支持母親蕭氏上奏疏,請陶太后一起北上祭祀,僅僅只是為了惡心對方。

      她是真沒料到,皇帝蕭成文會借力打力,趁機收拾三位郡王,反擊國本之爭,彰顯皇權威嚴。

      “他是真心想弄死三位郡王嗎?”

      她開始揣測起皇帝蕭成文的心思。南魏北魏****** 建州城內!

      金吾衛出動,大肆搜捕。

      已經不限于安都侯蕭成業的親朋好友,定陶公主府也是被查問的重點。

      甚至就連曾經和劉寶平一起在衙門供職的官員,也遭到了盤查。

      朝堂內外,民間市井,都很緊張。

      蕭成業登基,以大魏正統自居。

      這是赤裸裸地打臉!

      打的就是滿朝文武,以及皇帝的臉面。

      如果說蕭成業是正統,建州朝廷又是什么?

      是偽朝嗎?

      荒唐可笑!

      朝廷官員,紛紛寫文章,駁斥蕭成業。

      一個被英宗永泰帝放棄的皇子,一個不得志的皇室宗親,也敢自稱正統,在反賊的扶持下膽敢登基稱帝,他就是最大的反賊。

      是大魏江山社稷的罪人!

      這是百年來,大魏王朝出現地最無恥,最令人痛心,最令人憤慨的一幕。

      世間竟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輩,將分裂江山社稷,說得如此冠冕堂皇。

      就不怕死后,無顏見列祖列宗嗎?

      朝臣們的文章,隨著塘報,傳頌天下。

      天下人,有人對蕭成業,對劉家父子唾罵。

      有人則認為蕭成業身為嫡長子,做皇帝也算是夠資格。

      而且劉家廣傳天下的檄文,其中提到一點,也沒說錯。

      建州朝廷連祖宗牌位,連大魏皇室歷代君王安息之地的皇陵都丟棄了,又有什么資格自稱正統。

      一個祖墳都沒有的朝廷,憑什么說自己是嫡支正統?

      別忘了,德宗太寧帝的靈柩還停在廟宇內,不曾安葬。

      這就意味著,誰能收復失地,供奉歷代祖宗,親自到皇陵拜祭歷代君王,誰才是正統。

      從這個角度來說,北方的大魏朝廷自稱正統,似乎也沒問題。

      然而……

      建州朝堂,不管怎么說,那才是正宗的大魏朝廷。

      是從京城南遷,從腳底板到頭發絲都寫著正統二字。

      質疑建州朝廷的正統性,就是在質疑德宗太寧帝的正統性,進而是在質疑英宗永泰帝,再到宣宗元平帝……

      再往上回溯,那就牽扯到中宗皇帝。

      提起中宗皇帝,就不得不提“章義太子”。

      陳年老賬,全都被翻了出來,可就沒完沒了。

      總而言之,先將蕭成業(蕭成文)打成異端,竊據皇位,得位不正。

      北地,南地,兩個大魏朝廷,都有武將擁護,都在指責對方是偽朝,稱自己是正統。

      老百姓左看看,右看看……

      特么的,全都是大魏王朝。

      到底該相信誰?

      罷了,罷了,誰來收賦稅,就歸誰管。

      兩邊都自稱大魏王朝,就算是打出腦漿子,也輪不到小民操心。

      ……

      天和元年臘月,皇帝蕭成文很燒心。

      真想提一把刀上朝,將朝臣的腦漿子砍出來。

      因為……

      蕭成業就在前幾天正式登基稱帝,國號“魏”,自稱大魏王朝正統。就因為他有皇陵,有太廟……

      登基當天,蕭成業發了第一道旨意,昭告天下。

      稱,德宗太寧帝以及當時的朝廷,丟失國土,丟失皇城,百姓被屠殺,只帶走了祖宗靈牌,造成祖宗宗祠被毀,皇陵遭受前所未有地危機。

      此乃喪權辱國,大魏建國一百多年,從未有過這等灰暗時刻。

      這樣的皇帝,這樣的朝廷,根本不配稱之為正統。

      就是一群嚇破膽,丟祖宗臉面的懦夫。

      德宗太寧帝活生生氣死,那都是活該。

      可他死了,也不足以贖罪。

      他根本就是大魏王朝的恥辱,根本不配為君父。

      繼承皇位的天和帝蕭成文,更是不配為君父。

      手中有錢有糧,不思報仇雪恨,不思打回北地,收回失土。

      只忙著修繕宮殿,耽于享樂。

      以為修建了奉先殿,手中有祖宗們的牌位,就能自稱正統嗎?

