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蜘蛛磁力bt

      血欲紅塵 960萬字 1人讀過 連載

      335:許九如吐血,江織導一出好戲(一更****** ,

      “維爾,你給我當女朋友好不好?”

      他手心出汗了,熱熱的,還拉著她,沒有松開。

      江維爾也沒把手抽走:“冰雪,我——”

      “三爺!”

      話被打斷了。

      “三爺!”

      “三爺?!?br>
      桂氏急急忙忙三跑來。

      江維爾這才不自在地掙開了薛冰雪的手:“出什么事了?”

      “老夫人她嘔血了?!惫鹗闲募比绶?,懇請薛冰雪,“三爺,煩請您過去給老夫人看看?!?br>
      薛冰雪突然明白了,為什么江織會把他叫來。

      江維爾一聽,立馬往外跑,薛冰雪追在她后面。

      院子里,一桌子人全部離席了,都圍著許九如,她躺在地上,已經昏過去了,嘴角還有血漬。

      桂氏說:“三爺來了?!?br>
      江維開立馬把下人都驅散,把薛冰雪叫到跟前:“冰雪,你快給我母親瞧瞧,這是怎么回事,方才還好好的?!?br>
      薛冰雪先看了許九如的臉色,有些發青。

      “先讓伯母平躺下?!?br>
      江維開照做了。

      薛冰雪蹲下,把了脈:“伯母剛剛吃了什么?”

      江扶汐回答:“用了一些飯菜?!彼毾肓艘幌?,“還喝了藥?!?br>
      薛冰雪有數了:“維爾,我的車停在外面,你去后備箱把我的針灸包拿過來?!苯淮?,又對江維開說,“把伯母抬進去?!?br>
      江維爾去拿針灸包了,剛進屋,江織叫住了她。

      “五姑姑?!彼嵝?,“去廚房看看?!?br>
      她立馬明白了,讓人把針灸包送進去,自個兒往廚房跑。

      方才院子里太混亂,沒人注意到少了個人。

      “江川,干什么呢?”

      江川才剛把藥渣倒進袋子里,被突然出現在廚房門口的江維爾驚嚇住了:“五小姐,我、我——”

      江維爾他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好大的膽子!”

      “嘔!”

      “嘔!”

      薛冰雪施針催吐之后,許九如吐出了一口顏色烏黑的藥汁。

      “老夫人?!?br>
      桂氏趕緊拿了痰盂上前侍奉,許九如抱著痰盂又吐了幾口出來。

      薛冰雪再給她把了一次脈,這才把針收起來。

      江維開立馬問:“怎么樣了?”

      “暫時無礙?!彼唵谓忉?,“我只做了緊急處理,要盡快去醫院做詳細檢查?!?br>
      江維開問長子:“救護車叫了嗎?”

      江孝林頷首:“已經在路上了?!?br>
      許九如還在吐,把胃里都吐空了,她面色如白紙,氣若游絲。

      江維禮在垂簾外面,焦急地往里探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冰雪將他的猜測如實告知:“應該是伯母喝的那個藥有些問題,致使了肺部輕微出血?!?br>
      藥有問題?

      江維開立刻抓住了重點:“林哥兒,你快去廚房把藥拿過來看看?!?br>
      江孝林才剛出房門,江川被綁著推進來了,后面跟著江維爾,她用力踹了一腳,江川小腿一麻,坐在地上了。

      動作真快。

      江孝林不動聲色地朝江織瞥了一眼,又折回屋里了。

      江維開見江川被綁著,問江維爾:“怎么回事,小五?”

      “他去廚房處理藥渣,被我抓包了?!?br>
      剛說藥有問題,賊就被抓住了

      駱常芳臉色驟然變了,張嘴正要說什么,被江扶離用眼神制止了,她示意:稍安勿躁。

      垂簾后面,許九如已經醒了,吐得差不多了,人還很虛弱,她撐著身子坐起來:“是誰?”

      “母親,您躺著歇息,我來處理就好?!?br>
      許九如有氣無力:“誰?”

      江維開不再勸了,回答:“是江川?!?br>
      “江川,”她手抓著兩邊的褥子,手背上青筋明顯,“你上前來?!?br>
      江川走上前,跪下,瞬間老淚縱橫:“老夫人,江川就是有十個膽子,也不敢謀害您啊?!?br>
      許九如質問:“那你去廚房做什么?”

      他絲毫沒有猶豫,解釋說:“我想到藥可能有問題,便過去看看,這才被五小姐看見了?!?br>
      江維爾嗤了一聲:“少狡辯,你分明就是去毀尸滅跡?!?br>
      江川高聲說不是:“老夫人明鑒,這次您的藥我沒有經手過,從抓藥到煎藥,都是阿桂一個人在操辦?!?br>
      江家的藥房是會上鎖,只有桂氏和江川有鑰匙,這次比較特殊,藥房同時要煎兩貼藥,分別是老太太的和小少爺的,桂氏和江川便分了工,一人看一貼。

      許九如問桂氏:“阿桂,你說說,是怎么回事?”

