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53o52"></nav>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雪花書閣!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豆瓣青青青草原網頁版

      肖羊 729萬字 291人讀過 連載

      情商為負****** 到夏若飛并沒有告訴趙勇軍和宋睿今天的買家是誰,兩人看到從車上下來的馬雄時,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露出了一絲驚異的神色。

      馬雄可是世界級富豪??!不說家喻戶曉,至少趙勇軍和宋睿對他都是如雷貫耳的。

      “我沒看錯吧?”趙勇軍喃喃地說道,“這是港島恒豐集團的馬雄先生?”

      “應該不會錯?!彼晤ο娜麸w的事情了解的更多一些,“若飛跟恒豐集團關系比較好,只是沒想到他連馬老先生都能請得動?!?br>
      兩人說話間,夏若飛已經走出去好幾步了,他們連忙穩了穩心神,快步跟了上去。

      “馬老先生,一路辛苦了!”夏若飛露出熱情的笑容,上前打招呼道。

      “哈哈!一想到那塊帝王綠大方牌,就一點都不累了!”馬雄爽朗地笑了起來,還給了夏若飛一個熱情的擁抱。

      馬雄下車之后,后面又有人陸續從車上下來。

      夏若飛有些意外,馬志明也跟著一起來到了京城,除此之外還有一位穿著中山裝的白發老者,以及幾個西裝革履的隨從。

      這陣容也太龐大了吧!夏若飛在心里暗暗說道。

      馬志明一下車就熱情地跟夏若飛打招呼,他現在對夏若飛的感激之情爆棚。

      之前馬志明身上的隱疾,連港島的泌尿科專家都束手無策,但是吃了夏若飛給他配置的藥丸之后,就開始迅速好轉了,雖然現在還在療程中,但身體的狀況已經好了很多。

      馬雄給夏若飛簡單介紹了一下,那位穿著中山裝的白發老者是恒豐集團珠寶玉器的首席鑒定師,名叫梁重山,還有一位是恒豐集團京城分公司的總經理陳志林,至于其他幾位隨從人員馬雄就沒有介紹了。

      夏若飛微笑著向陳志林點了點頭,接著又對梁重山說道:“梁老,您好!”

      梁重山神色嚴肅,看了夏若飛一眼,淡淡地說道:“這位就是夏先生?你發給馬董的照片我看了,恕我直言,我對照片真實性表示懷疑,我不認為會有那么完美的玻璃種帝王綠玉牌存在,要么照片經過修圖,要么就是東西真實性有待檢驗!”

      無論是馬雄還是馬志明都是一口港味很濃的普通話,而這位梁老先生的普通話倒是字正腔圓,只是說出來的話卻不怎么中聽。

      馬雄和馬志明都露出了尷尬的神色,實際上這次回內地之所以帶上梁重山,就是他主動請纓的,因為他根本不相信真的有照片上品質那么高的帝王綠大方牌,為了避免公司蒙受損失,所以他強烈要求跟隨馬雄一起來京城。

      梁重山是公司元老了,他是年輕時從內地逃港的,據說他的老家就是京城的。

      梁重山到港島沒多久,就進入了馬雄的公司,那時恒豐珠寶還是一家不起眼的小珠寶店,可以說是跟著馬雄打天下的元老,所以馬雄對他也是比較尊重的。

      在來的路上,馬雄就反復跟梁重山說,遇到夏若飛要注意說話的方式方法,沒想到一見面,情商有點低的梁重山還是直截了當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馬雄覺得十分的尷尬。

      因為這樣一來,反倒是顯得他對夏若飛不信任了,不但帶著公司的首席鑒定師一起過來,而且這位首席鑒定師說話還完全不留情面。

      馬雄清了清嗓子,露出了一絲歉然的笑容解釋道:“夏生,老梁他就是這個脾氣,說話比較直,你不要介意??!”