      敢問天和帝蕭成文,打算何時何地祭拜祖宗?

      什么時候將德宗太寧帝的靈柩下葬?

      一個連皇陵,太廟都沒有的朝廷,一個連祭祀都找不到地方的皇帝,有什么資格稱之為正統。

      真正的正統,是他,蕭成業,英宗永泰帝的嫡長子。

      是他收復了失地,奪回了江山。

      是他殺了司馬斗,告慰祖宗陰靈。

      德宗太寧帝丟失的一切,他全都奪了回來。

      他在京畿登基稱帝,不是偽朝,不是篡權,更不是造反!

      他是在撥亂反正,正朝綱,塑正氣,重樹大魏朝的精氣神。

      大魏只有戰死的皇帝,沒有丟下京城子民逃跑的皇帝,更沒有偏安一隅不思進取的皇帝。

      從他登基之日起,北地大魏王朝,才是名副其實的正統。

      什么北魏,南魏,他都不承認。

      蕭成文但凡有一絲一毫的羞愧,就敢主動奉上傳國玉璽,俯首稱臣,將王朝權柄皆歸他蕭成業所有。

      這份昭告天下的“圣旨”,也可以說是檄文,直接就將蕭成文打成了偽帝。

      而且,劉家安插在各地的探子,起到了極大的宣傳作用。

      檄文才剛出來,檄文內容已經傳遍天下。

      建州城內也不能避免,人人都在討論蕭成業在京畿登基稱帝的事情。

      本來……

      人們的心目中,已經將建州當成了大魏王朝的京城。將建州府,當做大魏王朝如今的京畿府。

      結果,蕭成業橫空出世,竟然得到了劉家的支持,在北地京畿登基稱帝。

      這樣一來……

      建州府可沒資格自稱大魏王朝的京畿。

      建州城更沒資格稱為京城。

      要命??!

      一南一北,都是大魏王朝。

      你說我是偽朝,我罵你是偽帝。

      這場面,未免太過糾結。

      究竟是朝南,還是朝北?

      不少人心里頭都開始犯嘀咕。

      ……

      大正宮內。

      皇帝蕭成文坐在龍椅上,翻閱各地奏章。

      金吾衛統領苗征,跪在地上,足足跪了一個時辰。

      皇帝不說話,也不叫起。

      苗征心頭忐忑不安,大冬天,冷汗已經濕透了衣衫。

      額頭上更是油光發亮,仔細一看,密密麻麻的汗水。

      他朝費公公看了好幾眼,費公公都沒搭理他。

      蕭成業登基稱帝,詔書內容在建州城內廣為流傳,由此可知,劉家安插在建州城內的探子并沒有被肅清。

      還有很多劉家探子,隱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興風作浪。

      搜查抓捕探子,本是金吾衛的職責。

      這一回,金吾衛卻踢到了鐵板,被人玩得團團轉。

      不好意思……

      皇帝的耐心是有限的。

      身為金吾衛統領的苗征,首當其沖,要受到懲治。

      費公公又換了一杯溫熱的茶水。

      這樣一來,無論皇帝蕭成文何時想要喝茶,溫度都剛剛好,正好入口。

      他小聲提醒道“陛下已經坐了一個多時辰,要不要起來活動活動?太醫也叮囑過,陛下不要久坐,對身體不好?!?br>
      皇帝蕭成文放下手中的筆,望著大殿門外。

      “聽聞北地京畿下雪了?!?br>
      “是的!河面結冰封凍,南北通道又被封鎖。南北兩地暫時沒法子來往?!?br>
      皇帝蕭成文“嗯”了一聲,“這么說,蕭逸還沒回到平陽郡?”

      費公公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提起蕭逸。

      探子的事情不關心了嗎?

      偽帝蕭成業的事情,也不關心嗎?

      不過……

      費公公畢竟是身經百戰的老人,疑惑歸疑惑,關于蕭逸的行蹤他張口就來。

      “啟稟陛下,據說蕭逸目前還在北地邊關前線,替國丈爺練兵?!?br>
      皇帝蕭成文輕輕敲擊桌面,“蕭逸不回平陽郡,燕云歌難道不著急?她肯定有辦法打通一條道路,讓蕭逸返回平陽郡。給燕云歌下一道公文,問問她蕭逸何時歸來?!?br>
      “諾!”費公公躬身領命。

      皇帝蕭成文又問道“李娉婷母子三人,現在什么情況?”