      桂氏慌忙搖頭:“我不知道,老夫人,不是我,我沒動過手腳?!?br>
      兩人都不承認,各有說辭。

      江孝林看向江織。

      一屋子人全站著,就他和他女朋友坐著,喝著茶,從從容容地聽

      “阿膠、瓜蔞、白及、甘草、知母……”薛冰雪把那包藥渣翻了一遍,“這不是治風寒的藥,是健脾潤肺的藥,主治肺陰虧損和臟腑衰竭?!?br>
      嗯,到江織了。

      他站起來,輕咳了一聲:“是我的藥?!?br>
      就是說,真正有問題的是他的藥,弄巧成拙才被許九如喝下了。

      桂氏立馬便說:“小少爺的藥,是江管家熬的?!?br>
      這下,江川啞口無言了。

      駱常芳走到垂簾前,冷臉看了江川一眼:“連家主都敢謀害,這種人咱們江家可留不得?!彼锨?,“母親,我知道您還念舊情,江川在江家也待了幾十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要是不忍心,就不報警,把他遣送走吧?!?br>
      她說完,江維爾接了話:“事情都沒弄明白,就急著把人送走,怎么,二嫂你心虛啊?!?br>
      駱常芳是有些急了,兩側額頭下面已經有冷汗了:“小五,你這可就冤枉我了,江川是母親身邊的人,哪是我能支使得動的?”

      破綻終于露出來。

      “二伯母,”江織順著問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說奶奶想害我?”

      駱常芳神色一慌,急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江織不緊不慢:“不是你說的,只有奶奶支使得動江管家?”

      這下,不查也得查了。

      “江川,”許九如目光如炬,透過垂簾看著江川,“你來說,是誰指使你在織哥兒的藥里下藥的?”

      江川沉默了半晌,低下頭:“沒有誰指使?!?br>
      “若沒人指使你為何要害他?”

      他回頭,戰戰兢兢地看了江織一眼,立馬把視線收回去,結巴了一下:“我、我看不慣他,身嬌肉貴難伺候便也罷了,脾氣還不好,好幾回因為沒有侍奉好他,都被老夫人責罰了?!?br>
      江織:“……”

      身嬌肉貴難伺候?

      這理由,呵呵,竟叫人無言以對。

      他聳聳肩:“所以,都怪我咯?!彼艘巫?,坐下,動靜鬧得很響,氣惱似的,大灌了一口茶。

      脾氣不好,那倒是。

      許九如安撫:“織哥兒,你別往心里去,奶奶會給你做主,絕不饒了這以下犯上的東西?!?br>
      這話的意思,是要處置江川。

      江織把杯子放下,茶蓋合上:“不急,先弄清楚,我的藥是怎么送到奶奶您那兒去了,害我不打緊,反正我也沒幾日好活,可別是害奶奶您的?!?br>
      江維開覺得說得在理,連連點頭,

      一直沒有作聲的江扶離也開口了:“奶奶和織哥兒的藥是同時端上來的,可能只是放錯了?!?br>
      想把事情揭過去啊。

      江織后靠著椅背,捏著女朋友的手指玩:“藥是阿桂端上來的,你是說她放錯了?”

      步步緊逼。

      這事,糊弄不過去。

      “阿桂,你來江家也不是一年兩年了?!痹S九如問罪,“怎么還這樣大意?!?br>
      桂氏惶恐:“是我疏忽了,當時忙著上菜,我叫了個小丫頭來幫把手,這才出了岔子?!?br>
      剛說完,就有一個小丫頭跪下來了,哆嗦著求情:“老夫人恕罪,別報警抓我,我我我不是故意?!?br>
      這是個新來的丫頭,叫王小斐,江家是大戶人家,光下人就有十幾個。

      這丫頭,桂氏說她很機靈。

      她眼淚已經掉下來了,怕得直縮脖子:“老夫人,您繞我一回,我、我有件事告訴您?!?br>
      “什么事?”

      她抬起頭來,年紀不大,十九歲,臉上還一臉稚嫩:“我說了您會放過我這一次嗎?我無父無母,上有爺爺奶奶,下還有剛滿一周歲的弟弟妹妹,我不能去坐牢啊?!?br>
      許九如也不知這丫頭想干什么:“先說說是什么事?!?br>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今天傍晚的時候,我看到江管家他去了二房的樓里,說、說,”她看看江管家,又瞄瞄駱常芳,怕得不敢說了。

      許九如追問:“說什么?”