      “對對對,夏生,我們對你是絕對信任的!”馬志明也忙不迭地解釋道。

      夏若飛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說道:“沒什么,我會讓事實說話的!”

      夏若飛沒有如梁重山所預計的那樣氣急敗壞,他感覺到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這時,趙勇軍和宋睿也從酒店大堂走了出來。

      夏若飛立刻就撇下了梁重山,十分正式地向馬雄介紹趙勇軍與宋睿。

      對于夏若飛的朋友,馬雄自然不會有任何架子,更何況夏若飛還稍微暗示了一下兩人的身份背景,馬雄更是熱情了幾分。

      雖然常年生活在港島,但是馬雄也很清楚內地的豪門子弟其實能量是非常大的,恒豐集團的大量業務都在內地,京城也同樣如此,交好趙勇軍、宋睿這樣的頂級紈绔,還是很有好處的。

      當然,身為世界級的富豪,馬雄也不至于奴顏婢膝,只是態度不會矜持,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熱情了。

      饒是如此,趙勇軍與宋睿兩人依然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畢竟眼前這位可是傳奇富豪??!而且人家的大本營在港島,跟內地的商人、富豪還是有本質區別的,馬雄對他們的禮遇,也讓他們十分的舒服。

      寒暄了幾句之后,夏若飛就領著馬雄一行人乘坐電梯回到了酒店房間。

      “夏生,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塊帝王綠大方牌了!”馬雄一進屋就笑著說道。

      本來夏若飛還想問問馬志明身體情況的,見馬雄如此迫不及待,再加上這里人多,詢問隱秘的話題也不方便。

      于是他笑了笑說道:“沒問題,各位稍等一下!”

      說完,夏若飛就推門走進了臥室,正對著臥室門的墻邊有一個小型的保險柜,這也是五星級酒店的標配設備了。

      夏若飛打開保險柜,背對著大家把手伸進了保險柜里。

      實際上他是用身體擋住大家的視線,從靈圖空間中將那塊裝在一個小紙盒里的帝王綠大方牌取了出來。

      盡管只是下樓一小會兒,夏若飛還是十分謹慎地將帝王綠大方牌存放在了自己的空間中,畢竟這可是價值一兩個億的寶貝。

      夏若飛拿著紙盒走出臥室的時候,瞥見了梁重山臉上那一絲不以為然的神色。

      夏若飛淡淡地笑了笑,將那個紙盒放在了會客廳的茶幾上面,笑著說道:“馬老先生,帝王綠大方牌就在這個紙盒里面?!?br>
      這還是早上趙勇軍給夏若飛臨時科普的規矩,否則夏若飛還真不知道不能夠直接將東西遞到對方手上。

      馬雄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笑呵呵地說道:“好好好……”

      就在馬雄伸出手的時候,梁重山卻在搶先一步說道:“馬董,請等一下,還是我先看看吧!”

      換成一般人,哪敢在馬雄面前如此放肆???但梁重山是恒豐集團的元老,甚至還擁有少量馬雄贈送的公司股份,跟馬雄私交也非常不錯,別人不敢的事情他卻敢。

      馬雄笑容微微一滯,不過還是點點頭說道:“也好,老梁是玉器方面的專家,你先看看吧!”

      梁重山點了點頭,然后先是看了夏若飛一眼,淡淡地說道:“夏先生,我會揭穿這個騙局的!”

      夏若飛眉頭微微一皺說道:“梁先生,在沒有任何事實依據的情況下,你一再如此武斷地下結論,似乎不太好吧!”