      費公公忙說道“按照陛下的吩咐,將他們母子三人軟禁在安都侯府,由金吾衛派人看管。目前一切正常,他們母子三人并無任何反抗?!?br>
      皇帝蕭成文冷冷一笑,“蕭成業倒是個念舊情的人,竟然給朕送來信件,要求朕將李娉婷母子三人給他送去?!?br>
      “什么?”費公公吃了一驚。

      他身為皇帝身邊的心腹太監,這事他竟然不知道。

      皇帝蕭成文看著他的表情,樂了!

      “你不知道正常!這封信不是從正常渠道送給朕,而是通過十九衛轉交給朕?!?br>
      當初朝廷南遷,蕭成文當機立斷,將十九衛交給蕭逸,希望蕭逸擔起保護京城的重任。

      蕭逸不負眾望,拖延烏恒,讓朝廷從容離開京城。

      但……

      蕭逸沒有按照約定,前往建州。而是跟著燕云歌去了平陽郡。

      蕭成文也是個干脆的主,他趁機收回了十九衛。

      那時候,蕭逸初掌十九衛,整日里忙忙碌碌,連人都沒認全。

      因此,蕭成文輕輕松松收回了十九衛的控制權。

      名義上,蕭逸是十九衛指揮使,實際上蕭成文才是真正的十九衛指揮使。

      因朝廷南遷,京城被烏恒焚燒,十九衛也是損失慘重。

      多年來,布置的眼線探子,好多人都死在了京城,或是在路途上失散。也不知是死了,還是什么情況。

      蕭成文做了皇帝,已經不大用十九衛。

      十九衛畢竟是一個不能見光的組織。

      沒想到……

      十九衛再次重出江湖,就給他帶來了蕭成業的信件。

      ()

      ap.



      最新章節:第158章 幻世之浮華

      更新時間:2022-09-19 11:21:44

      草莓影視下載的二維碼誰有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我在美國當特種兵
      第679章 藥引
      第678章 源本是夢
      第677章 無法逃脫的宿命
      第676章 任性遇傲嬌
      第675章 神豪從簽到開始
      第674章 最強修仙高手
      第673章 玄魂傳說
      第672章 網游之戰龍歸來
      第671章 絕色明星的貼身高手
      第670章 尋道證心
      第669章 漢家王侯
      第668章 初唐萬戶侯
      第667章 網游之終極幸運
      第666章 英雄維特的煩惱
      草莓影視下載的二維碼誰有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妒后養成史
      第2章 遭遇圍殺
      第3章 霸皇紀
      第4章 破釜酒吧
      第5章 獸戰群匪
      第6章 大獲全勝!
      第7章 神級魔靈系統
      第8章 倒霉的案首
      第9章 所謂的恨
      第10章 周維找上來了
      第11章 白小白異聞錄
      第12章 黃藥師異界游
      第13章 行船難
      第14章 北京一夜(三)
      第15章 敢不敢動?
      第16章 魏晉逍遙游
      第17章 點命譜
      第18章 想偷偷親我啊
      第19章 回到恭王府
      第20章 周公與桃花女
      第21章 滅魂指
      第22章 潘安的科舉路
      第23章 妻乃大皇帝
      第24章 桃源英雄傳
      第25章 進入現代化
      第26章 天大的麻煩
      第27章 流年負情深
      第28章 仗義出手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232章節
      第649章 哼廢物
      第650章 我不管是誰
      第651章 風火兄弟
      第652章 蛛絲長袍
      第653章 非凡玉石
      第654章 你要去哪里
      第655章 腹黑5
      第656章 族中安排
      第657章 神州隕落
      第658章 無上至尊仙醫
      第659章 美食家在諸天
      第660章 最強龍魂師
      第661章 我才是真主角
      第662章 破壞核
      第663章 大荒截靈傳
      第664章 奇跡?。ㄈ?/a>
      第665章 都市戰天記
      第666章 天道宗門系統
      第667章 王宇的心思
      第668章 最強裝備大師
      穿越歷史相關閱讀 More+

      花秀神器下載了會病毒嗎

      虎萌

      91大神視頻

      薛定諤之狗

      日韓精品艷情片第七十二頁答案

      嵐少

      大香伊蕉在人線免費網站

      慕寒momo

      2020年最新版那好吧

      雙魚芷兒

      怎么買阿里巴巴的股票

      驚夢禪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