      王小斐一咬牙:“說藥已經擱進去了?!?br>
      江織勾勾唇,嗯,是挺機靈的。貝貝火了(7/10為智盟主加更)****** 兩天后的中午,吳小天走在路上,準備下樓帶貝貝去吃中飯。

      剛出門,楊瑩和他打招呼:“嘿,小天,去吃飯嗎?”

      吳小天點頭回道:“是的?!?br>
      楊瑩高興的說:“那太巧了,我也是去吃飯的,咱們一塊去吧。對了,貝貝也去的嗎?”

      吳小天苦笑一聲,他就知道這段話里面肯定有最后一句,而最后一句話也是這段話的重點。

      自從那天在梅里山上,貝貝玩游戲時候的逆天表現,簡直讓所有的人驚都為天人。

      自他們回來以后,葉紫、朱力、還有勇哥,他們都竭力在辦公室夸獎貝貝,而且是人見人夸,簡直到了讓他這個爸爸聽了都汗顏的程度。

      自然而然,他們的夸獎也有了很好的效果,節目組成員們紛紛表示對貝貝“十分感興趣”,希望能夠得到吳小天的引薦。

      嗯,應該用引薦這個詞。

      因為他們試過在沒有吳小天陪同的情況,私自去托兒所看貝貝,給貝貝送糖果。

      結果,貝貝的表現是一臉的高冷,對來人以及糖果都是拒之門外,讓他們碰了一鼻子灰。

      而那些和吳小天一起去和貝貝見面的人,則是在短時間內,就被貝貝可愛伶俐所震驚。

      回來之后,他們延續著葉紫、朱力們的傳統,對貝貝贊不絕口。

      一來一回,相互對比,就更加吸引了節目組同事們的注意力。

      現在,他們見到吳小天,基本上除開工作以外,肯定是有包括詢問貝貝的話語。

      吳小天心中暗嘆,看來在電視臺,貝貝比她老爸火多了。

      他和楊瑩一起,帶著貝貝來到了電視臺食堂,打完飯,老遠就聽見勇哥和朱力在那招手,喊他們過去。

      吳小天也沒回避,抱著貝貝,就和楊瑩一起過去了。

      勇哥看見吳小天過來,急忙讓座,他自己做到另外一個位置上。

      等吳小天坐下,他先和貝貝親熱的打了個招呼,又問貝貝菜夠不夠,不夠他在那里有,和他不要客氣之類的。

      貝貝自然是給他一個笑臉說:“夠了,謝謝叔叔?!?br>
      勇哥頓時樂的合不攏嘴。

      這么沒節操。

      朱力在旁邊看不下去了,他鄙視的看了一眼勇哥,直接找吳小天說:“小天,昨天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吳小天剛吃一口飯,就聽到朱力這樣問,有點詫異,飯沒咽下去,他就反問:“什么事情?”

      朱力做出一副很受傷的表情,說:“昨天我說的,就是貝貝這么大了,我家也正好有一個差不多大的兒子,你看要不要讓他們先認識一下?咱們結個娃娃親什么的?”

      吳小天這一口飯還沒咽下去,就被朱力的話給嚇到了,飯卡在喉嚨不上不下的。

      貝貝這時急忙端過她的湯水,讓吳小天喝了下去。

      半晌之后,吳小天才稍微好一點。

      他看著朱力,沒好氣的說道:“你什么時候和我說的?我怎么不知道?”

      朱力道:“就是昨天中午,你睡覺的時候啊,你當時還說很困的,這事以后再說了呢?!?br>
      吳小天聽到這,竟無言以對。

      你都聽見我說很困了,你還問這個事情,明顯是挖坑給我跳啊。

      勇哥在旁邊不樂意了,他說:“這是什么話嗎?你的兒子都已經七歲了,比貝貝大這么多,還想結娃娃親,難道你兒子還想老牛吃嫩草不成?”

      朱力聽到勇哥的話,也不干了,他反擊道:“誰老牛吃嫩草了,我兒子今年七歲,貝貝虛歲也三歲多了,不就是大個四歲嘛,大四歲好啊,大了容易照顧貝貝,貝貝以后多幸福?!?br>
      “哼!”勇哥冷哼一聲,不可置否的說道:“還照顧貝貝,你家孩子三歲還在尿床!”

      朱力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他也不甘示弱的說:“那至少現在不尿床了,總比你家孩子才幾個月大,正是尿床的時候要強吧?!?br>
      眼看兩人吵著吵著就要來真的,剛剛一直在旁邊和貝貝說笑的楊瑩開口了,她出言勸道:“行了行了,力哥、勇哥,你們別吵了,這個都是什么事情???貝貝才多大,你們現在想多了吧,等長大以后再說?!?br>
      吳小天也緩過氣來,點頭道:“對,貝貝的事情,將來肯定由貝貝自己解決?!?br>
      朱力和勇哥相互對視一眼,說道:“那行,咱們兒子見真章?!?br>
      “你們兒子多大了?都做了什么?怎么要見真章了?”