      泥菩薩也有幾分火氣,梁重山跟馬雄關系再好,跟夏若飛又沒有半毛錢關系,本來夏若飛對梁重山還是挺客氣的,但是見他如此做派,夏若飛也自然沒有什么好臉色。

      梁重山冷笑了一聲,說道:“武斷?我做這一行好幾十年了,最基本的判斷還是有的,所謂過猶不及,你的照片修得太完美了……”

      夏若飛不禁感覺啼笑皆非,那些照片他壓根就沒有進行任何修改,從SD卡里面導出來就直接打包發給了馬雄。

      可是梁重山卻一直認定他對照片進行了大幅度的修圖,原因就是那些照片上的帝王綠大方牌太完美了。

      也不知道這是什么邏輯。

      梁重山終歸是馬雄的下屬,夏若飛也不想徹底跟他撕破臉,于是聳了聳肩說道:“那你隨便看吧!”

      說完,夏若飛就讓到了一旁。

      夏若飛沒有跟梁重山計較,但一旁的趙勇軍卻有些看不下去了。

      趙勇軍對馬雄懷著尊重之心,但卻不代表他對梁重山也會客氣——趙大少也是圈中出名的頂級紈绔,梁重山這個糟老頭子一而再地對他的兄弟夏若飛表示懷疑,他哪里會忍得下這一口氣?

      見夏若飛沒有說什么,趙勇軍就冷哼了一聲說道:“既然你信不過若飛,那又何必大老遠地從港島跑到京城來呢?”

      梁重山輕哼了一聲,倨傲地說道:“你以為我想來嗎?我們董事長堅持要過來,我只是擔心他上當受騙!”

      這不是擺明了表示馬雄智商低容易受騙嗎?這情商也是沒誰了。

      換成別的公司領導的話,肯定會對梁重山生出嫌隙,不過馬雄卻只是滿臉苦笑地搖了搖頭。

      馬雄連忙解釋道:“夏生、趙公子,你們不要介意,老梁這個人就是這樣,說話比較直,其實我是絕對信任若飛的,不然也不會第一時間從港島趕過來了!”

      趙勇軍暗暗撇嘴,然后淡淡地說道:“馬老先生,不瞞你說,我在京城古玩界朋友還是不少的,幾家大拍賣行我也很熟悉,我一直就是建議若飛走拍賣渠道,不但能獲得更多收益,也免得被人無端懷疑?!?br>
      說完趙勇軍還神色不愉地瞥了梁重山一眼。

      “趙公子,還請多多理解……”馬雄苦笑著說道。

      梁重山卻撇了撇嘴,說道:“只要那些拍賣行的鑒定師有最基本的職業判斷,就不可能接受這么荒謬的拍品!”

      馬雄也終于有些忍不住了,他皺眉沉聲說道:“老梁!你再這么口無遮攔,就馬上給我回港島去!這邊不需要你了……”

      梁重山立刻閉上了嘴巴,他雖然脾氣很臭,但對馬雄、對恒豐集團卻是非常忠誠的,他還真怕馬雄一怒之下直接把他送回港島。

      在他看來,如果自己不在場的話,馬雄多半要被這個奸猾的年輕人哄騙。

      梁重山雖然不說話了,但趙勇軍卻被氣得不輕,他直接拿出手機來,一邊查找號碼一邊說道:“若飛,你這不是自己找氣受嗎?這帝王綠大方牌咱不賣了!我這就給你聯系拍賣行的朋友,我還不信了,沒有了他梁屠戶,咱就要吃帶毛的豬?這塊帝王綠大方牌如果成交價1.5億以下,我把腦袋割下來給你當球踢!”

      夏若飛看了看一臉倨傲的梁重山,也不禁暗暗搖頭,不過他還是很快說道:“算了,趙大哥,既然我已經跟馬老先生說好了,那就先讓他們看看吧!超市買菜還得看看新鮮不新鮮呢!這么貴重的東西肯定是要驗貨的,馬老先生想讓誰驗貨,就讓誰驗貨吧!”

      夏若飛這自然是給馬雄面子,至于那個梁重山,夏若飛也是對他十分的厭惡。

      “你呀……”趙勇軍搖著頭收起了手機,說道,“你就是脾氣太好……行吧!先給他們看看吧!”

      馬雄十分感激地說道:“夏生,謝謝你的理解?!?br>
      夏若飛微微笑了笑,并沒有說話——他只是跟馬家有交情,但是對梁重山卻是沒有半分好感,也不知道這老家伙一把年紀活到哪兒去了的,情商基本為零??!

      馬雄瞪了梁重山一眼,說道:“老梁,你想看就過去吧!”

      梁重山輕哼了一聲,走到了茶幾前,帶著一絲示威的意味瞥了夏若飛與趙勇軍一眼,然后才小心地打開了那個紙盒。

      雖然梁重山心中認定這里面是一塊造假的翡翠,但他依然不敢掉以輕心——萬一在自己手里摔碎了,那就有嘴都說不清了,對方正愁沒法騙錢呢!還不得賴在自己頭上?

      實際上梁重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而且夏若飛也沒有掉以輕心,他站的位置距離梁重山并不遠,并且精神力始終處于外放狀態,萬一梁重山真的失手了,他肯定能第一時間護住這塊珍貴的帝王綠大方牌。

      梁重山帶著一絲不屑的神色,目光投向了紙盒內的翡翠。

      見到這塊帝王綠大方牌的第一時間,梁重山目光微微一凝,露出了一絲遲疑的神色。

      在他看來,這塊大方牌的做工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了,但是他依然固執地認為這肯定不可能是真的,所以還是下意識地想要尋找這塊帝王綠大方牌的破綻。

      梁重山輕哼了一聲,拿出隨身攜帶的放大鏡、強光手電,同時也十分專業地戴上了白手套,然后輕輕地拿起了大方牌。

      夏若飛安靜地看著,臉上帶著淡定的笑容,而趙勇軍與宋睿則是環抱著雙手,掛著一絲冷笑盯著梁重山。

      梁重山檢查得十分認真,幾乎是一毫米一毫米地觀察,而且還不時地拿著強光手電在大方牌的各個部位照射。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梁重山的神色也越來越凝重,他心里也在暗暗嘀咕,感覺這塊大方牌的“造假”水平很高,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綻。

      在眾人的注視下,梁重山也感覺到了壓力。

      一個念頭在他心中不可抑制地滋長——難道這塊大方牌是真的?可是……怎么可能會有色種水都如此完美的帝王綠翡翠?

      梁重山的額頭不禁冒出了一滴滴細密的汗水……王爺待我極好****** 也不知道這個皇帝,到底想作甚,王妃怎就同意一個人過來了呢!