      這時,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

      幾個人回頭一看,見到是李敏抱著她兒子文文過來了,都站起來打招呼。

      李敏急忙讓眾人先坐下,她自己帶著文文坐在了貝貝的對面。

      “阿姨好?!必愗悓蠲籼鹛鸬暮暗?。

      “貝貝乖!”李敏高興的對貝貝說。

      “文文,喊叔叔阿姨好!”李敏轉頭對文文說道。

      “哼!”文文張著眼睛,在吳小天幾個人的臉上溜達了一圈,先是哼了一聲,然后眼神到了貝貝的臉上,咧嘴笑著說:“貝貝?!?br>
      李敏一臉的無奈,她說:“文文這孩子,要是有貝貝一半懂事就好了?!?br>
      吳小天趕緊說:“女孩子早熟的?!?br>
      說話的功夫,文文不聲不響的,他居然是自己拿起了勺子吃起飯來,只不過他這吃飯的習慣有點怪,那就是吃一口飯,就得看一眼貝貝。

      李敏笑著說:“你看,這自己吃飯還得要跟著貝貝學才行,別人教他,他怎么還不讓??磥?,他們兩個小家伙的感情真不是一般的?!?br>
      聽到這話,剛剛還在互相怒視的朱力和勇哥突然身體一震,他們再次互相對視一眼,很快就達成了協議。

      “怎么?咱們還要內斗嗎?人家都已經前先一步了?”

      “還內斗什么?我說我們停止內斗,一致對外!”

      “好,一致對外,成交!”

      “成交!”

      他們兩個人達成協議之后,將帶有絲絲冷意的目光,看向了正在學貝貝吃飯的文文。

      這個男人,將會是他們兒子的一生勁敵。

      文文吃飯重點,似乎感覺到了什么,他覺得被人盯上了,有點冷,渾身一個激靈。

      (求月票、求訂閱)(未完待續。)



      最新章節:第104章 夏藏鋒

      更新時間:2022-07-02 06:09:51

      蜘蛛磁力bt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十閻殿之女妖王
      第679章 妃常有財之無極陣法師
      第678章 千金幻夢
      第677章 踏雪負劍歸
      第676章 王者逝
      第675章 踏上逆天仙路
      第674章 飄渺之夢回三國心不止
      第673章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
      第672章 七十年代穿書女配
      第671章 官印
      第670章 地球靈武時代
      第669章 重生紂王玩轉封神
      第668章 總裁欽夫(耽美)
      第667章 人人都愛本教主
      第666章 異世之少女成長計劃
      蜘蛛磁力bt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關鍵時刻
      第2章 叱咤神魔路
      第3章 幽帝的漏洞
      第4章 百獸谷
      第5章 靈印錄
      第6章 極品全能玩家
      第7章 同居(四)
      第8章 大皇宮
      第9章 “天墳”開啟
      第10章 驚險一戰!
      第11章 入住大酒店
      第12章 古修洞府一
      第13章 砸圣旨3
      第14章 威脅殘酷條件
      第15章 借東西!
      第16章 七界補全計劃
      第17章 一個賣唱的而已
      第18章 祁夜的細心
      第19章 另有他人
      第20章 劍滅蜀山
      第21章 第九宇宙入侵者
      第22章 凰后攻心手札
      第23章 雪中送炭
      第24章 符魔道
      第25章 形勢逼人
      第26章 小產五
      第27章 顧承謙
      第28章 自爆【四更】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961章節
      第649章 CP部
      第650章 即將即位
      第651章 真是受夠了
      第652章 仙帝哀求
      第653章 讓你賤笑了
      第654章 八十萬
      第655章 逐燈記
      第656章 元之解禁錄
      第657章 嬌生慣養
      第658章 老婆給我撓撓癢
      第659章 夜總寵妻入骨
      第660章 麻雀娶鳳凰
      第661章 借刀擋刀
      第662章 君主江云(下)
      第663章 自棄6
      第664章 婚禮要盛大
      第665章 無餌釣魚
      第666章 徐年的實力
      第667章 攀登者
      第668章 極品小僧醫
      仙俠修真相關閱讀 More+

      97國產理論影院2020r

      沉落雨河

      腹黑竹馬小青梅吃不夠

      煉獄棄道者

      188645神秘影院

      伊人曰

      小芳的幸福生活h文

      一道化物

      安基拉天嚕啦影音視頻

      桃之結

      野畫集在線觀看

      大葉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