      甚至通報都不用了。

      太監總管將君淑嫻帶到御書房內。

      “王妃,接兒個您自己進去吧,皇上就在里頭等著您呢?!?br>
      君淑嫻回頭瞧了他一眼,那眼神瞧的他心慌,腦袋登時便給低了下去。

      她緩步走進,案桌之上背影清晰,高高在上的只讓人心覺諷刺。

      “妾身見過皇上?!彼秊楣?,只是對著那人服了服身。

      夏侯玄緩緩轉過身,看向她。

      “君兒比上次見之更好看了?!彼f道,“他待你倒是真好?!?br>
      所以諷刺并未掩飾。

      上次夏侯瀛帶著君淑嫻進宮的時候,她被他折磨的臉頰依然消瘦,如今身子雖依舊精瘦,卻已然結實許多,臉蛋也圓潤了些許,起色紅潤。

      在軍中的訓練雖說艱苦,好歹是率屬于伙頭營的人,都是自家人,他們的伙食總是比他人更好一些。

      君淑嫻甚至瘦弱,便是伙頭營眾人心尖尖上第一個要好好補的,可惜補了這么些許時日,瞧著好像也沒咋多長個子,肉也沒多長幾分,倒是把這臉蛋給補圓潤了。

      雖然有點無奈吧,但好歹還是有進步的,伙頭營一種人對于給君淑嫻各種補這種事情顯得異常的有干勁。

      這可是他們伙頭營的金字招牌,讓他們如今走哪兒都可以抬頭挺胸誰也不看小覷,可得好好的供著。

      君淑嫻倒是不知道他們的心思,就是對他們把自己個兒往死里喂這件事有些許的無奈。

      看著眼前已然不可同日而語的人,君淑嫻淡然一笑,嘴角溫柔,“王爺待我極好?!?br>
      “是啊,到哪兒都得牽著,深怕你被搶了?!彼托σ宦?。

      此時只他們兩人,也無需掩飾什么。

      君淑嫻淡漠一笑。

      “那是王爺疼惜我,怕我被人磕著碰著了?!?br>
      “他可有朕曾經待你的好?”他聽著她這般話語,心中不舒爽了,款款從上面走下,在距離她還有一米的地方停下。

      “皇上,這話不該是您說的?!彼龜肯卵垌械闹S刺,“妾身如今是瀛王的王妃?!?br>
      “不過是演戲罷了,真當朕瞧不出來么!”他冷笑一聲,“君兒,朕承認,自己曾經是利用了你,但其中待你之心是至真至誠的,他夏侯瀛如今和曾經的朕又有何區別,甚至,他連朕曾經那般的真心都未曾有過?!?br>
      “皇上?!本鐙箾_著她服了服身,眼中諷刺不再遮掩,“您這是想提醒妾身,妾身這輩子便只能遇人不淑,瞎了眼么!”

      “還是說,您這是在給妾身述衷腸,若是前一個,那不必了,即使被煜之利用,妾身依舊心甘情愿,毫無怨言;若是后一個,那也不必,因為妾身聽了以后只會覺得諷刺?!?br>
      “妾身從亂墳崗一對尸體里面爬出來,您當真覺得妾身還在乎這些嗎?”

      一字一句重重的敲擊在夏侯玄的心口上,讓他有些發愣。

      “亂墳崗?”夏侯玄面露疑惑,“你說亂墳崗是什么意思?”

      “皇上,您還是別裝了,難道不是您下令讓人將妾身和君家所有人一起扔到亂墳崗嗎!不過您不需要解釋,因為這對妾身來說,并不需要,畢竟妾身如今還活著,而且,還活的好好的,曾經的那些經歷,妾身,永世不忘?!?br>
      她依舊笑著,可看在他的眼中她卻是在哭,眼中泣著血淚,猶如地獄歸來的惡鬼,正在找他索命!

      夏侯玄猛地后腿了好幾步,眼中生起不敢置信。

      “君兒,你便是這般想我的?”

      連朕,都不說了。

      “這還重要嗎?”她依舊笑的淡漠,那笑容從頭到尾便未有變化,夏侯玄覺得眼前的人好陌生。

      他上前一步想抓住她,卻被她靈巧的躲了開來,“皇上自重,如今妾身是臣妻,更是皇上您的……皇嬸?!?br>
      皇嬸二字,讓夏侯玄眼中生起滔天怒意,上前猛地一下抓住她的手臂,讓她來不急躲避。

      “君淑嫻,你是否忘了,你曾經是我的未婚妻!”他咬牙切齒,眼睛竟有些發紅。

      “那是曾經?!彼琅f淡漠,“在皇上讓君家背上污名,讓君家滿門抄斬的時候,您,便只是我的仇人!”

      “殺了我的父母兄弟之后,皇上,難道您還想回頭來說愛我么?千萬不要,我會笑的?!?br>
      笑自己曾經的愚蠢,也笑眼前之人做夢看戲——想的美。

      當真覺得她還是曾經那個愚昧無知,愚不可及之人么?

      “夏侯玄,我不是傻子,我也從來不是,非你不可的!夏侯瀛對我很好,比曾經你對待我,好千倍萬倍,只要是我想要的一切,他都會毫不猶豫的送到我面前,包括他手中的權利;你,做得到嗎?”

      不知為何,她覺得,只要她開口,那人當真會將自己的權利雙手奉上。

      前面還說人家做夢看戲呢,這會兒,怎么自己個兒也做上美夢了。

      她在心中嘲笑了自己一番。

      然,還未等他們說什么,身后拿到洪亮帶著寵溺的聲音卻依然沖進了她的耳膜。

      “原來君兒想要的是本王手中的軍權啊,早說啊,本王必定如君兒所說,乖乖的雙手奉上,只要君兒,能夠在其他方面好好報答夫君一番即可?!?br>
      前兒半句話還說的她有些發愣,后半句真真是讓人不想搭理他。

      她知道他是故意說這般言語氣人,但她也是要面子的吧!

      某些人已經忘記自己在云少卿面洽開黃腔是個什么模樣了,這會兒竟也想著害臊這事兒了么。

      君淑嫻趁機甩開夏侯玄的鉗制,后腿兩步,剛好退到了夏侯瀛的懷里,地上那淺淺的細線宛若一個分界線一般,將他們徹底分割兩派。

      夏侯玄眼中依舊有著不敢置信,他不敢想象,她竟能這般將過往的情分完全相忘,投入他人懷抱。

      原以為,她不過是在氣惱自己,所以一直都在做戲罷了。

      如今!看著眼前鶼鰈情深般般配的兩人,他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反應。

      ()

      ap.



      最新章節:第868章 徐四姑娘

      更新時間:2022-08-17 08:53:13

      豆瓣青青青草原網頁版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我是門主
      第679章 證帝系統
      第678章 嬌妻引入懷
      第677章 不滅戰神
      第676章 海軍日記
      第675章 美色當前
      第674章 陰夫來臨
      第673章 渡靈異事
      第672章 無心多情妙手醫
      第671章 龍帝劍仙
      第670章 聽說我是反派
      第669章 諸天神武
      第668章 半數陰陽
      第667章 穿越之皇家福妻
      第666章 邪丐凌仙
      豆瓣青青青草原網頁版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殖民異位面
      第2章 醉時空
      第3章 煊兒是被推下去
      第4章 祖星的風
      第5章 雷霆之海
      第6章 進入血色百草園
      第7章 不后悔嗎?
      第8章 代言人
      第9章 翡翠樓
      第10章 可怕的狠角色!
      第11章 超時空走私
      第12章 女老師的秘密
      第13章 殺手云集
      第14章 隱事
      第15章 踏一步海闊天空
      第16章 通靈人
      第17章 驚虹之靈
      第18章 軍嫂逆襲攻略
      第19章 考試意外
      第20章 千里迢迢求簽名
      第21章 給它降降陽
      第22章 她回來想干嘛?
      第23章 第四只命火怪物
      第24章 沸沸揚揚
      第25章 迷戀酒吧
      第26章 這算是坦白吧
      第27章 我們倆
      第28章 及笄禮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765章節
      第649章 神級小村醫
      第650章 末世軍械庫
      第651章 奇葩特警
      第652章 遲疑
      第653章 胖子來了
      第654章 鳳靈錄
      第655章 蒼穹異聞錄
      第656章 全職魔法系統
      第657章 密道內外
      第658章 絕世大邪神
      第659章 先知的預言
      第660章 一個不留!
      第661章 丑態百出
      第662章 秦王太妃傳
      第663章 叩見老祖宗
      第664章 本性純良
      第665章 混天機
      第666章 末世魔法辣媽
      第667章 星際主宰者
      第668章 寶貝妹妹6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More+

      神秘影院線路1

      公子侑

      flowertucci

      莫若兮流年

      天狼國產一級毛卡片菠蘿蜜

      別和我搭訕

      肉文txt下載

      宋玫

      小草莓直播app黃版下載

      愚公斷木

      美女免費黃視頻

      離亭晚
      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h工口福利里番库全彩,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欧美白妞大战非洲大炮